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国种子大量依赖海外 美国玉米品种已覆盖粮食主产区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1日 00:23   侨报

【侨报网综合讯】中国权威媒体通过走访发现,中国的主要作物中,水稻、大豆种子基本是国产品种,小麦的品种国产化率也较高,玉米、马铃薯种子部分依赖进口,不少蔬菜品种严重依赖洋种子。作为现代农业的基础,中国农业“卡脖子”问题引起了专业人士的关注。

近年来,国际种业巨头控制中国种业市场来势凶猛。包括全球种业前十强在内的70多家国际种企进入中国,一大批洋种子渗透到田间地头。美国先锋公司20余个玉米品种已全覆盖中国粮食主产区东北、黄淮海地区。

2018年9月21日,布朗斯堡豆农在收割大豆。(图片来源:美联社)

中国很多种子大量依赖海外

《瞭望》周刊报道,黑龙江省克山县素有“中国马铃薯种薯之乡”的美誉,但该县种的马铃薯种子却多是来自美国的大西洋品种。在该县今年种植的3万亩马铃薯中,大西洋品种约占种植面积的1/2……

美国先锋公司选育的杂交玉米种子“先玉335”推广至今已十余年,是东北、华北玉米产区种植的主要玉米品种,在部分地区已成第一大品种。甚至有的东北育种工作者自嘲:“我们不用搞育种了,一个‘先玉335’就够了。”

河南省农业科学院小麦研究所所长雷振生介绍,虽然小麦种子国产化程度较高,但西部麦区一些地方也存在进口麦种。“过去,我们的主食品种主要是馒头、面条,原料以中筋小麦为主。近些年,随着生活水平逐步提升,老百姓的需求也丰富起来。用于制作饼干、面包的强筋和弱筋小麦需求量大增,国内品种跟不上。”

而蔬菜种子对海外的依赖更显严重。辣椒、洋葱、胡萝卜、茄子、番茄、马铃薯、西兰花……这些老百姓餐桌上最常见的蔬菜,不少都是洋种子长成的,甚至有的基本上全部依赖进口。

今年,黑龙江省海伦市向秋蔬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种了1万多亩辣椒,其中1700亩尖椒和近1000亩圆椒使用的是以色列种子。“国外种子确实好。以尖椒为例,国内尖椒种子只能采两茬,国外种子可以采三茬,而且外形好看、市场认可度高,销售好价格高。”该合作社理事长高向秋说。

洋种子不仅占据了较高的市场份额,价格也远高于国内种子。高向秋曾种过一种进口辣椒,一亩地仅种子成本就1500多元。算下来,一粒进口种子就要2毛钱。“播种时,国产种子是拌着沙土撒,进口种子就得一粒一粒摆,生怕浪费了。”她说。

图为伊利诺伊州生产玉米的农场。(图片来源:美联社)

中国国产种子研发能力和海外差距还很大

虽然目前中国国产种子研发能力在逐步增强,市场占有率也稳步提升,但总体上和海外其他国家种业企业差距还很大,而导致这种差距的原因主要在一些几方面:一是原创性种质相对稀缺。尽管中国物种资源丰富,但许多地方品种正在快速消失。据中国第三次农作物种质资源普查(实施期限为2015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初步调查,在湖北、湖南、广西等六省份375个县,71.8%的粮食作物地方品种消失,其中不乏优质、抗病、耐瘠薄的特性品种,种质资源保护面临新挑战。

二是国家对育种的长线支持力度需加强。雷振生认为,育种是一个长期工作,但目前育种项目支持大多是短期的。如果项目资金支持不连贯,种子资源一旦丢失,便很难恢复。”

三是企业综合竞争实力不强,研发投入有限。相关调研数据显示,中国前50强种业企业年研发投入为15亿元人民币,仅接近原美国跨国农业公司孟山都公司的1/7。

四是科研机构和企业缺乏有效协作。据介绍,海外种子研发多是在大公司,种子资源的收集源于百年积累,起步早、科研投入大。而中国商业化的农作物种业科研体制尚未建立,技术、资源、人才向企业流动不畅。

五是人才支撑力度不足。目前中国科研育种人才主要集中在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且年龄普遍偏大,企业商业化育种人才紧缺,年轻一代育种创新人才支撑尤显不足。

六是海外种质资源管控越来越严。黑龙江省农科院克山分院的“国家种质克山马铃薯试管苗库”,承担着马铃薯种质资源基础性研究工作。该院副院长刘喜才介绍,目前苗库已收集国内外马铃薯种质资源2600多份,其中不少是有助于育种研发的海野生种质资源。但近年来,海外对种质资源控制越来越严,获取国外种质资源越来越难,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国育种研发。

第一夫人梅拉尼娅身穿红色法兰绒衬衣与白宫里的孩子进行花园活动。(图片来源:美联社)

专家:中国应及早动手防“断种”

种子是农业的基石,现代种业是国家战略性、基础性产业。原农业部数据显示,中国种子市场初步预测价值超过600亿元人民币。过度依赖进口种子,将导致中国不能掌握部分种子的价格主动权和市场话语权,不但可能给种植大户带来经济损失,更蕴含“断种”风险。

“没有优良的种子,不仅粮食安全保证不了,农业安全也可能被别人扼住要害。”这是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等多位专家的共同观点。

近年来,中国现代种业体系加快构建,种业得到快速发展。但以生物育种技术为核心的全球种业科技创新日新月异,海外大型种业企业跨界重组日益加剧,强强联手抢占全球市场,中国民族种业仍面临严峻挑战。农业专家建议,应尽早通过突破关键技术、创新体制机制和深化市场改革,提升育种技术和实力,确保中国种业安全。具体可从以下三方面入手:

首先,继续强化相应扶持。雷振生建议,国家对育种科研要加大长线支持,确保育种项目能真正“开花结果”。

其次,中国应对严重依赖进口的种子设立重大专项,引进专业人才,重点攻关,加速我国种业赶超国际先进水平的进程。

其三,面对目前种质优势越来越掌握在海外大型跨国企业手里的现实情况,中国的优势种质资源加大保护力度,防止被获取。同时,加大力度保护已育成的新品种,保证种业良性竞争;对侵犯新品种权的行为加大惩罚力度,让违法者不敢再犯。

此外,理顺科企协作机制,改变育种机制与研发模式。专家建议,在现有的基础上进一步出台政策,打破科研院所和企业界限,建立完善科企紧密合作、收益按比例分享的商业化育种科技创新组织体系。(完)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