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澳門特區政府文化局局長穆欣欣:讓更多人看見文化澳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2日 18:40   中國新聞網

  新華社澳門12月3日電 題:讓更多人看見文化澳門——訪澳門特區政府文化局局長穆欣欣

  新華社記者章利新 劉暢 郭鑫

  “我們一直在做文化推廣和文化傳承,就是把澳門的整個歷史文化資源串聯起來,用傳承來連接昨天、今天和明天,讓更多的人看到文化澳門的一面,讓更多青年參與到傳承之中來,然後產生文化創新的成果。”談到澳門特區政府文化局的工作,去年年初接任局長職務的穆欣欣這樣概括。

“像愛惜身體一樣愛惜文化遺產”

  2005年7月,澳門歷史城區成功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成爲中國第31個世界遺產。整個歷史城區包括8個廣場前地和22座建築。

  “這些廣場和建築,包括西式教堂和中式廟宇,是澳門多元文化最直觀的體現。作爲歐亞文明的交匯點,澳門長期實踐文化多樣性,因而擁有得天獨厚的歷史文化優勢。”穆欣欣說,澳門文化工作者的首要任務就是做好文化遺產的保護,並在此基礎上做好傳承和發展。

  爲確保澳門的文化遺產得以發揚光大和世代傳承,2014年澳門出臺《文化遺產保護法》,讓整個澳門歷史城區的管理有了法律依據。“文化遺產是不可複製的珍貴社會財富,我們要像愛惜自己的身體一樣去愛惜它們。我們每年都會舉辦文化遺產嘉年華等推廣活動,讓孩子從小便知道澳門有多麼珍貴的文化遺產資源。”她說。

  談到文化遺產,穆欣欣最喜歡用的詞彙是“日常”。她說,它們和我們共生共存,是我們的日常,我們每天都穿梭其間,我們觸摸的是有鮮活感的歷史。這個是澳門文化特別珍貴之處。

  近年來,澳門政府大力推動文物建築活化再利用,比較有代表性的案例包括孫中山在澳門行醫的中西藥局舊址、澳門當代藝術中心、海事工房1號和2號館、葉挺將軍故居等。

  “文物活化工程的目的,在於使歷史建築重新成爲一個可以和民衆共享的公共空間,讓它們融入日常生活,而不是把文物孤立起來。”穆欣欣說。

“把澳門文化創新成果帶進大灣區”

  今年出臺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明確將“建設以中華文化爲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合作基地”作爲澳門的發展定位之一。這讓穆欣欣感到振奮,期盼澳門深度參與建設“人文灣區”。

  “要建設‘人文灣區’,澳門可以和大灣區其他城市合作,把大灣區文化通過澳門平臺帶到葡語系國家甚至歐洲。無論‘走出去’,還是‘引進來’,澳門作爲中葡文化交流中心,可以帶來互補互融的雙向作用。”穆欣欣說。

  據介紹,澳門特區政府在2010年提出文化產業的政策,然後成立文化產業委員會、文化產業基金和文化局轄下的文化創意產業促進廳,希望推動微小企業或者個人進入文創市場。

  此外,澳門在鄭家大屋等重要景點開拓不同空間,爲文創產品提供展示平臺;同時,通過組織澳門文創業界前往深圳等地的文博會,把澳門的文創產品帶入內地城市展示。

  “文化產業關乎大衆生命質量。雖然澳門在這方面起步比較晚,但是業界一直很努力。”穆欣欣說,文化局努力扶持創作者進入市場,培育文化消費市場,爲此設立了電影長片製作支援、原創歌曲專輯製作、時裝設計樣版製作、動畫短片等四個專項補助計劃,受到業界的歡迎。

  在穆欣欣看來,文創本質上是一種文化,“因爲文化創意可以賦予生活更多美的價值”。她說,它需要時間去培養,無論創作羣體還是消費羣體。近年來,澳門文創工作者的數量一直在上升。

“回歸改變澳門文化生態”

  作爲堅持創作的澳門知名作家,穆欣欣深知回歸對澳門文化界產生的深刻影響。

  在她看來,回歸以前,澳門作家的創作主要限於澳門這方小天地,缺乏宏大主題,更多的是日常生活中的小主題,但它有一種溫度感和親切感,是一種靜水深流的狀態。

  “回歸祖國讓澳門作家走出小天地,在創作中去關注本土題材、歷史敘事和宏大主題,主動挖掘澳門社會歷史方面的資源。這是一個回歸後的重大改變。”穆欣欣說。

  她分析指出,回歸以後,澳門作家有了更多向外走的機會,包括加入中國作協等,讓我們有更多機會跟外面的世界交流對話;回歸20年,澳門的發展是前所未有的,這也給創作者很大沖擊,讓澳門作家思考社會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

  回歸也改變了穆欣欣的整個生活軌跡。因爲20年前參與回歸相關工作,她的個人生活與事業都有了更廣闊空間。“20年來,無論文學創作還是工作歷練,我有了更多機會,幸福感不斷提升,這都歸結於回歸。”她說。

  澳門回歸15週年之際,穆欣欣根據澳門本地歷史題材創作了京劇《鏡海魂》,表現葡萄牙人統治時期澳門人捨生取義的精神;回歸20週年之際,在一次晚會上,她應邀演唱了創新版的京歌《七子之歌》——把流行音樂和京劇元素融合,歌曲改編者是中國著名京胡演奏家張順翔。一首新《七子之歌》傳達了她20年來的新體會。

  “20年前,澳門人唱起《七子之歌》是盼回歸的強烈情感;如今,我覺得應該是更深情的訴說和表白,筆淡情濃。20年來和祖國同呼吸共命運,澳門人需要用新形式唱出自己的新感受,唱給下一代聽,也讓他們在傳承和創新中唱下去。”穆欣欣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