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武漢金銀潭醫院院長:身患絕症、妻子被感染,抗擊疫情最前線奮戰30余天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28日 04:22   鳳凰網

隱瞞了身患漸凍症的病情,

顧不上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妻子,

武漢市金銀潭醫院

黨委副書記、院長張定宇

堅守在抗擊疫情最前沿

用漸凍的生命,

托起信心與希望。

“我必須跑得更快,才能跑贏時間;我必須跑得更快,才能從病毒手裏搶回更多病人。”

1月26日,大年初二。

自2019年12月29日轉入首批7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以來,武漢市金銀潭醫院600多名醫護人員,已在抗擊疫情的最前沿奮戰了29天。

這裏是武漢最大的專科傳染病醫院,目前收治的全部爲轉診確診的患者。

晚上9點,57歲的院黨委副書記、院長張定宇帶着疲憊,一瘸一拐走向記者。突然,手機鈴聲響起。

“您家莫急莫急,在醫院門口?我馬上安排人出來接。”

“搞快點,搞快點,這個事情一哈都等不得,馬上就搞!”

濃眉,黝黑,風風火火。一小會兒,他接打了6個電話,整個走廊都能聽到他在喊。

1月27日晚,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張定宇在等待危重病人轉運時接到病人心跳停止的緊急電話,抓緊聯繫協調處理。(湖北日報全媒記者柯皓攝)

“雷厲風行”,是同事們對他的一致評價。

“全院都曉得我性子急,嗓門大。”從小在武漢礄口長大的張定宇笑着爲自己打圓場。

“性子急,是因爲生命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他沉默了一會兒,平靜地提起那個埋在心裏的祕密:“我是一個漸凍症患者,雙腿已經開始萎縮,全身慢慢都會失去知覺。我必須跑得更快,才能跑贏時間,把重要的事情做完;我必須跑得更快,才能從病毒手裏,搶回更多的病人。”

在疫情中“逆行”的29天裏,張定宇往往凌晨2點剛躺下,4點就得爬起來,接無數電話,處理各種突發事件。

就在他日夜撲在一線,爲重症患者搶出生命通道時,同爲醫務人員的妻子,卻因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在十幾公里外的另一家醫院接受隔離治療。

“身爲共產黨員、醫務工作者,非常時期、危急時刻,必須堅決頂上去!”

1月24日,除夕夜。

晚8時許,張定宇接到武漢市衛健委的電話,解放軍海陸空三支醫療隊共450人,分別從上海、重慶、西安三地乘軍機星夜馳援武漢醫療一線,於當晚23時44分抵達武漢天河機場。其中,陸軍軍醫大學150人醫療隊將奔赴金銀潭醫院。

張定宇和團隊受到極大鼓舞。“近一個月,醫護人員嚴重不足,日常狀態下,護士2小時交接班一次,現在則需拉長至4至5小時,醫生就更辛苦,嚴重的體力透支也會增大感染風險。”他說,解放軍來了,壓力將減輕不少。

晚10時許,張定宇再次接到電話,醫療隊136名醫護人員凌晨2點抵達武漢,進駐金銀潭醫院。

安頓完醫療隊住下,已是凌晨3點。

1月25日,大年初一。

“騰空病區的兩層樓面,搞好清潔消毒!”一大早,張定宇就開始爲進駐醫療隊調整空間排布。

1月26日下午1時,陸軍軍醫大學醫療隊成建制接管該院兩個病區,經過3個多小時準備,第一批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20名患者轉入。下午2點,上海醫療隊正式接手武漢金銀潭醫院老病房,共兩個病區約80張牀位。

截至26日晚11時,金銀潭醫院當天接收53名轉診患者,累計收治患者657人。

“夜裏還有一批病人要轉過來,估計今天要達到70多人。”張定宇從會議室的窗戶望出去,不遠處的南樓、北樓和綜合樓,21個病區,燈火通明。

火線48小時,張定宇兵不卸甲、馬不停蹄。

“身爲共產黨員、醫務工作者,非常時期、危急時刻,必須不忘初心、勇擔使命,堅決頂上去!”

張定宇告訴記者,全院240多名黨員,沒有一個人遲疑、退縮,全部挺在急難險重崗位。“有國家強大的動員能力、科技研發實力和雄厚的經濟實力,廣大黨員幹部羣衆衆志成城,疫情終將會被我們戰勝!”

