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故宫看门人退休:算算他的“守门账”与“摩登账”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08日 06:58   北京新浪网

  原标题:故宫“看门人”退休:算算他的“守门账”与“摩登账”

  来源:红星新闻

  “在他手上,故宫走出神秘,华丽转身。”——在红星新闻记者转发故宫院长单霁翔退休,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接任的消息后,一位本地文博界资深人士这样留言评论。

图据视觉中国图据视觉中国

  已成文博网红第一宫的“故宫”迎来第七任掌门,而遥远的大漠,敦煌研究院也将迎来第五任院长。红星新闻记者的朋友圈好像每个人都想知道单霁翔的退休感言、王旭东的竖旗口号。

  是的,我们熟悉的故宫“看门人”,今天(4月8日)正式宣布退休。

单霁翔单霁翔

  4月8日下午2点半,千呼万唤,单霁翔在回应新京报记者的微信里写:光荣退休,期待已久!但是每天还会在故宫博物院里走走,看看门!

  网络上很快有不计其数的回顾文章,大概都集中在这2600天里,单霁翔是如何为故宫奔忙的。当然,大家更喜欢的角度,是作为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是如何以“段子手”身份在网络上走红的。

  比如,他在一次演讲中说到应对领导视察时,专门带领导去看故宫最不好的地方,所以故宫解决问题总是“屡屡得逞”,被网友称为“姜还是老的辣”。

  比如,他让人们不要买故宫的文创:我劝他们千万不要买故宫的行李牌,买完第一次出差就会丢了,(因为它)太好了。

  比如,为了让故宫没有一片垃圾,他就自己捡垃圾,引起了“蝴蝶效应”。

  2012年,单霁翔正式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他却一直以“看门人”自称。

 2019年2月19日,北京,故宫“紫禁城上元之夜”灯光秀现场,这是故宫博物院首次开放夜场活动,也是建院94年来首次举办“灯会” 图据视觉中国 2019年2月19日,北京,故宫“紫禁城上元之夜”灯光秀现场,这是故宫博物院首次开放夜场活动,也是建院94年来首次举办“灯会” 图据视觉中国

  “看门人”的“守门账”

  大概有这么几组数据,可以从一个侧面看出他这个“门”看得好不好:

  大胆实行限流:他实行限流,要求一天最多进入8万人,后来取消了窗口售票,实行全网售票

  故宫去年的参观人数已经突破了1600万,这个数字有多大?卢浮宫和大英博物馆全年的人流量加起来才只有1400万。这是世界上唯一一座突破千万人次的博物馆。

 2015年6月13日,北京,故宫博物院正式试行每日限流8万人次,推广网络预售和实名制售票 图据视觉中国 2015年6月13日,北京,故宫博物院正式试行每日限流8万人次,推广网络预售和实名制售票 图据视觉中国

  面对巨大的人流量带来的风险和压力,单霁翔大胆实行限流,要求一天最多进入8万人。

  为了不再排长龙,单院长一口气开了32个售票窗口,5分钟之内就能买到票。

  而从2017年10月开始,故宫取消了窗口售票,实行全网售票。观众可以直接通过网络预约购买门票,用身份证就可以直接安检。

  让故宫走出神秘:他用5个月,走完1200个建筑,9371间房,走坏20多双布鞋。此后,大部分不对外开放的区域都变成了展厅……

  故宫建成600年,唯一走完全部9371间房屋的,就是单霁翔和他的秘书。他用了5个月的时间,一间间地走完了故宫的1200个建筑,9371间房屋,穿坏了20多双布鞋。

  他发现:故宫虽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古建筑群,但70%的区域都不对外开放;故宫虽然有180多万件文物,但对外展出的不到1%。

  从2015年开始,开放区域达到65%,2017年达到了76%,现在到了80%。奉先殿变成了钟表馆,南大库变成了家具馆,角楼变成古建馆,大部分不对外开放的区域,都变成了展厅……

  沉寂在库房里的大量文物,都被拿出来一一修缮,拍成了现象级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默默无闻的修复师傅,一时间成了网友们心中的男神。

 2018年11月16日,故宫文物医院大批宫里曾经专用的宫灯正在修复中 图据视觉中国 2018年11月16日,故宫文物医院大批宫里曾经专用的宫灯正在修复中 图据视觉中国

  瓷器库房、佛教库房等越来越多的库房被打开,展示的文物从不到1%、2%,到3%,到明年年底将达到8%以上,我们看到的,会越来越多。

  单院长下定决心:两年以后(2020年),紫禁城600年的时候,186万件,每件文物都必须叫它光彩照人。

  全面禁车守护文化尊严:年事已高的印度总理也只能乘电瓶车进入故宫大门

  在2013年之前,来故宫参观的外宾都可以乘车直入午门。但单霁翔认为,外宾也应当和所有参观者一样步行入内。

  “英国的白金汉宫、法国的凡尔赛宫、日本的皇宫都是开放单位,但都不允许车辆穿行,这是一个文化尊严的问题!”

