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假装在美国的特殊红通 离奇逃亡之路曝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5日 01:17   北京新浪网

  原标题:假装在美国的特殊红通,离奇逃亡之路曝光

  来源:长安街知事

  在百人红通名单之中,有这样一位特殊的逃犯:他故布疑阵,设法从美国寄回信件,让追逃人员误以为他已经外逃,其实本人却在国内四处藏匿。没想到因为上了红通名单,聪明反被聪明误,最终加速了自身的归案。

  他就是广州市花都区政协原主席王雁威,因涉嫌严重经济违纪,于2013年被立案侦查,提前察觉到风声的他,立刻逃遁了。

  昨晚,专题片《红色通缉》最后一集《筑坝》播出,王雁威“压轴”登场。从确定他的行踪,到最终抓捕归案,对王雁威的追逃历程,堪称曲折离奇。

  王雁威,“百名红通人员”第97号,广州市花都区政协原主席,涉嫌受贿罪,2013年6月,他和妻子两人忽然一起失踪。不久之后,广州市委、花都区委收到了一封署名王雁威,从美国寄来的信。

  经鉴定,这封信是王雁威亲笔所写,信上说,“本人因身体病痛携妻前往美国医治,并需很长时间才能康复而不能回国参加工作,为此,特向组织请求辞去所有职务。”

  信确实是从美国寄来的,但王雁威是否真的在美国,追逃人员感到有疑问。

  广州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董新良说,查找他的出入境信息发现,他并没有从正规的出入境场所出入过,不是偷渡境外,就是仍然还留在国内,在某个地方躲藏起来了。

  随后,工作组对王雁威夫妇采取防逃措施,冻结了他的国内财产。同时,工作组在境内外多方调查,过了一段时间发现,这封信是王雁威有意为之。

  董新良说,追逃人员将一名与王雁威关系密切的人抓捕归案,后者交代:王雁威“跑路”之前就把这封写好的信交给他,并让他托朋友去美国,再把信邮寄回国内,目的就是故布疑阵让纪委以为他已经跑到美国。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王雁威一直销声匿迹,无法找到任何相关线索。大约一年后,又有人从加拿大打来了一个举报电话,称在温哥华喝早茶的时候看到过王雁威。

  王雁威到底是在国外还是国内,一直难以确定。他失踪两年后的2015年4月,“百名红通”名单公布,将他列入其中。很快,王雁威本人就看到了这条消息。在名单上看到自己照片的瞬间,他深感懊悔当年写信说自己在美国。

  “自作聪明,没有那张纸,我也上不了红通,红通是对国外的,力度强度那么大,你还搞一张纸自己说出国了,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施加压力。”在镜头前,王雁威十分“懊悔”。

  本想转移视线,结果却是作茧自缚。被列入“百名红通”后,对王雁威的侦查力度不同寻常,最终使得他踪迹暴露。他在国内三年的逃亡之路,和最终被发现和抓捕的过程,是一个相当曲折的故事。

  2013年案发后,王雁威先是找到了一名自己在项目上“照顾”过的商人徐某,在他的一处房子里躲藏。但徐某担心被连累,十多天后,他让一个叫毕文祥的手下,去王雁威藏身的地方赶他们走。

  但毕文祥觉得王雁威曾经是有权的人,说不定日后会有利用价值,于是同意帮王雁威逃亡。他和一名司机开车带着王雁威夫妇,一行四人先到内蒙,再到湖南,再到贵州、云南,又转头开到辽宁,在每个地方住上一段时间,就换一个地方。

  就这样,在全国各地奔逃了近一年,不仅颠沛流离,担惊受怕,而且出逃匆忙,带出来的钱不多,王雁威决定回到广州躲藏。他幻想着:只要不出门,在花都跟在内蒙,是一个道理。

  回广州后,毕文祥在附近农村找了户人家安排他们躲藏。躲在别人家里不干活儿,主人脸色也不好看,王雁威的妻子徐伟华只好跟着干起了农活儿。“做饭,一千多斤的玉米我一个人扒,还给人家晒花生、种地什么的,那时候特别特别地难熬。”徐伟华说。

