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饶毅、鲁白争议:张锋错失诺奖了吗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08日 03:16   凤凰网

华裔科学家张锋

10月6日,开发基因编辑工具CRISPR的两位女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化学奖,华人科学家张锋却上了微博热搜,许多评论为张锋没有获诺贝尔奖感到遗憾和惋惜。

而在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公布前夕(那一年屠呦呦因青蒿素获奖),中文媒体就在热炒张锋能否获奖,《知识分子》两位生物医学背景的总编对此意见不同,并公开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两位都认同张锋年轻有为、聪明勤奋,且在两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CRISPR-Cas9基因修饰技术和光遗传学。这两项重要工作被公认值得获诺奖。但对张锋是否能够获诺奖,两位主编意见相反。

今日重发旧文,是基于“我们认为与其一边倒,不如不避争议”的共识。不仅在中文平台记录理性争议,而且对如何评价学术工作,也提供一个例子。这种讨论是针对科学和科学评价,而不是个人意气。

●  ●  ●

“如果张锋获得将于明天(注:2015年10月5日)颁发的诺奖生理学或医学奖,那恐怕是诺奖评选委员会判断有误。”

当饶毅看到微信朋友圈有人转发《80后华人学霸:明天会得诺贝尔奖吗?》,即认为张锋迄今的工作恐怕并未达到获诺奖的程度,而鲁白意见不同。

作为生物学领域近三年来最为引人瞩目的基因编辑技术,甚至被某些人誉为 “上帝的剪刀” 的 CRISPR-Cas9,无疑是诺奖生理学或医学奖的热门。

张锋因此成为不少国人热切盼望的新科诺奖得主。然而饶毅认为,希望华人得奖是良好的意愿,但不应该忽略客观公正。

CRISPR-Cas 是一种在大多数细菌和古细菌中存在的天然免疫系统,利用了插入到基因组中的病毒DNA (CRISPR) 作为引导序列,通过CRISPR相关酶 (Cas) 来切割入侵病毒基因组物质。

围绕这一新兴基因修饰技术,公认贡献最大的先驱人物是两位女科学家,美国加州大学的 Jennifer Doudna 和瑞典于默奥大学的 Emmanuelle Charpentier(注:Charpentier现为德国马普病原体科学研究所教授)。二人在2012年6月在《科学》杂志发表文章,揭示天然免疫系统CRISPR-Cas9如何变成基因编辑工具。既发现和解释了原初的生物学现象,也发明和开始应用因此提出的新技术,因而具有绝对的原创性。

这种充满魔法的工具是否能够运用到人类细胞的基因组上,最终达到剪裁编辑人类基因的效果呢?

这就不得不提到第三位人物,麻省理工学院和布罗德研究所 (Broad Institute) 的华人科学家张锋。2013年1月,张锋发表了这项新技术应用于人类基因编辑的可能和所需的方法。现年 (2015年) 33岁的张锋是 CRISPR-Cas9 技术在美国的专利拥有者。

对这项新技术,饶毅认为两位女科学家以研究探索了生物学现象,提出理论解释,在这样的基础上发明技术。这无疑是原创性科学的突破和新技术的提出。在她们的基础上,张锋进行了非常好的发挥和推广,但不能说等同于她们的原创性和开拓性。

CRISPR-Cas9 技术被视为具有巨大的应用前景,可用于遗传疾病的精准治疗。因此引发的三人之间的专利争议也为世人瞩目。申请材料中,张锋的实验记录显示,他在2012年年初就在使用CRISPR编辑技术,这早于 Doudna 和 Charpentier 在《科学》杂志发表的她们的研究结果。

据《纽约时报》报道,Doudna 和 Charpentier 2012年的那篇论文,并没有说明这项技术在包括人类细胞在内的有核细胞中如何改变DNA, 而张锋的工作则阐明了这一点。

饶毅表示,在已知技术可以有效的在其他生物中应用后,再将这项技术延伸应用到人类细胞,的确很好,但并非意料之外。

而鲁白则认为,历史上不乏把一件事情做到完整的人,最终得到了应有的认可。

鲁白指出:1976年,德国马普生物物理研究所 Neher 和 Sakmann 在此前日本科学家高电阻密封技术基础上创建了膜片钳技术 (patch clamp recording technique) 。这种技术开启了细胞和分子水平的生理学研究革命,它和基因克隆技术并驾齐驱,给生命科学研究带来了巨大的前进动力。因为这一伟大的贡献,二人获得了1991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关于 CRISPR-Cas9 技术专利的争议短期内仍然看不到结果。

虽然Doudna最先申请CRISPR-Cas9技术的相关专利,她和合作伙伴第一个在经过同行评议的期刊报告CRISPR-Cas9可以作为基因编辑工具,但布罗德研究所认为,她最初的申请材料缺乏必要的细节。

而三位科学家也各自在商业上寻求自己的机会。

Doudna最初创立 Caribou Biosciences 公司来继续CRISPR-Cas9技术的研究,最近则成立了另一家公司 Intellia Therapeutics,专注于疾病治疗。

在德国亥姆霍兹感染研究中心 (Helmholtz Center for Infection Research) 工作的 Charpentier 参与创建了 Crispr Therapeutics 公司。

张锋则与哈佛大学的Church教授则联合创立了 Editas Medicine 公司。

张锋不止一项研究重要,他在光遗传学领域有很好的工作。

光遗传学技术 (optogenetics) 源自一种藻类蛋白,这种蛋白对光线非常敏感,将该蛋白插入神经元细胞之后就相当于在神经细胞当中安装了一个开关,科研人员可以通过是否给予光照刺激的方法打开或者关上这个开关,通过这种方式对细胞进行调控。

如今,光遗传学技术已经得到全世界科学家的认可,被广泛使用,比如应用于对某种特定种类的神经元细胞的功能开展研究,也被应用于对抑郁症或自闭症患者神经通路异常情况的研究等。

光遗传学技术有多个科学家有重要贡献。其中斯坦福大学的科学家Karl Deisseroth 和现在麻省理工学院教授 Edward Boyden 为人们熟知。他们两人在斯坦福大学合作期间,张锋在 Deisseroth 的实验室待了5年,并在 Deisseroth 的指导下完成博士学位,他延续和发挥了两位科学家开创性的工作。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