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警方通報警察超生被辭:生育4孩 多次談話拒絕配合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7日 06:53   鳳凰網

 

 

此前報道:

警察因妻子生三胎被辭退 當事人回應:妻子懷孕期間我已被辭退

(2019年11月05日)近日,廣東雲浮民警薛銳權因生三胎被單位辭退一事引發關注。

11月4日,在接受封面新聞記者採訪時,雲浮市公安局工作人員回應稱,薛銳權被辭退,是因超生帶來衍生問題。

11月5日,三胎父親、雲浮市公安局前民警薛銳權則對“衍生問題說”予以否認。他表示,自己被辭退,並非超生事實完全形成以後,“妻子懷孕期間,我就已被辭退,當時我們並沒有超生。因此,我要討一個公道。”

意外懷上第三胎

薛銳權稱,此前,他和妻子已生育兩個孩子。老大是男孩,今年8歲。老二是女孩,今年3歲。“妻子懷上第三胎,其實是一個意外。”

 

 

2017年9月,薛銳權應中國公安大學邀請,前往北京授課,爲期一年。期間,他與妻子分居兩地。

“2018年5月1日勞動節假期,我回去過一次,應該就是在那會懷上的。”2018年5月底,薛銳權接到妻子電話,說她懷孕了。“當時本來想做掉,假都請好了。”但妻子那幾天恰好有點感冒,而且臨近兒童節,考慮要陪老大和老二,所以決定暫緩幾天再去醫院。

去年6月3日,薛銳權請假回家,準備陪妻子做人流。這時,他通過媒體看到,《廣東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有了修改。其中,單位職工超生會被辭退等措施,已被相應調整。“當時我就想,這麼多年都過去了,仕途也沒什麼進步了,還不如多一個孩子,挨處分就挨處分吧!”

於是,薛銳權打電話給妻子商量後,兩人決定把“老三”生下來。

爲確認相關規定,夫妻兩人曾先後多次電話諮詢雲浮市各級計生部門,確認相關情況。

薛銳權稱,對方均給出“會有處分,但不會開除”的說法。同時,他也收到了諸多“賀喜”。

11月5日,封面新聞記者曾嘗試向雲浮市衛健委覈實相關情況。工作人員表示,對此事“並不清楚”。

2018年9月,結束一年授課的薛銳權,從北京回到雲浮,迎接老三降臨。

被要求“補救”

讓薛銳權沒想到的是,自2018年10月開始,他就頻繁接被自己所在單位——雲浮市公安局職工科與人事科約談。

據薛銳權介紹,對方一再要求他,帶着妻子去醫院做“補救措施”。

“最開始是讓我們去做人流,後來,人事科找我,意思是要麼不要孩子,要麼就辭職。”薛銳權說,當時孩子已經5個月,“有胎動了”,夫妻兩人捨不得。

兩難之下,11月6日,薛銳權再次來到雲浮市云城區計生部門,再次像工作人員確認計生處罰規定。這一次,他再次得到答覆:不會被辭退。

本以爲一切已經塵埃落定。哪知僅僅一個月後,薛銳權就接到雲浮市公安局國保支隊發來的《停止執行職務通知書》。

 

 

《通知書》稱,2018年12月21日,雲浮市公安局政治處向該支隊反映,薛銳權的妻子現懷孕第三胎,不符合當前計生法律法規及相關政策,經多次與其談話溝通,要求其慎重處理好此事,採取補救措施,其本人拒絕接受,沒有采取任何補救措施。建議該支隊對其停止執行職務措施。根據公安部《公安機關實施停止執行職務和禁閉措施的規定》,決定對薛銳權停止執行職務60日(從2018年12月21日起至2019年2月20日止)。

停職8天后,12月29日,薛銳權獲知,他被雲浮市公安局辭退。此時,老三尚未出生。據薛銳權證實,他家老三出生日期爲2019年1月19日。

薛銳權收到辭退函不久,妻子謝崢玲也收到一份“開除決定書”。

 

 

據薛先生提供的材料顯示,妻子謝崢玲收到的開除函,作出單位是雲浮市第一小學,落款時間爲2019年3月25日。據這份決定書顯示,開除謝崢玲生效時間爲2019年3月21日。原因是謝崢玲“拒不履行計劃生育義務”。

薛銳權說,當時,他家老三出生僅僅61天,妻子仍處於哺乳期。

已對單位寒心

薛銳權表示,根據2018年6月1日起實施的《廣東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相關規定,他與妻子確應接受行政處分。但他翻遍整個條例,沒有看到“辭退”這一條。同時,根據《公務員法》規定,處分有6種:警告、記過、記大過、降級、撤職、開除。 “這裏面也沒有辭退說法”。

“如頂格處罰開除我,只要於法有據,我也認了。”薛銳權說,但目前辭退處罰,於法無據,所以他不服。

另外,薛銳權還認爲,所受辭退處分依據超生事實也不充分。“也就是說,如因‘超生’辭退我,也要等孩子生下來,三胎事實形成了,處分才能作出吧?但我被辭退的作出時間是2018年12月29日,那時我家老三還在妻子肚子裏,‘超生’事實並沒有完全形成。因此,我更不服。”

針對雲浮市公安局工作人員提及的衍生問題,薛銳權表示,“我就是想多要一個孩子,我不知道什麼衍生問題,也沒人告訴過我。”

薛銳權稱,從雲浮市公安局給出辭退證明中,可以清晰看到,自己被辭退原因,就是因“計生問題”,“這個證明,公安局是走了內部程序的,是經過層層審批的,並不是隨便一個人就能開的。所以,現在來說這張《證明》不完善,是不是有些不合適?”

薛銳權表示,目前,三個孩子嗷嗷待哺,然而,他們夫妻兩人卻已經失去生活來源,“說實話,我已經對回去上班不抱希望了,也對這個我工作了近二十年的單位寒心了。所以,我現在就想要個公道。”

 

 

記者調查:超生“開除”處分,廣東確已刪除

廣東省關於超生“開除”處分是否已刪除?封面新聞查閱《廣州日報》於2018年6月1日報道發現,2018年5月31日,廣東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發布廣東省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公告(第5號)稱,《廣東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修改〈廣東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的決定》已由廣東省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次會議於2018年5月31日通過,於6月1日開始實行。其中,新條例第四十條,由此前的“國家機關和事業單位、國有企業、國有控股企業,鄉鎮集體企業對其超生職工應當給予開除處分或者解除聘用合同……”修改爲“按照法律、法規規定繳納社會撫養費的人員,是國家工作人員的,還應當依法給予行政處分;其他人員還應當由其所在單位或者組織給予紀律處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