張定宇的雙眼佈滿血絲,眼神堅毅、沉穩。

“傳染病不是絕症,當前我們最需要的,是消除恐懼。”

2019年12月,武漢部分醫療機構陸續出現不明原因肺炎病人,引起張定宇的高度警惕。在那之前,他剛剛應對完12月初爆發的冬季甲流。

當月29日,來自華南海鮮市場的首批7名不明肺炎患者,轉入金銀潭醫院。4天后,該院正式開闢專門的病區。

憑着多年在傳染病領域的專業經驗,張定宇感到這個病不簡單。他一邊叮囑醫務人員加大防護,一邊帶領大家率先採集了這7名病人的支氣管肺泡灌洗液,並送往中科院武漢病毒所進行檢測。

“爲什麼要採集肺泡灌洗液?因爲我們發現,一些病人在做咽拭子檢測的時候是陰性,但病情卻在持續加重,肺部CT異常,我們懷疑病毒已通過下呼吸道進入肺泡,果不其然。”張定宇說,病毒躲在肺泡裏,咽喉檢查根本不起作用,到後來病人肺部斑點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病情進化非常兇猛,但究竟這是一種什麼病毒,誰也不知道。

科學家團隊從分離樣本中,確認這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

面對新的病毒,目前沒有疫苗,也沒有特效藥。

在夜以繼日的診治中,該院醫護人員發現,他們以往用於抗艾滋病的藥物克力芝,對新型冠狀病毒有一定療效。很快,這種藥便在金銀潭醫院率先用於治療。

王立偉(化名)是華南海鮮市場的經營戶,首批7名感染者之一。他的妻子和姨妹,也在這次疫情中被確診爲新型冠狀病毒感染。

1月5日,王立偉的妻子來到金銀潭醫院,堅持要住院。張定宇看了她的肺部CT後發現,雖有陰影,但症狀較輕,建議配合藥物,居家隔離療養。

在家堅持每人戴口罩,實行分餐制。兩週後,她的血象在免疫力和藥物幫助下,恢復了正常,肺炎自愈了。

“這是我接診的輕症病人中,非常有代表性的一例。眼下,提高人體免疫力非常重要。傳染病不是絕症,當前我們最需要的,是消除恐懼。”

1月27日晚,武漢市金銀潭醫院綜合病房樓三樓,張定宇在查看危重病人病歷。(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柯皓 攝)

“如果你的生命開始倒計時,就會拼了命去爭分奪秒;同時,我很內疚,我也許是個好醫生,但不是個好丈夫。”

張定宇的雙腿,上下樓越來越艱難了。

每每有人問他,腿怎麼了?他都大手一揮搪塞說,我膝關節不好。

全院沒有一個人知道,他高低不平的腳步,緣於漸凍症的折磨。

這是一種罕見的絕症,又稱肌萎縮側索硬化(ALS),無藥可治。早期,患者可能只是感到有一些無力、肉跳、容易疲勞。漸漸地,就會進展爲全身肌肉萎縮和吞嚥困難,直至產生呼吸衰竭。

“這個病的名字真的很形象,上下樓梯的時候,腿真的跟凍住了一樣。”張定宇說,他從來不說,是因爲不想影響同事,他生來樂觀,不喜歡叫苦。

2017年,張定宇隨武漢市衛健委赴外地出差,被專家發現腿有異樣。2018年10月,漸凍症確診。

他微笑着把身體蜷縮在椅子裏說:“你看我現在長得五大三粗,慢慢地,我會像這樣縮成小小的一團。每個漸凍病人,都是看着自己,一點一點消逝的。”

“如果你的生命開始倒計時,就會拼了命去爭分奪秒做一些事!”

提起與病毒爭分奪秒的29天中內心最艱難的時刻,眼前這位硬漢,忽然溼了眼眶。

“1月13號那天,我回去得很晚,跟愛人談起院裏病人的情況,說發病的時候會很喘。她說,我也覺得有些喘。”張定宇的愛人在武漢第四醫院工作,也在疫情防控一線。第二天,她悄悄去醫院檢查,確診已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隨後入院。

分身乏術的張定宇,忙得一連三四天都顧不上去醫院看一眼。

1月15日凌晨一點多,在下班趕往四醫院的路上,張定宇的臉頰忽然一陣滾燙,那是止不住地往下淌的淚水。

“我很內疚,我也許是個好醫生,但不是個好丈夫。我們結婚28年了,我也害怕,怕她身體扛不過去,怕失去她!”

