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阿中 上頭是啥意思?又出來一個網絡流行語榜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2日 20:18   澎湃新聞

  原標題:阿中、上頭是啥意思?又出來一個網絡流行語榜單

  盤點2019年度流行語,讓我們能回眸過往一年的“語文面孔”。

  在《咬文嚼字》編輯部、商務印書館漢語中心發佈2019十大流行語後,又一份年度流行語榜單“新鮮出爐”。12月3日,由《語言文字週報》主辦的“2019年十大網絡流行語”新聞發佈會在上海新知識教育書店教師書房舉行。

  由《語言文字週報》發佈的2019年十大網絡流行語包括:“阿中”、“盤它(他)”、“上頭”、“我酸了”、“我太難(南)了”、“寶藏XX”、“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上班996,生病ICU”、“X千萬條,Y第一條”、“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

  流行語往往有多義性

  《語言文字週報》執行主編楊林成透露,這十大網絡流行語由《語言文字週報》編輯部、廣大熱心讀者以及中國社科院語言研究所教育部語言文字應用研究所、復旦大學、華東師大、上海師大、浙江師大、四川達州職業技術學院等機構院校的專家學者共同選出。其中熱度最高的是“我太難(南)了”,該流行語拿下了讀者海選階段的票數第一。

  “流行語往往有一個特點,有多義性,有時可以承載截然不同的意思。”楊林成舉例:“比如 ‘上頭’這個詞。形容一個人好看,你可以說 ‘長得太上頭了’;形容賬單開銷比較大,你可以說 ‘賬單太上頭了’;看到甜甜的愛情,你還可以驚呼 ‘上頭!’”

  又比如“盤它”一詞,可以衍生出很多意思:能表達對某人、某物的喜愛,只想把他(它)捧在手裏放在心裏反覆揉捏;也可以表達戰勝競爭對手的意願,比如人民日報客戶端2019年1月19日在英超賽場上的場邊廣告中打出了一句助威廣告語:“中國隊,盤他!亞洲盃加油!”還可以用在和別人起衝突的時候,在這種情況下“盤他”有點像東北方言“整他”。

  由上海市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上海教育出版社主辦的《語言文字週報》已有六十年曆史,在教育部語言文字信息管理司、語言文字應用管理司的指導下,關注語言文字的時代發展,傳播新知,匡謬正俗,以推進中國語文現代化、規範化爲使命。近年來,編輯部加大了對流行語的觀察與研究,刊發了不少介紹流行語的文章。

  如何從海量熱詞中選出十大流行語?

  澎湃新聞記者瞭解到,《語言文字週報》編輯部對“2019年十大網絡流行語”的採錄有五大原則,分別是羣衆性原則、持續性原則、趣味性原則、規範性原則與正面性原則。

  所謂羣衆性原則,即“高手在民間”。楊林成表示,年度“十大網絡流行語”應具有原創性、普及性,能展現大衆的語言創造力。持續性原則是指不收錄沒有真正流行開來的事件性熱詞,比如“你是什麼垃圾”只在2019年6月底上海即將開始實施垃圾分類管理的時候熱過,其後湮沒無聞,因而不予收錄。

  趣味性也是採錄的關鍵。楊林成提及,入選的條目必須具有一定的有語文智慧,包涵一定的辭趣。辭趣,就是語言文字的意思、聲音、形體上附着的風致、情韻。入選的條目,除了概念意義,往往還有一定的附着色彩,攜帶着一定的情感、情緒,在風格上應該是輕鬆活潑、幽默詼諧、自嘲解嘲,讓人會心一笑,比如“我太難(南)了”。

  然而,流行語評選不能只考慮流行度,入選的條目也要有利於健康的語文生態的建設。楊林成說:“有幾種情況不收錄。第一,源於諧音的熱詞不收。這類熱詞雖然有一定的辭趣,有一定的語用價值,但完全是戲謔性質的,不利於漢語的規範、健康發展。比如 ‘雨女無瓜’, ‘你怎麼這個亞子’, ‘讓我康康’, ‘害’(語氣詞 hài)。第二,縮寫拼音的字母詞一般不收。比如, ‘OMG’(李佳琦賣口紅的口頭禪), ‘zqsg’(真情 實感), ‘awsl’(啊,我死了)。第三,沒有必要的音譯詞也不收,比如 ‘瑞思拜’(respect)。第四,方言詞不收,比如“曱甴”(吳語、閩語、粵語)。”

  最後則是正面性原則。在楊林成看來,入選的條目在內涵上應該能反映當年民衆或某一羣體的某種心態,是社會文化的一種鏡像。比如“上班 996,生病 ICU”,且應該是可以傳播社會正能量的。

  “我們所說的流行語,包括流行的詞和句子、句式等幾種形式。流行語不等於熱詞,流行語只是熱詞的一部分。5G、科創板、區塊鏈、人工智能等,這些詞在今年都是熱詞,但我們並沒有選進十大流行語。”楊林成說,“根據這五大原則,我們發佈的2019年十大網絡流行語與其他機構、媒體發佈的年度流行語有了區分。”

  當今流行語有哪兩大特徵?

