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韩国超大性侵偷拍案曝光,26万人参与,受害者居然还有婴儿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22日 06:01   凤凰网

还记得过去两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韩国男爱豆集体偷拍性侵案件吗?因为这两个被判刑的罪犯、偷拍、和它背后备受欺压的许多韩国女性,成了世界瞩目的社会话题。

(去年11月底被判有期徒刑6年的郑俊英,和被判五年有期徒刑的崔钟勋。)

但事实上,当人们还没从这次事件的冲击中走出来的时候,另一起恶劣的偷拍案件,开始在韩网上发酵。

(n号房,新时代罪犯)

上百万韩国民众,在青瓦台请愿页面参与签名,韩国主流媒体跟踪报道,一个涉及26万名性犯罪者的丑闻,‘n号房’,被曝光了。

● 那么,第一个问题,n号房,是什么?

郑俊英和崔东勋的案件中,他们明目张胆使用了社交软件的聊天群,属于熟人间的传阅犯罪。而在n号房的事件里,因为韩国政府加大了取缔非法传播影像和网盘的力度,性犯罪的作案工具,变得极为隐蔽。阅后即焚的通讯app(消息在打开三秒后会消失),成了施展性暴力人群的温床。

和一般的即时通讯app类似,施暴者们使用的软件带有聊天和群组功能。群组,也被他们称为‘房’。这便是n号房的名字由来。n号房,顾名思义就是不止一个聊天群。

● 第二个问题,n号房如何运作?

2019年初,记者在报道性剥削文化时,偶然在成人网站上,看到了介绍如何进入n号房的方法。顺藤摸瓜,他和一起合作的两名大学生,从去年六月开始,潜入了房间里(阅后即焚聊天群)。

n号房的一号人物,是一位名叫godgod(神神)的人物。作为‘房主’,他开设了1-8个聊天群,分享色情内容。其中,有男性上传的熟人女性的偷拍,男友偷拍的女友视频,还有儿童色情影像,甚至婴幼儿的影像。

女护士、女教师、女中学生等等标签,将被偷拍的女性们分门别类,供n号房的用户观看分享。

据推测,godgod可能是一位高中生,因为韩国高考(每年11月中旬)的原因,已经退出管理,并将管理权交给了另外一名,也就是二号人物,Watch man(守夜人)的手里。

到了二号人物守夜人这里,事情变得激进起来。他主管的2000人的‘高墙房’,是通往8个房间下属的,4个衍生小房间的关口。衍生出的小房间里,共有7000多人。卧底记者通过加入‘高墙房’,卧底多日后成功进入衍生小房间后,看到了超过3000条色情内容,大多都是强奸儿童的影片。

更糟糕的是,守夜人要求,如果衍生房间里的人不上传内容或是参与对话,就会被踢出。那些直接发送非法拍摄内容的成员,会被邀请加入最高级别的n号房。

不发内容就被踢,发了就进入更‘高阶’的房间,刺激了n个聊天小房间里的用户。而儿童色情的‘受欢迎度’,进一步让n号房走向了性犯罪的极端。

● 第三个问题,n号房,如何制造极端内容,又如何进行性剥削?

一号人物godgod,建立了一个冒充警察 → 使用黑客技术盗窃私人信息 → 发送私信反复胁迫 → 得逞的犯罪程序。

他首先在推特上寻找较为早熟,上传过自己照片的未成年少女。会假扮警察,以“因你散布淫秽信息要进行调查”为理由威胁对方。或者,通过黑客技术窃取对方的账户信息、真实头像后,威胁对方成为自己的‘奴隶’。

害怕被父母亲友看到自己在网络上的行为,被godgod胁迫后,许多未成年少女选择服从。却没想到,服从之后,遭遇了更多的性剥削。不想被曝光,就要按照规定继续发送自己的照片,尺度也越来越没有下限。

最糟糕的情况,是线下交易。

在n号房里,女性的常见名称是‘来月经的东西’,或者‘xx狗’,不被当作人对待。未成年的孩子,受剥削的程度更加严重。记者回忆说,卧底后不久,看到房间里在直播成年男子性侵疑似中学生女孩的影像,回复的人一片欢呼说这“这就是收拾宠物”。

恶性循环之后,她们的照片成了n号房传阅的香饽饽,也让n号房的名气在男性网络社区里越来越大。但当你以为这样的现实已经足够让人愤怒时,去年夏天出现在n号房的第三号人物,‘博士’,成了引爆事件的最后一根导火索。

他开设了三个房间,并将其中一个房设成了缴费入场,使用150万韩币(约8500人民币)相符的比特币支付后才可以进入,他也因此获利上亿韩元。

‘博士’专门在网络论坛上,寻找那些急需快钱和工作的贫困女性和未成年人,并留下自己的阅后即焚通讯账号。添加后,她们会被拉进一对一的私密对话,并被询问是否要兼职,并需要附上自己写好账号、身份证、联络方式的简历。

(图源:活体复读机)(图源:活体复读机)

三秒后就会消失的信息,成了‘博士’的护身符。他步步设局,让未成年人或是年轻女子,一次又一次发送露胸露脸甚至自慰的视频,成了自己的奴隶。甚至,还要求在她们在自己身上用刀刻‘奴隶’、‘博士’的字样。

当这些女星不堪忍受提出终止时,‘博士’马上威胁说,已经掌握了对方的身份信息,并留存了视频证据,会让她们身败名裂。就这样,三号人物‘博士’,在前两号人物的色情传播基础上,创造了一个精准射靶未成年人和贫困女性的闭环场。

直到今年初,卧底记者的新闻报道出来后,随着‘博士’这周被捕,n号房事件才最终大爆出来。

 

这边是三任房主引导的性剥削罪行,另一边,据估计,n号房的累计参与者,达到了26万人,相当于韩国男性人口的0.01%。

然而,根据韩国媒体去年11月的报道,去年二月间就得知n号房这些内容的许多韩国男性网民,不仅没有对其中的儿童内容进行举报,反而纷纷求链接,成为传播链的一员。

(一场26万犯罪者参与的性剥削行为)

只有一个化名Kim Jae Su的男性,报警汇报了这个情况,却被警察当作一般案件搁置在了一旁。非常讽刺的,看到不会被警察捉后,他也成为了n号房某一房间的房主。目前,n号房的一般参与者落网的消息,只有去年11月,一位持有上万条儿童色情短片的31岁男性,被判了一年的有期徒刑。

针对女性和未能年的性犯罪,具有全球性。不同文化语境下,荡妇羞辱和名声毁坏,以及司法制度上的漠视和冷酷,都成了阻碍女性发声和有效保护自己的障碍。

n号房用户发言(图源:哎一股清流)n号房用户发言(图源:哎一股清流)

n号房事件里的许多未成年少女,在接受电视采访时,都对自己被性侵后感到羞耻。在男女平权障碍重重的韩国,法律的漏洞,偷拍的普遍,男权社会对女性无反省的物化和合理化,更让这些女性们,无法承受。

n号房事件曝光后,许多愤怒的韩国民众开始在青瓦台的请愿网站上签名,希望公开加入房间的26万人的个人资料。请愿人认为,只处罚提供服务的软件商毫无用处,如果不从源头遏制罪行,一切都会再次发生。

可以预见的,教育、法律、制度、文化,源头的改变,一定是条漫漫长路。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