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香港執業律師黃國恩談香港國安法通過:我對這之後的香港,有一個非常良好的期盼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30日 07:12   中國新聞網

  中新社香港6月30日電 題:香港執業律師黃國恩談香港國安法通過:我對這之後的香港,有一個非常良好的期盼

  中新社記者韓星童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獲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當天,香港執業律師黃國恩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他手持一本貼滿便籤紙標註的“‘一國兩制’有關文憲”,說近日多了時間研讀,以便更理解有關法律。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香港基本法)第18條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在決定對列於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減時,先徵詢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和特區政府的意見。黃國恩認爲,這意味着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通過後,香港基本法對人權、自由和司法獨立等的保障,仍然有效。換句話說,“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並沒有改變香港的法律制度”,黃國恩說,絕大部分案件的審訊、執法仍由特區政府負責,“警方執法依然根據《警隊條例》執法,律政司依然獨立決定是否檢控,法官依然根據法律進行審判”。

  早前,香港有人質疑由特首委任法官負責處理港區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有損香港司法獨立,黃國恩反駁指,“司法獨立不是‘無王管’,而是特區政府不干預具體的法官審判”,由行政長官指定若干法官而非指定一位法官處理特定案件,所以條文根本不存在干預司法獨立。黃國恩也相信,行政長官會依據有關法官的專業、才能和過往經驗做決定,亦會充分參考相關司法機構的意見。

  那法官存在政治傾向嗎?黃國恩說答案是肯定的,“不然就不會出現‘黃絲’法官‘放生’暴徒,輕判社會服務令或罰款了事”,法官於判決中流露政治傾向,在近年香港並不罕見。“法官所握的量刑空間很大,從緩刑到重判監禁幾年,輕判重判他總有一套自己的說法”,但事關國家安全和國民利益的案件,茲事體大,黃國恩認爲使用同一套方式處理不合理。

  “我對這之後的香港,有一個非常良好的期盼,即慢慢穩定下來,止暴制亂。”黃國恩對有關法律的成效也有信心。“事實上這兩個星期已經看到效果了,有關草案公佈後就陸續有反對派人士‘轉軚’(倒戈),聲明不支持‘港獨’、‘攬炒’,或是宣佈退出政治及社運工作”。

  正說到這裏,他的手機消息提示恰好跳出即時新聞:亂港分子黃之鋒等三人退出“香港衆志”。黃國恩笑了,用手指戳了戳屏幕道:“你看,這就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的阻嚇性,還未執行,已經有效果”,他頓了頓,“未來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黃國恩在訪問中頻頻提到一個詞“良心”,“律師、法官不講法律,只談政治,很悲哀,這就是沒有良心”,他這樣解讀。他讀大學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十幾二十年前,我們那一代法律學生很中肯,凡事只講法律,不理政治,但現在教育全部變質了。”

  他感嘆“讓專業歸專業,政治歸政治”或許還需要時間,“反對派常常說,香港人覺醒,我也認爲這就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立法之後香港人應該覺醒,覺醒什麼?覺醒自己是中國人,而不是什麼香港民族。與國家共謀發展,香港才有出路。”(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