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男子因做心肺復甦壓斷老太肋骨被訴:感到心寒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02日 16:03   澎湃新聞

  原標題:對話獲判不擔責施救者,2年前因做心肺復甦壓斷老太肋骨被訴

  爲救前來買藥卻心臟驟停的老太,瀋陽康平縣一名藥店老闆爲其做心肺復甦。老太甦醒入院後發現12根肋骨被壓斷、右肺挫傷,反倒起訴藥店老闆,索要醫療費、交通費、住院伙食補助等近萬元賠償,並稱傷殘等級評級後還要追加賠償數額。

  近日,遼寧省康平縣人民法院對這起發生於2017年9月的民事案件作出判決。

  法院查明後認定,2017年9月7日8時左右,72歲的原告因感覺頭暈,到被告經營的藥店買藥,被告建議原告服用硝酸甘油片並給了原告一片,隨後原告突然出現心臟驟停,被告對其實施心肺復甦進行搶救,原告恢復意識後,120救護車將其送往醫院住院治療,原告被診斷爲雙側多發肋骨骨折、右肺挫傷、低鉀血癥,共計住院18天,醫療費6010.64元,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報銷其中的5619.98元,自費390.66元。

  對於老人心臟驟停與藥店老闆提供的硝酸甘油藥物之間的關係,法院認爲,原告無法提供證據證明兩者有關。

  2018年11月,法院亦選取醫療專家召開聽證會,專家諮詢結論顯示,原告是否服用硝酸甘油與心臟驟停不存在必然的因果關係,且被告不違反診療規範,不應承擔搶救過錯。

  因此,法院綜上判定,藥店老闆給老人進行心肺復甦造成肋骨骨折及肺挫傷無法完全避免,救助行爲沒有過錯,不違反診療規範,無需對老人造成的損害承擔民事責任。

  澎湃新聞記者(www.thepaper.cn)留意到,老人住院後查出的低鉀血癥,可引發心臟系統的失常,嚴重者可發生心力衰竭,即心臟無法有效工作。

  此外,國內目前使用的心肺復甦術,依據的是美國心臟協會(AHA)發佈的《美國心臟協會心肺復甦與心血管急救指南》。

  該《指南》顯示,心肺復甦時胸外按壓的指壓深度應爲5-6cm,最合適的速率爲每分鐘100-120次。病人一旦心臟驟停,失去有氧血供的全身器官便會陸續出現損傷,尤其是對血液供應非常敏感的腦部,一般驟停4分鐘後,病人便可能出現腦水腫,6分鐘時腦細胞開始死亡。也就是說,心肺復甦是在和死神賽跑,越快施救對病人腦功能的影響越小。

  2020年1月2日,本案被告孫向波接受澎湃新聞採訪。他今年邁入43歲,是瀋陽康平縣人,十幾年前取得從醫資質。他稱,自己感謝法院的公正判決,感謝法律鼓勵全社會見義勇爲、敢於救人,避免因“不敢救”而導致生命擦肩而過。

  [對話孫向波]

  澎湃新聞

  :老人是怎麼倒下的,你還記得嗎?

  孫向波

  :當時她來買一種藥,但是我這沒有。她描述自己高血壓、頭暈,我就給她(測)試了血壓,結果非常高。我給她拿了降壓藥和心腦血管疾病的藥,這期間,她坐在(店裏的)凳子上,頭突然就耷拉下來了。我把手放在她鼻子下面,沒感覺到呼吸,摸脈搏也沒有了。我啥也沒想,就是救。

  澎湃新聞

  :施救時你身邊還有其他人嗎?

  孫向波

  :那天藥店有人請假了,我是在那兒替班,就我一個。

  澎湃新聞

  :心肺復甦做了多長時間緩過來的?

  孫向波

  :我印象中大約做了3、5分鐘後,她有反應了,哼了一聲,我就感覺這人活了。之後她就有意識了,然後我給她扶起來,坐在那兒。搶救過來後,我就給120和她兒子打電話。

  澎湃新聞

  :當時什麼感覺?

  孫向波

  :哎呦媽呀,可把人救活了,要是沒救過來可咋整,別的啥也沒想,跟做夢一樣。說實話,我覺得我自己還挺偉大的。

  澎湃新聞

  :家屬跟你見面後怎麼說?

  孫向波

  :他兒子來找我看當時的(監控)視頻,我給他看完後他也沒說啥,就回去了。後來他又來,說他媽媽肋骨骨折,我說搶救過程中爲了救人,如果力度和頻率不夠,她活不了,這在醫學上是允許出現的。他說不行要賠償,我說你不感謝我可以,但要我賠償,這事就說不過去。

  等到十月,我就接到法院電話,說我被起訴,讓我去法院取傳票。

  澎湃新聞

  :你心裏怎麼想?

  孫向波

  :心寒肯定心寒,還會造成(負面的)社會影響和經濟損失,但你說怎麼辦?判決結果出來後,有人問我要不要找對方賠償,我說那賠償啥,我不能和他折騰這事了。

  說實話,從出事後到現在,我一直稱呼當事人阿姨,都沒叫過老太太,我沒啥高尚的,就是攤上這事了。

  澎湃新聞

  :施救前猶豫過嗎?想過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嗎?

  孫向波

  :當時根本也沒想能不能救活,就是一個救!

  這完全出於本能,也是做醫生的第一反應,我也沒考慮能不能救活,救完之後會出現什麼後果,啥也沒想,如果說我當時想這些,可能我就不敢救了。

  澎湃新聞

  :被你救的人起訴後,你的生活有什麼影響?家人朋友怎麼看這件事?

  孫向波

  :我父母包括所有親人,只說挺委屈也沒說別的,也沒說不應該救、救錯了,或者埋怨我。有極個別人說,當時不應該救他呀,就等120來,這樣就不攤事了,那他們是出於替我鳴不平的角度說這話。

  澎湃新聞

  :有媒體報道,你藥店的生意因此受到影響,另開了一家診所?

  孫向波

  :藥店的營業額下降一半還要多,影響太大了。法院結果沒出來之前,老百姓也不明白怎麼回事,有個負面消息,別人就有想法,躲着走。當然也不能全推給這件事,也沒有人因此埋怨我。後來藥店停了,診所開了快一年了,生意還可以。

  澎湃新聞

  :診所不會風險更大嗎?

  孫向波

  :只要從事臨牀一天,都有風險,會出現突發事件,那(因爲)你選擇了這個行業。除非你一狠心,連大夫都不當了。不過通過這件事,我的法律意識更強了,場所內無死角佈置監控視頻,我感覺作爲一名醫生,現在話都得考慮好才能說。

  澎湃新聞

  :贏了官司,你現在有什麼感受嗎?

  孫向波

  :感謝法庭依法作出公正的判決,說明施救行爲是受法律保護的。判決沒出來前,我身邊有人說,以後這種事就不救了,要不既攤官司,還牽扯精力和時間。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想一想,今後被人救了,是應該曝光、起訴,還是應該感謝。如果你得了病,你是希望120來了再救,還是現場就有人救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