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劉少奇長女去世:從小被賣做童養媳,中年家破人亡,遺願讓人淚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11日 05:00   鳳凰網

誕生於血雨腥風的年代,經歷了幾十年的甘苦榮辱,劉愛琴在晚年對一切都已淡然。她曾不止一次地想,如果自己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兒,這一生就不用那麼辛苦了。但作爲劉少奇的女兒,特殊的身份讓她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

|作者:二水

|編審:蘇睿

6月11日上午,多家媒體從知情人處獲悉,劉少奇長女劉愛琴於6月7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3歲。

據劉愛琴親友方面介紹,老人家生前希望將遺體捐獻用於醫學教育研究工作,家屬方面已遵照老人遺願將遺體捐獻。由於處於疫情期間,其餘後事一律從簡。

劉愛琴的一生充滿了坎坷與波折。以前,她常會想“如果生在普通百姓家,也許這一生不必這麼辛苦”。到了晚年,再回看那些過往,她說“都過去了,這把歲數,不在意了”。

 

從未見過生母

在中共領導人的子女中,劉少奇的幾個孩子受到的磨難恐怕是最多的。

劉少奇一生有過6次婚姻,養育了9個子女,其中第一任妻子何寶珍留下了兩男一女,即長子劉允斌、長女劉愛琴、次子劉允若。

何寶珍兒時家境貧寒,小小年紀被賣給地主家的傭人做童養媳。16歲那年,經過再三堅持,她終於和地主家的傭人解除童養媳關係,恢復自由身。

1918年,何寶珍考入衡陽省立第三女子師範學校。她一邊學習,一邊積極參加學生運動。4年後,她因參加揭發校長貪污腐化醜行,被校方監禁。

後來,經過衡陽黨組織營救,何寶珍得以脫身,並前往長沙,投靠在時任中共湖南支部書記毛澤東的家裏。在那裏,她的政治覺悟和理論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並加入中國共產黨,和楊開慧一起幫助毛澤東整理文件、資料。

一天,何寶珍見到了從蘇聯學習歸來的劉少奇。端莊秀麗、朝氣蓬勃的何寶珍,讓時年24歲的劉少奇心中頓生好感。

1922年9月,毛澤東派劉少奇、何寶珍赴安源同李立三一起領導工人運動。在共同的事業和鬥爭中,何寶珍與劉少奇的感情日益深厚,並確認了戀愛關係。1923年4月,這對有情人喜結良緣,並有了3個可愛的孩子。

1927年,大革命失敗後,何寶珍將1歲的劉愛琴交給漢口一個工人家庭撫養,自己則化名“王芳芬”隨劉少奇到上海展開地下運動。1933年,何寶珍因被叛徒供出,遭到國民黨抓捕。1年後,年僅32歲的何寶珍在南京雨花臺英勇就義。

何寶珍去世後,她和劉少奇的3個孩子也下落不明。後來,經過周恩來的一再努力,終於在1938年找到了劉愛琴。

原來,撫養劉愛琴的那戶人家生活貧困,不得不將她賣給漢口一戶小康人家做童養媳。可那家人對劉愛琴並不好,幹活和捱打成了她的日常生活。寒冬臘月裏,不到10歲的劉愛琴穿着單褲單鞋,挑着有她半人高的水桶去打水,兩隻手凍得通紅,手上、耳垂上長了許多凍瘡……

周恩來把劉愛琴領回家後,鄧穎超爲她洗臉、洗澡、梳頭、換衣服,劉愛琴後來一直叫鄧穎超“鄧媽媽”。除了照顧劉愛琴的生活,鄧穎超還會在工作之餘給她講母親何寶珍生前的事,告訴她母親是位英勇的烈士。在以後的許多年裏,母親雖然在劉愛琴的腦海裏是一個模糊的形象,但她對母親有着很深的感情。

 

父親是我最親的親人

1938年,劉愛琴由黨組織安排送到了延安,那是她出生後第一次見到父親劉少奇和大哥劉允斌。在父親的身邊,劉愛琴學會了書寫自己的名字。

1年後,劉少奇因擔任新四軍政委,要到前線去,劉愛琴也和哥哥被送往位於莫斯科的前蘇聯莫尼諾國際兒童院。

· 劉少奇與兒子劉允斌(左),女兒劉愛琴(右)在一起。

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的家人,又面臨着分別。劉愛琴後來回憶,“我當時真的不願意離開父親。我很愛我的父親,在這個世界上,他是我最親的親人。父親對我很溫和,他對我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孩子要好好學習,長大了要爲人們服務,一切爲公!’”