  “在流行語評選的過程中,我們深刻地感受到當今流行語具有兩大特徵:一是流行的社羣性,二是色彩的遊戲性。”

  楊林成認爲,2019年流行語,大都只在一定的網絡社羣中流行,全網性流行的、主流紙媒與新媒體共振的少。這與當今人類社會的傳播形態乃至文化特徵有關。

  “媒介化社會中,全部社會生活、社會事件和社會關係都可以在媒介上展露。按照麥克盧漢的說法,人類社會的傳播形態已經歷了 ‘部落化’、 ‘非部落化’兩個階段,正在 ‘重新部落化’。人們生活在一個多元化的部落生態中。隨着移動互聯網的迅疾發展,這些部落單元又進一步裂變,分化爲形形式式、紛繁複雜的社羣。”

  他說,某一流行語的產生,基本上是來自某一社羣,比如“阿中”,來自飯圈文化,飯圈外的人會覺得很陌生,莫名其妙。“流行語的火熱,往往也發生在某一社交羣體、某一年齡層的網民之中,比如 ‘可/我可以’,其實只在十分年輕的網民中流行,其他年齡層的人都沒什麼感覺。像 ‘我要我覺得,不要你覺得’這樣傳播面比較寬的流行語,數量相對較少。”

  此外,從最後入選的“十大流行語”條目來看,遊戲性、娛樂性以及草根性是今年流行語顯著的語詞色彩。“娛樂,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又一大文化特徵。年輕的網民在匿名性的社交媒體上,揮灑才情,戲謔玩笑,語言的創造性空前爆發。商業化操控的大衆傳媒,又助推了網絡文化的 ‘泛娛樂化’。年輕的網民們以 ‘娛樂’來放鬆神經,消遣閒暇,解構價值,嘲弄權威,以新奇的語言冒險來自嘲、嘲他,來表露、宣泄對現實遭際的哀嘆、不滿,以至不平、不忿,樂於以流行語來尋找身份的認同與精神的慰藉。”

  [附]《語言文字週報》2019年十大網絡流行語解讀

  一、阿中

  在社交媒體上,“阿中”是指擁有14億粉絲的明星——中國,是“飯圈女孩”對她們共同的偶像——中國的愛稱、暱稱。2019年8月,多位明星紛紛在海外社交平臺發佈支持香港警方的言論,高喊“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爭做國旗“護旗手”,卻遭到了香港激進示威者的辱罵和人身威脅。各家中國粉絲於是團結起來,統一陣線,一起維護祖國,稱中國爲“阿中”“阿中哥”“阿中哥哥”。她們用特有的飯圈文化,有組織有紀律地怒懟“港獨”言論,一夜之間佔領各大社交媒體。有網友評論道:“這才是真正的中國兒女,炎黃子孫!爲你們的自信與驕傲點贊,爲我們同是中國人點贊!”2019年是新中國七十週年華誕, ‘阿中’的走紅,也飽含着中華兒女對祖國母親的濃濃深情。

  二、盤它(他)

  “盤它”一詞,出自2018年下半年的一段相聲《文玩》。演員說及龍形根雕時,有這樣一句臺詞:“乾乾巴巴的,麻麻賴賴的,一點兒都不圓潤……盤它!” 節目中不止一次地說及“盤它”。後來某短視頻平臺的主播引用了這個配音,“盤它”在網絡迅速發酵;2019年成爲爆款的網絡熱詞。

  表示動作的“盤”,在文玩圈是指一種玩法,即用手反覆摩挲、把玩文物,使其表面光滑有質感。後來,“盤”的對象擴展開去,書、核桃、小提琴……萬物皆可“盤”。走紅網絡後,“盤它(他)”衍生出很多意思:可以表達對某人、某物的喜愛;也可以表達戰勝競爭對手的意願;還可以用在和別人起衝突的時候。

  三、上頭

  “上頭”,本指喝酒以後引起的頭暈、頭疼等症狀。流行語“上頭”,出自競技遊戲“Dota玩家”中。某人在遊戲中擊殺一定數量的敵人後,本應回去充電或補充裝備,但是他一時衝動,強行繼續戰鬥,結果被“殺”。這種做法就叫“上頭”。2019年7月,當紅演員李現在微博發了兩張自己手拿扇子的圖片,扇子上寫的均是“太上頭了!”,從而使得這句話成了熱門的調侃用語,用來表達某一事物讓人產生衝動、驚訝、激動等情緒這一意思。

