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媒体谈D&G辱华:说中国人太玻璃心的人是怎么想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23日 03:46   北京新浪网

  原标题:那些说“中国人太玻璃心”的人是怎么想的?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在对待一个陌生的国家或文化时

  我们要做的是带着一颗包容的心态去了解

  而不是先入为主地为它贴上标签

  随着两位首席设计师姗姗来迟的道歉,D&G事件暂且告一段落。

  D&G(杜嘉班纳)在这周多次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及热搜榜。

  原本11月21号要在上海举行的大秀—“The Great Show”(“了不起的走秀”)—也在一群骂声中,灰溜溜地“因故改期”。

  D&G因11月18日在其网站与社交账户上发布对中国文化有歧视含义的视频被网友怒骂。在该视频中,中国女孩的画风是这样的:

  塌鼻梁,小眼睛。。。模特的外形偏面化的诠释了西方人所理解的“东方美”。视频的内容更是被不少网友指责“低俗”:

  D&G首席设计师Stefano Gabanna称,“启筷吃饭”一系列的视频是D&G对中国大秀的宣传和对中国文化的“献礼”(tribute),可视频中充斥着对中国文化的误读和嘲讽,找不出丝毫的敬意和最基本的尊重。

  D&G的做法不仅让国人怒火中烧,在海外华人社群里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当亚裔模特Michaela Tranova发私信质问首席设计师Stefano时,她得到的回复是这样的:

  Stefano口口声声说着对中国人和中国文化没有歧视的意思,但言语中透露着自大和无知。他和宣传视频对中国人的标签化解读,如“中国人都吃狗肉”,“中国女孩都扭捏作态”等等对中国人的刻板印象在引起公愤的同时,也让人不禁好奇,这些对中国人的偏见从何而来?

  改革开放都40周年了,你还以为中国男人都扎小辫儿?

  明末清初,大量的外国传教士来华传教,于是最初被世界所熟知的近代中国人形象是明清时期面黄肌瘦的贫苦农民,和腐败无能的政府。

  鸦片战争的发起,英国的一些殖民者利用传教士进行中国形象丑化,使得更多基督教传教士不再本着客观的原则对中国形象进行描述。扎着小辫子,俯首称臣的中国人形象成为了西方人对中国脸谱化解读的最大构成。

 19,20世纪时外国漫画家笔下的中国人形象 19,20世纪时外国漫画家笔下的中国人形象

  2007年德国品牌Philipp Plein推出了一款印有清朝服饰小人的T恤衫,并在衣服上印有辱骂中国的字样。 中国经济崛起的21世纪,有些外国人对中国的理解依旧滞后,着实令人费解。

  华裔女孩儿都是“瓷娃娃”?

  西方社会不仅存在着对男性形象的刻板印象,更有对华裔/亚裔女性形象的偏见。

  普契尼的歌剧《蝴蝶夫人》里乔乔桑娇小柔弱,妆容空洞无神,如“瓷娃娃”般,需要男主角的保护。

  电影《西贡小姐》里的主角关系亦是如此。

  亚裔女孩逐渐成了“柔弱”,“没有主见”,“令人摆布”的代名词。

  正如视频中的模特姿态扭捏,有着“Chinky eyes” (“中国小眼睛”;在英文中带有歧视含义),符合西方人对中国女孩子”瓷娃娃“般的刻板印象。模特的扭捏和画外音的傲慢语气强调亚种女性安静、顺从、被动的特征,给人一种容易被支配、有着空洞呆板的美丽皮囊的感觉。

  你吃你的臭狗肉,我吃我的炸土豆

  除了历史原因,外国媒体在有关中国的报道中不免断章取义,以偏概全,新闻报刊对中国片面化的解读助长了民众对中国文化的偏见。西方媒体笔下中国常常被渲染成“落后”,“野蛮”的代表。

  “中国人都吃狗肉!”  

  英国BBC去年发表的文章 《一个依旧把猫狗当作晚餐的国家》,标题中有着以偏概全的意味。这么看,Stefano认为“中国人都吃狗肉”的偏见形成,西方主流媒体对公众的变相洗脑责无旁贷。

  外国主流媒体对华裔和亚裔形象的片面化描绘更是让西方误读了中国和亚洲文化。它对亚文化的单一性解读主要体现在影视作品上:

  “亚洲人都很胆小”

  胆小,安静的亚洲人是好莱坞影片中最常见的配角之一。美国青春片《完美音调》(Pitch Perfect)里的唯一亚裔角色“莉莉”身怀绝技,却胆小怕事,不爱说话,与敢爱敢恨的白人女主角“贝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类形象与之前提到的“瓷娃娃”刻板印象不谋而合,在D&G广告中模特的扭捏作态中也有所体现。

  “亚洲人都很孤僻,不合群”

  美剧《破产姐妹》里的“韩”是另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他在公共场合尴尬的举止和不合时宜的言行,仿佛在隐射亚裔无法真正融入白人社会。

  “亚洲人都长着小眼睛,说话结巴”

  美国演员米基-鲁尼在1961年上映的《蒂芬妮的早餐》(Breakfast At Tiffany’s)中扮演日本人Yunoishi。好莱坞在20世纪很少聘请亚裔演员。用白人演员扮演亚裔角色本身就是对亚文化的亵渎,米基-鲁尼夸张的演绎更是丑化了亚洲人的形象。

  是无知,还是歧视?

