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国人想好好放个假,怎么就这么难?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22日 07:19   凤凰网

今天一早,全中国人民的手机上都收到了一条让人虎躯一震的推送——五一放假安排又改了。

据@人民日报消息,经国务院批准:

更改原本2019年劳动节只放5月1日(前后周末不调休)的安排↓↓↓

原2019年劳动节放假安排

调整为休息2019年5月1日至4日(共4天),4月28日、5月5日上班。


更改后的2019年劳动节放假安排

无数人看到假期突然从一天“变成”了四天激动不已,觉得自己凭空就多出了三天假,赶紧准备买票出去玩;

然而看似是个人畜无害的变化,却并不是人人满意。反倒是引发了更多网友的质疑,纷纷吐槽这个提前一个月才告诉全国人民的假期安排。

01

“朝三暮四”的五一假期

被网友吐槽的第一点,便是这文字游戏一般的通知。

虽然几乎所有新闻标题都告诉你,今年假期似乎是凭空多了三天↓↓↓

可仔细看上面两张安排图你就能发现——看似是四天小长假, 实则除了包含五一当天,还有原本的周六,和前后的两个周日调休。

划重点:放来放去还是只有一天假期,多放的都要用周末补回来。

用宋小宝的“海参炒面”鬼才逻辑,四舍五入就相当于没放了。(误)

这种只提凑假不提补班的修辞手法,使本质上的假期调整一下子变成了“馈赠”。多少人刚刚看到消息时欣喜不已,等到连上六天班的时候才彻底崩溃。

另一批人烦恼的不是假期调整,而是今天已经3月22日了,离五一只剩一个月的时间。很多人在去年年底公布放假计划的时候,就已经早早筹备好了假期,突然的调整假期让他们措手不及。

就比如有人专门请年假凑出了五一前的错峰出行安排,突然变化的新规下来后,假也白请了,机票酒店也白定了↓↓↓

有人计划好了在5月5日的周日办婚礼,突然邀请好的来宾都需要去周末补班了,只能改掉算了半年的良辰吉日,重新发请帖,连婚宴的酒店都不一定还有排期。

更惨的还有本准备在五一前后周末举办的各大音乐节,本来艺人邀请、场地报批、门票售卖等等详尽的准备都做好了。

想要临时改期难度已经太太,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做下去,尽管到时要面对的可能是观众席空空的惨状。

无数网友叫苦不迭,唯一没有出现反对声音的地方,或许就是旅游业了。

根据@去哪儿网数据显示,放假消息公布的一个小时内,国际航线机票搜索量就上涨了10倍。今年的五一小长假,各大景点将再次挤成一锅粥,已经成了必然。


02

众口难调的公休日

《庄子·齐物论》中曾记载着这样一个故事——

宋国有一个养猕猴的人,因为养的猕猴太多而家财匮乏,打算限制猕猴的食物。他对猴子说,早上给三个橡子,晚上给四个橡子,猴子大怒;直到他说早上四个晚上三个,猴子才欢喜。

这就是著名的“朝三暮四”典故,意思是实质不变、用改换眉目的方法使人上当。

很多人用朝三慕四形容这次奇葩的调整,可实际上放假安排本就是一个众口难调的事情,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期待。

时间回到去年年底,当国务院公布因为2019年5月1日是个周三,所以劳动节没有和周末连在一起放的时候,就曾引发众人不满。

纷纷吐槽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一天假期,连个短期旅行都出不去,还算什么小长假。


事实上,因为关乎亿万劳动人民的切身利益,节假日休几天、怎么休,一直是人们热议的话题。

中国的法定节假日分为两种,一种是节日性假日(如春节、国庆节、劳动节),另一种则是周末。

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文革刚刚结束时,中国人甚至连双休都没有。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上班族每年只有两个长假,即春节、国庆各放三天,平时为每周日放假,单休时代一直延续到1994年才结束。

因为周末有太多的家务事要忙碌,80年代末还流行这样一个说法:“战斗的星期天,疲劳的星期一”,社畜们的疲惫可见一斑。

1995年,为了跟上国际潮流,我国开始正式施行双休日制。这时的中国人才开始有了“度周末”的意识,旅游市场呈现井喷式增长。

有关部门看到了休假可以拉动内需的作用,于是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1998年国务院又颁布了《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决定将春节、五一、十一的休息时间与前后的双休日拼接,形成7天长假,黄金周就此出现。

自那开始,中国人的出行热情急剧增长,也同时造成了哪儿哪儿都堵的尴尬场景,黄金周渐渐变成“黄金粥”。

终于在2008年,中国的休假制度又一次发生变革。

五一七天长假正式被取消,变成了三天小长假,然后增加了清明、端午两个假日,以便群众出行,也不至于过多影响经济和社会的正常运行,安排沿用至今。

03

想好好放个假,怎么就这么难?

