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超级月亮”只是占星师杜撰名词,本身并不“超级”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9日 01:35   凤凰网

 

 

▲图/视觉中国

继1月21日后,本年度第二场“超级月亮”,也是年度“最大最圆月”,将于今晚(2月19日)现身天宇,与“元宵夜”上演“巧遇”好戏。很多人翘首盼望今天晚上的“超级月亮”来临,并解锁了各种观测秘籍。

超级月亮不超级,满月也并不适合观测

元宵节,顾名思义,是农历新年第一个满月之夜。“元”就是第一,“宵”就是夜晚。元旦、元月里“元”都这个意思。民俗里吃“元宵”,正是取这个“元”为“圆”的谐音。

满月当然也是圆的,按照“超级月亮”的说法,因为月亮在椭圆轨道上绕地球运行,在近地点的时候,离我们更近,看起来也就越大越亮。比起它离我们最远的时候,变大了14%,变亮30%左右。

这数字看起来挺“科学”的,可是你要了解月亮本身大小,就知道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月亮大小,用角度(角直径)来描述,平均只有半度。这是什么概念?我们用的量角器,把圆周分成360度,半圆平角是180度,月亮大小其实只有0.5度。你有兴趣可以在纸上画个半度的角来瞧瞧。所以,月亮“小”到什么程度?你伸长胳膊,举起手指头就能把月亮盖住。

这么“小”的月亮,即便是它变大了一点儿,我们的眼睛也是完全觉察不出来的。亮度也是一样。所以如果你期待着看到“令人震惊”的大月亮,那注定是要大失所望的。

占星师发明的名词,没有科技含量

“超级月亮”(Supermoon)这个名词,是美国的一名以占星为生的人理查德·诺艾尔在1979年提出来的,他杜撰了“超级新月”(近地点附近看不见的月亮)和“超级满月”(近地点附近看得见的大月亮)。占星师杜撰这些名词,是为了让顾客以为这样的月亮对于个人情绪、运气甚至性命有什么重要影响,从而更好地收智商税。

结果,“超级月亮”这个名词影响越来越大,连天文界乃至美国宇航局(NASA)都接受了,当然做了部分定义修正,它大致相当于“近地点附近满月”。

可是,即便是根据修正之后的定义,一年里也有好几次“超级月亮”。我们别忘了,一年里总共才十二三次满月,这么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观测效果的“超级月亮”显得华而不实。借用哲学里“如无必要,无增实体”的奥卡姆剃刀来说,对于这样毫无科技含量和观测效果的杜撰来说,真的是“如无必要,别乱起名”。

 

 

▲图/视觉中国

月亮曾经是先民制定历法的依据

满月,对于我们来说,尤其是对于先民来说,当然很重要,要不然也不会有“元宵节”这个传统重大节日了。

实际上,古代历法中,月这个时间单位,最初指的就是月亮的圆缺周期(天文名词叫朔望周期)。大多数古代民族都是看月亮圆缺来计算时间的,我们三月三、端午、七夕、九九重阳,都是跟这个周期有直接关系。《千字文》开头里“日月盈仄”,盈就是满月,仄是太阳西下。

从古罗马的凯撒大帝开始,欧洲改用了公历。公历虽然保留了“月份”(month),但事实上放弃了月亮朔望周期。所以,在欧洲月亮朔望周期取消之后,民俗里产生了“蓝月亮”这个画蛇添足的名词。

这个概念最初指“一个季度中出现4次满月时,第3个满月才被称作蓝月亮”,如今又指“一个月的第二次满月”。无论哪种概念,在天文学常识看来都不稀奇,因为公历除2月之外,一个月30天或31天,而月亮朔望周期平均只有29.53天,平均两三年必然会出现一次“蓝月亮”。巧合之时,一年两次“蓝月亮”也会存在。在用月亮周期计算日子的古代历法中根本不会有“蓝月亮”这个概念。

 

超级月亮也好,蓝月亮也罢,这类“人为杜撰名词”,实际上损害了科学的严肃性,也没有带来真正的观测乐趣。

“元宵节”对古人之所以是乐趣,因为古人没有路灯,所以有“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美好意境。可是,从天文观测效果来看,满月不适合用望远镜观测,月亮上此时正值阳光直射,环形山几乎没有影子,看起来平淡无奇。避开满月附近这几天,比如,初七前后,就可以看到环形山投下了比较长的影子,特征就清楚了。

所以,也不必过分在意什么“超级月亮”,还是时时仰望星空吧。这既可以召唤我们对星空和月亮的亲切感以及现代的科学观测乐趣,还能顺便治疗一下低头太久而疼痛的颈椎,何乐而不为?

□孙正凡(科普作家)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