  无论是本次D&G的主角Stefano,还是好莱坞众多导演和编剧,当被质问他们为何对中国人/亚洲人抱有如此之偏见时,他们的答案大多是 “我不了解”,“无意冒犯”。

  上图为美妆公司“Tarte”在发布带有辱华性质的广告后的道歉信。大意为“广告的措辞表达了我们对文化差异的不敏感。我们的无知导致中国人民受到了伤害,我们也因此失去了很多粉丝。我们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无知”能减轻所造成的伤害吗?

  答案是坚定的:不。

  近些年,随着种族平权意识的不断提升,英文中出现了新的词组,细化了“种族歧视”的种类。

  Cultural appropriation: 文化挪用

  Odyssey百科给出的关于“文化挪用”的定义是:代表了一个人对某个文化的不敬和无知,导致他/她滥用该文化中的某些元素,造成负面影响。D&G广告中让模特使用筷子吃披萨甜卷等食物就是文化挪用最典型的体现。

  Cultural ignorance: 文化无知

  于前者意思相近。两者都被定义为“无意歧视” (Passive discrimination)

  Deliberate discrimination: 蓄意歧视

  指有意的,在知道自己的言语是有歧视意味的情况下对对方进行侮辱。Stefano的言行就是最好的代表。

  如要硬要给D&G的作死行为定性的话,视频事件属于“文化挪用”,代表了无知。Stefano回复事件则是赤裸裸的蓄意歧视,始于无知。

  “文化挪用”虽被定义为“无意歧视”,但它不能成为歧视者为自己开脱的理由。

  我们需要意识到,歧视过程有两个部分构成:意愿与影响。意愿代表着一个人是否有意,然而无论意愿如何,只要造成了负面影响,让某个种族群体受到伤害,歧视者便要承担责任。当下,多数平权运动(如:Black Lives Matter,#Metoo 等)的兴起谴责和减少了蓄意歧视的发生率,然而追究“无意歧视者”的责任要比惩罚“蓄意歧视者”难度要大得多。这也使得“无知”比“无礼”的影响更具破坏力。

  中国人都“玻璃心”? 

  “无意歧视”的受害者无法发声为自己申辩。在人的认知中,蓄意歧视中带有攻击性的语言自然是要被制止的。然而,无意歧视者所使用的语言却是模凌两可的,让人很难一针见血的指出他们的言行有歧视意味。

  比如:“中国人都是肮脏的” (蓄意歧视)

  和:“中国人从来就不洗澡吧” (文化无知,定义为无意歧视)

  两句话都带有歧视含义,然而后者面对指责,只需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无意冒犯。”这样一来,歧视受害者的反驳容易被定义为反应过激,歧视者就能很好的为自己开脱。

  比如Stefano的这则回复。因为是视频中没有直接对中国的蓄意攻击,他便可以借机偷换概念。这样一来,中国人生气是我们“本身自卑”,而不是D&G的问题。

  “人家不是故意的,你还要怎样?”

  这是无意歧视者使用最频繁的辩词。这使得受害者在整个事件中反而更容易被当作纠缠不休的反面角色。这样一来,无意歧视的受害者便处在一个尴尬的境地:因为无意歧视模凌两可的性质,人们很难对受害者产生同情。如果质问歧视者,自己会被当作“反应过激”。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网民在辱华事件中,常常被带上“玻璃心”的帽子。

  种族平等联合组织 (Coalition of Race Equality Organisations)2015年的调查显示62%的无意歧视的受害者选择不去质问歧视者。

  受害者越害怕发声,歧视者的偏见就越难被指正,从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无知,便会轻信。 

  Stefano对中国少的可怜的了解让他对受主流媒体的导向,对中国人产生偏见。这种由无知导致的蓄意歧视在历史上也是有迹可循的。最典型的代表莫过于二战期间德国纳粹利用普通民众生理科学的无知,大肆宣传“犹太人非人类”等思想,让政府对犹太人的迫害得到了民众的支持。

 纳粹宣传画中利用民众的无知,说服他们犹太人和老鼠比和人类有更多生理上的共同点。 纳粹宣传画中利用民众的无知,说服他们犹太人和老鼠比和人类有更多生理上的共同点。
 纳粹政府领导下的学校里,老师在教授孩子们如何分别犹太人和“人类”。 纳粹政府领导下的学校里,老师在教授孩子们如何分别犹太人和“人类”。

  从这些例子里不难看出,无论是蓄意歧视,还是无意歧视,本质上都构成了对某一种族的伤害。

  无知无畏,但无知有罪 

  不管是D&G视频事件所透露的无知,还是Stefano回复事件中对中国蓄意的恶言相向,都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在对辱华事件强力谴责的同时,我们也可以适当反思一下自己是否在生活中也对某一国家或种族抱有极端偏见。但不管怎么说,D&G对自己的洗白很幼稚很无力。在对待一个陌生的国家或文化时,我们要做的是带着一颗包容的心态去了解,而不是先入为主地为它贴上标签。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