  2013年4月,法国前总统奥朗德来故宫的那天,午门在礼宾车队抵达时关上了,单霁翔在午门外候着,引导着奥朗德一行步行入内。

  从这天后,午门再也没有出现过车队长驱直入的景象。

  当年10月,印度总理参观故宫,因为年事已高,有关部门希望故宫破例一次,让其乘车进入,未获同意,最后采取折衷方案:换乘电瓶车,才进入了故宫大门。

  服务好每一位观众:增设座椅,用LED冷光源照明,为女游客增设洗手间,开放母婴室……

  单院长在一次采访中说到:“比维护古建更难的,就是服务好每一位观众。”

  过去故宫没有休息的地方,人们只能坐在石头上、地上、甚至是树坑边,单院长决定增设座椅,要舒适、便于打理、美观……最后做成的实木座椅,一把要3500元。

  看一座古建最怕的就是:黑。故宫的房屋建筑,即使是白天,也看不清里面的细节,之前故宫所有的大殿都是黑乎乎的,因为建筑是木质结构,通电非常容易起火。

  单院长经过几年研究,用LED冷光源,第一次点亮了故宫的太和殿、干清宫、交泰殿。

  除此之外,单院长还为女游客增设洗手间、做平1750个井盖、开放了母婴室、设置电子讲解器……

  改变画风——卖萌:他接受各种新颖的画风,不惜“剑走偏锋”让“皇家”卖萌

  故宫文创销售额达到了10个亿的惊人数字。没有天花乱坠的套路,就干一件事:卖萌。

  让“皇家”卖萌,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一件事。单霁翔就是这么“剑走偏锋”,他接受各种新颖的画风,现在你走进故宫的文创店,不买点什么你肯定会不舒服,因为实在是太好看了。

  他曾说:“我退休以后想来当一名志愿者,希望面试的时候手下留情。”

  “看门人”的“摩登账”

  借助互联网,拥抱新观念新技术;把北宋名画《清明上河图》制作成了数字版,与科技企业跨界合作……

  其实对没有身处北京的观众而言,去一次故宫的成本不低。于是,耳朵里的故宫、眼睛里的故宫和互联网上的故宫就成为大家心目中最近的故宫。比如,在一则“科技赋能文博院所”的专题报告里,就用了“最‘怕火’的故宫,火了”这样的标题,记者印象很深,细数下来,原来故宫做了这么多又潮又摩登的事情呢!

2019年1月13日,单霁翔在三亚做演讲 图据东方IC2019年1月13日,单霁翔在三亚做演讲 图据东方IC

  有着灿烂历史的故宫尽管年纪越来越大,但是,它呈现在世界面前的形象却越来越年轻。近年来,故宫博物院不断借助互联网手段,积极拥抱新观念新技术,把深居宫廷大内的逸闻趣事和精美器物传播给公众,使庄严肃穆的殿堂楼宇成为年轻粉丝中时尚新锐的文化图腾。故宫“看门人”单霁翔自然也成为故宫开启技术型转型之路上的 “网红”。他不仅热心推介像祝勇这样的著名作家驻扎深宫,用生花妙笔书写故宫里的风花雪月、血雨腥风,搭建文字的故宫,更属意于与科技企业的跨界合作,勾勒数字版的故宫。

  比如单霁翔推动故宫与凤凰卫视合作,把北宋名画《清明上河图》制作成了数字版,观众坐在晃动的椅子上,就像坐在开封汴河中的木船中,感受汴河里的桨声灯影和商业街上的市井繁华。他推动故宫与腾讯的战略合作,从建设故宫数字导览与故宫文创的全面开发,从段子手雍正皇帝的形象再造到故宫故事的影视复现,故宫在数字化的道路上越走越从容,根本停不下来。

故宫端门数字馆 图据视觉中国故宫端门数字馆 图据视觉中国

  比如今年3月24日的UP2019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上,单霁翔第一个站上讲台,再次用他亦庄亦谐的介绍讲述故宫与腾讯的合作情缘,让年轻的观众们不时会心一笑。

  2016年,故宫博物院就与腾讯达成战略合作,共同推进故宫传统文化与科技深度融合,助力故宫文化走进年轻人,走进寻常百姓家。一座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的皇家宫殿,在互联网上产生了一个又一个奇妙的化学反应。单霁翔在大会上介绍,去年参观故宫的近两千万观众中,30岁以下年轻群体占比50%,超过往年,说明年轻人对传统文化的兴趣在增强。这中间,故宫和腾讯在十大领域的合作,不断开拓新的传播主题,助力传统文化从深闺走向大众,走向年轻人。

  2017年,故宫又成立“故宫博物院-腾讯集团联合创新实验室”,共同探索先进数字技术在文博领域的保护、研究和展示等应用,取得了一系列成果。比如,实验室孵化、导览小程序《玩转故宫》,带动了故宫的线上线下游览体验升级,生动展示了故宫全貌,为游客提供博物馆概况、位置查找、路线规划等服务。

  去年,故宫开放了《清明上河图》《韩熙载夜宴图》《步辇图》《洛神赋图》等在内的十幅千年名画IP资源,让年轻人发挥创意进行古画专题的音乐创作,甚至联合AI人工智能、唱作歌手及原创音乐人,以这十幅古画为灵感进行歌曲创作,吸引了众多故宫和音乐爱好者参与……

  红星新闻记者 谢礼恒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