经过多次改革后,目前的节假日制度虽然已经渐渐趋于稳定,但依然没有让所有人满意。

这些年来,“长假不够用”、“就算想出游也抢不到票”的声音始终不绝于耳。

曾有专家建议,采用分时休假的办法,即由民众在每年固定的休假天数中,自己选择休假时间;

也有人提议应恢复原来的五一黄金周,并在8月增设“避暑黄金周”,毕竟这6、7、8、9四个月的漫漫长夏实在是过于难熬,但最后都没有再推动假期安排的改变。

更让众人抵触的是,与长假们应运而生的补班制度。

正所谓“有借必有还”,曾经的五一七天长假,变成3天小长假,刨去周末和补班又只剩下一天。每年“节日及纪念日放假”总数29天中,货真价实的的“假日”其实只有11天,剩下的18天都是从周末“挪假”而来。

名不副实是一方面,挪假造成的诸多不便,也让集中式的“被休假”和“被上班”受尽吐槽。

根据两年前中青报的调查,将近7成网友对挪假造成的“假期和工作日安排不均衡”不满意。

为了避免拆东墙补西墙的出现,邻国日本就会把“成人节”、“海之节”、“敬老节”、“体育节”等法定节假日定在周一,这样便可以在不挪用双休日的情况下让工作者连休三天。

可2019年,中国员工要面对的情况却是:有6个周末要上班,总计要面对1个7天的工作周和3个6天的工作周。经常出现上了6天班,才到星期四的局面。

这种情况不但与劳动者已形成的固有的生活习惯相悖,根据《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第三条:“职工每日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40小时”和《劳动法》第三十八条:“用人单位应当保证劳动者每周至少休息一日”。一周之内7天连续上班,也显然不符合这些规定。

如果你遇到一个把法定放假规定当耳旁风的老板,就更惨了。

对于上班时间996或是单双休的公司来说,如果恰好五一那周是双休的,那就意味着:假前要连上9天班,假后连上7天班。

这样拆拆补补回来的4天假,反而会把人累死。

04

最“勤劳”的中国人

坊间一句嘲讽“挪假式放假”的打油诗,是这么说的:

“一张表,一支烟,节假调休想半年;休周六,换周三,想要放假难不难。”

说到底,盲目鼓励加班、可供自己支配的休息时间越来越少,才是人们如此在意放假通知的根本原因。

而当每次小长假安排引发争议的时候,舆论对严格落实带薪年假的呼声就会应声而至。

毕竟当前的休假制度已经让中国式假期量少质低,这时候如果能有几天可供自由支配的带薪年假,也不至于落得这么多牢骚。

这本是最理所应当的要求,因为带薪休假早就是写在劳动法中的原则性规定。

但一方面,中国的休假天数本就低于全球平均数。根据@新华网统计,全球62个国家和地区工作10年的职工带薪年休假平均为19个工作日,而我国只有10天,排在倒数第四位。

企业出于追求利润的本性,在带薪年假的落实上,也常常是各种克扣。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调查,2018年是《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实施十周年,可实际上40.1%的受访者都表示“没有带薪年休假”。“有带薪年休假,可以休,且可自主安排”的职工仅占到了全国的31.3%。

跨年自动清零、年假被指定或冲抵、跳槽后年假缩水、占用年假不三倍补偿,越来越成了中国企业的常态。

有人苦苦地凑年假,还有的社畜连最基本的双休都享受不了。

就像今年两会期间,有人大代表提出建议称:建议周休日实行“隔周三休”。即一周公休一天、次周公休三天,形成“1+3”的循环休假模式。很多人就叫苦到:“那我们老板怕不是要安排成1+0了。”

大家害怕的是,总有人能想尽方法,只为阻止放足个理所应当的假期。

那句调侃的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欧洲人工作是为了更好地度假,中国人度假是为了更好地工作。”

被誉为“全球最勤劳”的中国人,在面对休假这件事上,早就被习以为常的“占用休息时间”压迫得敢怒不敢言。

在这种全民加班加点的现状下,多少人就算委曲求全不敢休,也不敢主动维护自己的休假权益,更别提什么从来没见过的加班费了。

唯有当被补班和加班折磨到痛不欲生的时候,才敢发出一句灵魂质问:中国人想要好好放个假,怎么就这么难?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