1月27日晚,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張定宇(右二)跛行前往南樓ICU病房。(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柯皓 攝)

“願用漸凍的生命,與千千萬萬白衣衛士一起,托起信心與希望。”

在金銀潭醫院北樓五病區主任魏明眼中,張定宇平常性子“非常急”,你一旦有困難向他反映,他會想方設法,立即解決。“我們這個病區剛開時,很缺人手,我一急就給院長打電話,院長馬上帶着護理部、後勤科室來現場,說病房需要什麼,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

從武漢市第四醫院副院長,到武漢血液中心主任,再到6年前來到金銀潭醫院出任院長,張定宇的白大褂,一穿就是幾十年。

在抗疫一線,他是臨危受命的白衣戰士。在災情關頭,他是衝鋒在前的白衣勇士。

2008年5月14日,四川汶川地震第三天,他就帶領湖北省第三醫療隊出現在重災區什邡市,全力搶救傷員。

1997年11月,張定宇曾響應國家號召,隨中國醫療隊出征,援助阿爾及利亞。

2011年除夕,張定宇作爲湖北第一位“無國界醫生”,在巴基斯坦西北的蒂默加拉醫院,度過了一個不同尋常的中國年。那天凌晨,他被一陣電話鈴聲喚醒。一名產婦子宮破裂出血,需緊急搶救。匆匆趕到手術室,做麻醉,穩定病人血液循環。不到30分鐘,一個男嬰呱呱墜地。

緊接着,第二臺剖腹產病人轉到手術檯,張定宇緊急給產婦側臥位做腰麻。麻醉完成,快速輸液,20多分鐘,一個新生命誕生。

看看錶,已是凌晨4時15分。換下工作服,又有一位產婦胎盤早剝、出血,需要緊急剖腹產。輸液、給氧、麻醉,手術……胎兒終於出來了,卻沒有心跳。心臟按壓、吸引、氣管插管、給氧,一陣忙碌後,手術室裏又一次響起了嬰兒的啼哭聲。

這樣一位施恩於人、充滿大愛的白衣衛士,卻總把“感恩”二字掛在嘴邊。

“很感激解放軍醫療隊的分擔,讓我這兩天凌晨1點就能躺下了,之前有時候得扛到三、四點才能睡。”

“我愛人雖然感染了病毒,但是很幸運,給她用了抗毒藥之後,有效果,我很感恩。”

“這樣的疫情和災難,無論發生在其他任何一個國家,後果都不可想像。我很感恩,當我們爲了搶救病人不顧一切,背後支撐我們的,是整個中國。”

疫情還沒發生前,有空的時候,張定宇會去徒步。他說,我很珍惜還能走路的時間。

而眼下,他要與命運叫板,在抗擊疫情的最前沿,用漸凍的生命,與千千萬萬白衣衛士一起,托起信心與希望,托起無數人的生命與健康。

你堅定的站立,我們看得見

湖北日報評論員 艾丹

金銀潭醫院,是這次疫情阻擊戰中衆人皆知的標誌性地點。因爲這是戰鬥最先打響的地方,也是“離炮火最近的地方”。

院長張定宇,一個戰鬥者,一個指揮者,也是一顆定心丸。我們在第一時間知道了金銀潭醫院,卻在一個月以後才知道他。

他知道自己患上了絕症,卻要爲患者、爲社會燃起希望之光;他阻擋不了自己的病情,卻用盡全力去把危重患者拉回來。

他的雙腿已經開始萎縮,但他站立的地方,是最堅實的陣地。

生命的守護,爭分奪秒。與時間賽跑,時間何曾給他們特別的眷顧?疫情又何曾讓他們有片刻的喘息?他們不能停下,他們要跑得更快,來不及想一下自己,也來不及回頭看一眼自己的家。

最美“逆行者”,這是我們給所有白衣鬥士的稱呼。因爲他們的逆行,我們來不及知道他們的名字,隔着厚厚的口罩和防護服,我們甚至看不清他們的臉。

當我們知道他們的故事,靠近他們的心理世界,我們就更明白他們怎樣對待職責,他們如何踐行初心、不辱使命,他們的勇敢來自何處,他們的犧牲是怎樣的無悔。

醫者無懼,醫者仁心。越是艱鉅的任務,越有沖天的豪情;越是最危險的地方,越有最英勇的戰鬥。

戰鬥如此地激烈,更多的我們,無法靠近你們的陣地,但你們堅定的站立,我們看得見。

來源: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唐曉安 李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