莫尼諾國際兒童院是專門接收全世界共產黨人後代的地方。最初,劉愛琴和其他孩子們一起學習、玩耍,過得很幸福。但隨着1941年衛國戰爭爆發,一切都發生了改變。

年齡大一些的男孩子都要參軍上前線,女孩子們就做一些慰問傷病員的後勤工作。劉愛琴還爲蘇軍縫過棉襖,做過冬天打仗用的白色斗篷、手套。那段時間因物資短缺,她曾和其他人一起在地裏挖土豆充飢。

1945年,衛國戰爭結束,劉愛琴考入莫斯科通訊技術大學經濟系。4年後,劉少奇爲與蘇共商討新中國建國事宜祕密前往蘇聯,並將10年間不曾謀面的劉愛琴帶回了中國。

剛回國那會兒,穿着洋裝和高跟鞋的劉愛琴可以講一口流利的俄語,中國話卻說得結結巴巴,中國字更認不得幾個。

· 劉愛琴(左)、王光美(中)和劉少奇在一起。

爲了幫她儘快融入社會,劉少奇讓妻子王光美找來許多書,一個字一個字地教她認字。在認字的同時,王光美還給她講一些革命理論,比如:什麼是階級,階級是怎麼劃分的,社會共分成哪些階級,等等。每天學習完,劉愛琴都要認真做筆記寫心得。後來,她考入中國人民大學計劃系。

雖然劉少奇此時已是國家領導人,但他對愛女嚴格要求,不讓她講特殊。

有一次,劉愛琴讓劉少奇身邊的工作人員幫忙買了一身絨衣絨褲,劉少奇知道後嚴厲批評了她:“你花的錢,不是我的,是人民的錢。你知道我並沒有錢,連我花的錢都是人民的。自己已經有了的,就不要去買,儘量不去花人民的錢。現在人民還窮。”

劉愛琴讀書期間,學校考慮讓她從預備黨員轉正,劉少奇卻認爲女兒“不夠艱苦樸素,思想上天真,政治上幼稚”,校系黨支部接受劉少奇的意見,沒有讓劉愛琴通過。

劉愛琴知道後,痛定思痛,決定要做出個樣子給父親看。

大學畢業後,她被分配到國家計劃委員會綜合局工作。過了幾年,她主動響應國家號召,報名參加幹部支援邊疆建設。

沒多久,劉愛琴就被派往內蒙古。這一去就是近20年。

 

家破人亡

在內蒙古,劉愛琴參加了一個調查組。她下到基層,和大家一樣住土坯房,在機關大食堂吃玉米麪、高粱面窩頭和土豆燴白菜。因工作表現積極,她在1966年從預備黨員轉正,成爲名副其實的共產黨員。

可劉愛琴還沒來得及和父親分享這份喜悅,他們就被突如其來的運動鬧得家破人亡。

劉少奇被批鬥後,大街上也出現了說劉愛琴是蘇聯特務的大字報。再後來,她被“隔離”、撤除黨籍,造反派還對她嚴刑拷打,讓她承認劉少奇有6次叛變。劉愛琴相信父親是被誣陷的,不肯答應,就被那些人打到牙也沒了、腰也壞了、小便失禁。

在劉愛琴被隔離審查的同時,哥哥劉允斌的厄運也無從避免。殘酷的精神折磨使他生不如死,1967年11月21日清晨,他臥軌自殺。

弟弟劉允若是劉少奇9個子女中命運最爲悲慘的一位。

1967年初,只因江青的一句“劉允若不是好東西”,他就被投入監獄,一關就是8年,整個人生都毀了。從監獄出來後沒幾年,他死在了自己獨住的農家小院。

1969年11月,劉少奇死後兩三天,有人悄悄告訴劉愛琴,“你父親死了”。

家人相繼離去,讓劉愛琴備受打擊,身在異鄉的她只能一個人躲在被子裏小聲地哭了兩天兩夜。第三天,她便擦乾了眼淚。當時的她只有一個信念:自己不能死,要等到真相大白的那天。

直到1979年4月,當時在河北師範大學任教的劉愛琴接到了“徹底平反、恢復黨籍、恢復公職”的通知。第二年,劉少奇也完全恢復了名譽。可此時的劉愛琴,已年過半百,頭髮花白。

此後,劉愛琴轉調北京,在中國人民警官大學(現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俄語,直到退休。

誕生於血雨腥風的年代,經歷了幾十年的甘苦榮辱,劉愛琴在晚年對一切都已淡然。她曾不止一次地想,如果自己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兒,這一生就不用那麼辛苦了。但作爲劉少奇的女兒,特殊的身份讓她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

2009年,在出版社的邀請下,劉愛琴出版了一本書——《我的父親劉少奇》,算是對父親的追憶和懷念。

回顧劉愛琴的一生,有很多時候是被父親決定和牽連,有人曾問她,是否會因此在心裏責怪父親?

劉愛琴回答:“父親始終是父親,他的很多決定,在他的角色看來,有他的理由。一個女兒怎麼能怪自己的爸爸呢,我沒有怪過他。至於牽連,那是時代的悲劇,不是父親的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