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男子印魔术道具假币遭公诉,曾取保候审三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9日 02:46   凤凰网

原标题:男子印魔术道具假币遭公诉,曾取保候审三次,背嫌疑生意受影响

每日人物游芳芳报道

2018年12月29日,在家取保候审两年的他,连同自己的妻子,因印刷“魔术道具”人民币被山东临沂兰山区检察机关以伪造货币罪提起公诉。此前一星期,警方曾让崔善村到公安局确认查获的纸币数额并签字。

此前在2016年7月,崔善村因受人委托印刷“魔术道具”人民币,物流寄送过程中包裹破损,被警方发现立案调查。当年9月30日,包括妻子在内二人,还有五名工人被刑事拘留一个月,之后三次获取保候审。

取保候审期间的崔善村,坚认自己只是受委托印刷“魔术道具”,并非刻意伪造货币。

这两次取保候让他的生意受到影响。两年来,他背负着伪造货币嫌疑人的帽子,被人指指点点。

1月份收到的起诉书显示,警方从崔善村处查获面值百元人民币9069.86万元、面值五十元人民币14.45万元、面值百元的美元501.33万。如罪名成立,可判处无期徒刑。

 

 

崔善村印刷的魔术道具假币/受访者供图

崔善村的代理律师徐昕告诉每日人物,单纯按照面额这会是一个数额巨大的货币伪造案,但该案不符合伪造货币罪的条件。

徐昕补充,崔善村只从中获利2000多元,且他是受人委托制造,纸币尺寸、厚度包括模板都是按客户要求提供的,动机上不存在主观故意。另外,由于纸币上印有“魔术道具”,制作粗糙,材质低劣,常人可分辨出是个玩具,难以破坏货币的公共信用。

他强调,警方从银行收缴的145张假币,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崔善村印刷的,因此会对为崔善村无罪辩护。目前期待检方撤诉。

而这次事件之后,崔善村表示“不会再接这样的单子。”如今他也一直在等检方撤诉的消息,他坦言,如果按照检方起诉的罪名,对他的家庭将是一场“灭顶之灾”。

以下是每日人物与当事人崔善村的对话:

每日人物:你什么时候收到起诉书的?当时你和家人是什么反应?

崔善村:今年1月份是到法院取的起诉书,当时我是没想到会这样,我妻子看后挺害怕的,上面是以“伪造货币罪”起诉的。

每日人物:起诉之前,有什么迹象吗?

崔善村:在检方的起诉前一星期,就是去年12月下旬,警方让我到公安局签字,确认被查到的纸币数额,原因是检察院让警方协助调查,当时我还没怎么担心。

每日人物:两年前警方来厂里调查时,你当时知道魔术道具的假币出问题了吗?

崔善村:他是直接去我厂子。当时工厂在正常生产,他就说公安部要来我们厂子里搜查,(来了)找到魔术道具“假币”以后,他就把我们拉到公安局进行调查。

每日人物:去警察局配合调查的时候,当时心里是怎么想的?

崔善村:当时我并不是很害怕。配合警方口供这录口供时,也说那些是魔术道具。

每日人物:后来案件调查曲折,被拘了一个月不说,还有过三次取保候审,为什么这么反复?

崔善村:之前两次是检方都说证据不足,退回继续侦察,当时我听到取保候审的消息还是比较开心的,因为咱确实没有伪造货币的目的,只是以印刷品和客户合作,我卖的是一分钱一张的印刷品。

每日人物:取保候审后,对你的生意有什么影响?什么时候工厂恢复生产?

崔善村:两次取保候审对我生意还是有一定影响的,当时外出谈业务受到限制,被刑拘一个月电话打不通,客户联系不上我,刑拘前接的订单无法按时交货,客户理解不了,很多客户解除合作关系,订单少了,那一年营业额跟之前比下降了三分之一。现在生意也是不如以前。

之前厂子停了,被拘留出来两个月后,警方才把厂子的钥匙还给我。因名声不好,不好招工,主要是老员工过来帮忙。

每日人物:在2016年警方立案之前,你有做过类似生意吗?本地同行有做这方面纸币印刷的吗?当时是否考虑过它的风险?

崔善村:我之前没接过,本地同行之前有做冥币和儿童教具的,当时没想过风险。因为其他的客户没找我之前,他肯定也去找过别人印。

每日人物:当时接到这单子时,客户要求你按照魔术道具的功能来制作吗?

崔善村:是,客户是这样跟我要求的,他说一部分正面印五十背面印一百,尺寸大纸张厚。当时我考虑的是道具它肯定需要这样的,不然那些魔术师怎么能拿十块钱变成一百的,这也不现实。

每日人物:你接到委托后,有意提醒客户印刷时跟正常的人民币区分开吗?

崔善村:对方给我订单,按他们提的要求,客户让我怎么做,我就是怎么做的,他让我印大,我就印大,让我纸张厚,我就纸张厚。

 

每日人物:经历这三次取保候审,还有这次起诉,你压力大吗?

崔善村:这两年一直背着伪造货币嫌疑人的帽子,被人指指点点。

我主要担心罪名一旦成立,对我家简直是灭顶之灾,家里基本靠这个厂,上有老下有小,父母身体也不好,孩子尚未成年。虽然心里受到这些压力,但是家庭老人和孩子的生活都需要我的照顾,还得继续工作。

每日人物:目前还在做印刷广告的工作吗?这件事情过去后,还接这样的单子吗?

崔善村:还在做。再有这种单子肯定是不接了。

每日人物:目前,你的辩护律师为你做无罪辩护,你觉得有希望吗?

崔善村:希望肯定是有的,因为我没有做(造过假币)。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