  回广州后,毕文祥打听到王雁威的事儿比他想象的要严重,便告诉王雁威自己要退出了,于是找来了王雁威原来的司机谢伟志,后者下海经商后多得王雁威“关照”。毕文祥找到他之后,他同意接手。

  谢伟志安排王雁威在花都区边缘一个小区继续躲藏。这套房子属于一个叫毕潘全的商人,是谢伟志的朋友,原来也和王雁威打过交道。在这套位于22楼的单元房里,王雁威夫妇从2014年10月一直躲到2016年6月。这一年多时间他们连楼也没下过,生病也不敢去看,都是在家里熬过去。

  “可能在监狱待得还比那里好,监狱可能时不时还能出来走动一下。很想见自己的亲人,见自己的孩子,就是见不着。离花都那么近,你都没办法回家,那种感受没有人能够理解。”徐伟华说。

  王雁威夫妇有一个独生女儿王静瑶,在广州花都区经商,出逃两年多,夫妻俩和女儿没见过面,甚至没有联系过。在毕潘全家住了一段时间后,毕潘全提出带王静瑶来见见他们,王雁威夫妇虽然怕连累女儿,但难以抵挡强烈的想念,于是同意了。

  见到女儿,王雁威一家三口抱头痛哭。但他们没想到,毕潘全之所以让他们和女儿见面,背后有别的想法。过了不久,毕潘全开口说生意有困难,他和谢伟志先后找到王雁威女儿“借钱”,两人总共拿走600多万元。名义上是借,但实际上是什么意思双方都清楚。

  红通名单公布之后,广东省追逃办将王雁威案作为重中之重,成立专门工作组,经深入调查,发现王雁威涉嫌家族式贪腐,女儿王静瑶等亲属都曾利用他的职权谋取私利。2016年6月,工作组依法拘捕了王静瑶等人。

  根据王静瑶的供述,他们很快锁定了毕潘全。然而,当工作组赶到王雁威躲藏的小区抓捕时,只当场抓获了毕潘全。原来,谢伟志听说了王静瑶被拘捕的消息,立即将王雁威转移到了别处。

  工作组很快又抓捕了谢伟志,得知王雁威藏在清远源潭镇大山里的一户农家中,工作组当即赶往抓捕,王雁威三年逃亡路,在这里终于走到了尽头。

  “说实话现在自己要面临要坐牢,但是我觉得比走结果更好。跑掉又怎么样,你还是苦不堪言。那个日子比现在要苦得多。”王雁威“解脱”了。

  2018年1月,王雁威涉嫌受贿一案在佛山中院一审开庭审理。据指控,在1996年至2013年间,王雁威非法伙同妻女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约3571万余元。此外,他还被指与花都区内的21名官员有“买官卖官”的行为。案件未当庭宣判。

  雷霆反腐,虽远必追,《红色通缉》纪录片昨晚收官。

  党的十八大以来,追逃不止,防逃不懈,让过去腐败分子一逃了之的现象不再出现,涉嫌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外逃势头得到了有效遏制。近几年,新增外逃国家工作人员从2014年的101人,降至2015年31人、2016年19人,2017年为4人。

  国际追逃追赃的“提速换挡”,将防逃工作摆在了更高的位置。这无异于给幻想外逃脱罪的腐败分子再次警告,即使跑出去再久再远也会有人一管到底,即使谋划再精心缜密也不可能轻易逃脱。

  从2015年起,短短几年时间,伴随声势浩大的“天网”行动,一大批腐败分子被引渡、遣返、劝返、抓获,一大批违纪违法所得被收缴国库。然而,成绩的背后是艰辛曲折的努力。正如片中所说:如果能防患于未然,筑起防逃的堤坝,将腐败分子及时挡在国门之内,才是上策。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