  四、我酸了

  “我酸了”是從流行語“檸檬精”“檸檬人”衍生出的新說法。檸檬最大的特點是酸。在流行語中,“檸檬”是指心裏酸溜溜的,略帶嘲諷、羨慕、嫉妒的意味。“檸檬精”“檸檬人”,指的是那些躲在鍵盤後對他人冷嘲熱諷的人。後來在語言運用中發展出“我酸了”這一新的表達,情感色彩也從貶義轉爲中性,可用於自嘲式的表達——對他人從外貌到內在、從物質生活到情感生活的多重羨慕。“我酸了”較“檸檬精”更爲直接,類似於“我羨慕了”“我嫉妒了”。“我酸了”中的“酸”字有時也被替換爲“檸檬”,“檸檬”活用爲動詞,即“我檸檬了”,更顯辭趣。

  五、我太難(南)了

  “我太難了”來源於快手紅人ɡiao哥發佈的一個短視頻,視頻中他憂愁地嘆息說:“我太難了!老鐵——最近我壓力很大!”這個視頻給人心理上造成一種強烈的衝擊,引起許多網民的共鳴,也成爲衆人情緒發泄的一個出口。“我太難了”越來越多地被網民們借用,成了隨時隨地吐槽的口頭禪。從“我太難了”演變爲“我太南了”,則是緣於網絡上的一個段子:

  北極熊:你怎麼不來找我玩啊?

  企鵝:我太南了。

  由此,“我太南了”這個表達方式被全網接受,進而被做成一系列的麻將表情包,比如,“我太南了”“南上加南”“我簡直南上加南”……它們表達的程度可謂一個高於一個。後來又因藝人周震南的影響,“我太南了”和“南上加南”等說法越發熱力四射,紅遍網絡。

  六、寶藏XX

  流行語“寶藏xx”有兩個相反的意思:一是褒義,稱讚某人、某事物具有不爲大家所知的優點,猶如寶藏,越深入挖掘,越能得到驚喜,如“寶藏小鎮”“寶藏節目”“寶藏品牌”等。二是貶義,用於嘲笑、諷刺明星黑料、黑歷史太多,挖都挖不完,如“寶藏男孩”“寶藏女孩”等。“寶藏XX”最早出現於2016年,在2019年火爆起來,不僅頻繁出現在網絡娛樂新聞中,而且有逐步泛化的趨勢,用來形容日常生活裏的一般事物、事件。

  七、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這句話特別接地氣,近似於一個詼諧的口頭禪,成了2019年網絡上的萬能金句,還被做成了各式花樣的表情包,火遍了社交網絡。吃瓜羣衆常用它來表達一種無奈和調侃的心情。在生活中或者網絡上遇到一些事自己想不明白而又不方便問的時候,就可以輕鬆地來上一句。比如,某演員回應戛納電影節走紅毯被驅趕一事,就很無辜地告訴網友:“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

  這個句子還帶有某種冷笑話的意味,可用來調侃某個人或者某件事比較中二。比如,當看到網上一些姑娘發自己的奇葩視頻時,就可以套用這句話來調侃一下:“挺好的一姑娘,她是受什麼刺激了,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這句話的用法還有許多,這裏不再一一列舉。它的最早出處,有人以爲是在抖音評論。最開始是一位網友用它來評論某一奇葩視頻的,後來就呼啦一下子流行了開來。

  八、上班996,生病ICU

  所謂“996”,是指許多互聯網企業程序員的工作狀態——從早上9點工作到晚上9點,每週工作6天。個別互聯網企業甚至把“996”作爲所謂企業文化加以宣傳,要求員工執行。“上班996,生病ICU”,最早來自程序員圈子的自嘲。2019年4月,有人在知名代碼託管平臺上發起了一個名爲“996.ICU”的項目,以此抵制互聯網公司的超時工作。此舉得到大批程序員響應。後來,這一話題也擴展到其他網絡平臺,引起了廣泛關注。“上班996,生病ICU”的流行,反映了廣大勞動者對美好生活的正當訴求,而員工幸福感、員工與企業如何實現和諧共贏也值得認真思考。

  九、X千萬條,Y第一條

  “X千萬條,Y第一條”這一能產性很強的語句構式,源於2019年春節熱映的電影《流浪地球》,其中有一句多次出現的關於交通安全宣傳的臺詞:“北京市第三交通委提醒您: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行車不規範,親人兩行淚。”電影甫一播放,即刻掀起了全民造句的熱潮,諸如“法律千萬條,守法第一條”,“行車千萬條,加油第一條”,“娛樂千萬條,作業第一條”等,層出不窮。句式簡潔,表意清晰,利於記憶,是其廣泛流傳的一個原因。

  十、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

  “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出自明星黃曉明在綜藝節目《中餐廳》中的臺詞,體現了一種不容置疑的霸道風格。節目中類似的“我不覺得這是個問題”,“要不我覺得你別幹了吧”,“就這樣,都聽我的”等話語,被網友戲稱爲“明言明語”,而學習研究黃曉明的這些言論叫做“明學”。當下言語交際中的“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很多時候是一種戲言,表達的是人們對這種“霸道總裁式”語言的不滿與反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