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什么阻碍了1731万盲人出门?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2日 05:34   凤凰网

近日,深圳视障博主盲探小龙蛋发布视频,讲诉他在出行面临的诸多不便,例如盲道走不通,电梯没有语音提示等等,希望以后在城市规划和基础建设上可以多考虑到视障人群。

盲探小龙蛋的相关视频截图然而,这一系列的视频却遭到了部分网友的冷嘲热讽:“残疾人,就别出门给社会添乱”,“没必要为了个别人去改变所有”等等。盲探小龙蛋的相关视频截图然而,这一系列的视频却遭到了部分网友的冷嘲热讽:“残疾人,就别出门给社会添乱”,“没必要为了个别人去改变所有”等等。

甚至还有网友怀疑博主,认为他眼睛能睁开,还可以自己拍视频、刷微博,是一个假的盲人。

黑、灰、模糊、看不全,这些都可能是盲人的视觉感受

其实大部分的盲人是有一定的视力的,并不是所有的盲人都是没有光感。

由于病理差异,盲人的视觉感受并不相同。上海市眼病防治中心的朱剑锋教授指出,视觉模糊、周边视野缺损是盲人主要的视觉感受,正常人所理解的“全黑”类似没有一点光的暗室,并不是所有盲人都能有这样的感受。

据央视网的报道,2016年中国共有1731万人有视力残疾。按照国家的评定标准,只有双眼最佳矫正视力低于0.05,或视野半径小于10度,才能称之为盲。其中只有部分一级盲是没有一点光感的。

像盲探小龙蛋这种属于一级盲的视力残疾人士,其实并不算多。以北京的持证视力残疾人数据为例,一级盲只占到了23.87%。

虽然知道会不方便,但还是想要出门

由于盲人会看不清或者看不全,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们的出行体验。《视障的二重性——身体社会学视角的研究》一文提出,盲人出行中会对物体、方向、位置感知比较差。行走具有试探性,总是没有办法走直线。

那他们真的会因为这样,就选择待在家里不出门吗?

爱盲网是盲人群体比较喜欢浏览的论坛。我们爬取了爱盲网其中最为活跃的宽心聊吧板块,并抽样详细分析了1966条帖子的内容里面跟盲人出行相关的话题,试图了解他们的真实想法。

在这1966条帖子中,相关话题虽然不足百条,但也足以呈现他们的所思所想。

他们可能会因为无障碍建设的不完善,徒添了不少出行困扰。有时候这种困扰又是来自身边人的不耐烦和不理解。他们会对外界非常敏感,担心自己会麻烦到别人。

即便如此,不少帖子表示盲人其实非常渴望与外界联系的。他们想要看演出、逛西湖甚至是跑马拉松。甚至还有网友提到:“自己哪怕去逛街,逛公园,甚至去逛按摩店附近有点臭味的珠江边也觉得很开心。”

与此同时,他们还会格外关心他们的出行搭档,希望能提升他们的出行体验。

你是我的眼,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

在诸多爱盲网的帖子中,有一个帖子提到“在出行的时候戴一个装有摄像头的眼镜遇到紧急时候求助家人,怎么样?”

其实,这种的“借我一双眼”方式,早就被应用到了盲人的生活场景当中了。手机和网络,让志愿者可以更方便地帮到盲人,成为他们的“眼睛”。

国外的Be My Eyes、VizWiz,还有国内的小艾帮帮,都是比较常见的手机APP。盲人可以通过APP拍照、录制提问语音的方式求助志愿者,而志愿者会帮助盲人解答语音中的问题。

VizWiz是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副教授Jeff Bigham和他的团队在2010年推出了一款盲人求助手机APP。他们的官网上公布了2万份提问数据和图片。在这些求助中,盲人最多的提问就是想知道他们面前的是什么东西,这些物品没法靠触觉或嗅觉来做出基本判断,这类提问占到总数的24.9%

盲人还比较常好奇物体的颜色。这类被提问的物品以衣物为主,包括衬衫、裤子等。虽然盲人很难感受色彩,对颜色的认识也大多来自想象,但他们也在意穿着搭配,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不过,这种方法并不总是奏效。从结果看,每三个盲人的提问,就有一个志愿者回答不了

这主要是照片质量差的缘故。盲人在拍照时,很难把握手机和物体间的距离,有时就会产生虚焦的情况。另外,盲人虽然拍摄到了物体,但没有拍全,或者是没有拍到有效信息。碰到这些情况,志愿者们也爱莫能助。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盲人与普通人仿佛处在两个平行世界当中。我们在马路、商场、学校都很少见到他们,更遑论去了解他们,走进他们的内心。

互联网其实给我们一个机会去了解盲人。他们可以跟我们一样,用微信聊天、在微博发动态,拍抖音小视频。尽管这一切不轻松,但盲人其实都能做到。

网络及互联网也让盲人更有可能去实现自己的目标。蔡勇斌在接受采访时说:“互联网对于视障者来说,是一个颠覆性的改变,因为互联网让很多不可能的是变成可能,是互联网给了我们一个平等的机会。”

如果想要更加深入了解盲人的世界,可以点击下面的链接观看。

http://projects.thepaper.cn/thepaper-cases/839studio/blind/index.html

特别鸣谢:上海市眼病防治中心 朱剑锋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