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第一個登上南極大陸的中國人,走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24日 05:52   鳳凰網

即將上映的電影《攀登者》講述了1960年,中國人首次登上珠穆朗瑪峯的故事。

這是中國人在克服自然界極限的道路上,邁出的堅實一步。

時間相隔不遠,在遙遠的南極洲,中國人張逢鏗同樣克服自然界極限,成爲登上南極大陸的中國第一人。

9月10日,張逢鏗在美國密西西比州病逝,享年97歲。

9月21日深夜,聽到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張逢鏗的侄子張俊傑與妻子一夜未眠。

張俊傑回憶,近幾個月,一直與伯父郵件往來,剛剛辦理完赴美看望伯父的簽證: “23年未見,最終也不能相見了。 ”

全文3039字 閱讀約需6分鐘

 

▲張逢鏗在南極探險考察時的工作照。受訪者供圖

南極有座“張氏峯”

1958年11月17日清晨,一架從新西蘭飛來的飛機,平安降落在南極羅斯灣冰岸,36歲的張逢鏗走下舷梯,踏上了南極洲。由此,在中國人進軍南極的史冊上,永遠留下了張逢鏗的名字——登上南極大陸的中國第一人。

爲了這一天,張逢鏗進行了長久的準備和磨鍊,而之後15個月的南極生活,是他永遠難忘的人生經歷。

張逢鏗參加的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的南極研究計劃,是國際地球物理年“探凍第四號計劃”的重要部分。他所在的科學考察站是伯德站,位於南緯80度、西經120度,已接近南極點,氣候極爲惡劣。他們到達後,站上共有13位科學工作者、10位後勤人員。張逢鏗是這次探險的地震測勘隊長。

從1958年11月到1960年3月,張逢鏗在南極度過了15個月的艱苦生活。後來,他在《憶南極探險》中說:“十五個月的南極生活,真是人生中一次極不平凡的經歷,我喜歡我的工作,而並不感到其苦。”

赴南極科考前,國際地球物理年“探凍第四號計劃”啓動的消息傳至聖路易大學。張逢鏗在導師麥卡文的推薦下,獲得了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的資助,正式加入這一計劃。

這支南極探險科考隊,擁有13位科學家。他是唯一從事勘探研究的地球物理和地震學專家,便承擔起了地震測勘隊長的重任。他的主要科考任務是分析震波記錄、測量重力變化、研究極地磁力及磁場,並與冰川學家配合,由對人爲地震的觀察測量而查勘出南極冰層的厚度。

15個月的探險科考被劃分爲了三個階段。1958年12月到1959年3月,他們進行南極極地深處野外探險科考工作。3個多月裏,吃、住都在被稱作“雪車”的地球物理勘測車上,大量時間均在野外冰天雪地裏度過。

1959年4月到9月,南極大陸進入爲期半年的極夜,野外工作被迫中止,科考隊員們在伯德站裏繼續工作,整理、分析、研究第一階段獲得的一手資料。這半年裏,張逢鏗靠科研、讀書活動度過,出發前,他帶去了大量音樂磁帶。

1959年11月到1960年3月,張逢鏗和同伴們穿越南極腹地,一直到達西南極海濱,行程達1000多公里,獲取更多科考資料。

1952年12月,張逢鏗經香港赴美留學,先後在新墨西哥採礦理工學院、聖路易大學攻讀地球物理和物理勘探專業,獲得了碩士、博士學位。1960年他從南極返回後,美國政府於1963年2月8日,以張逢鏗的姓氏爲南極一座山峯命名,確定“張氏峯”的地理位置爲南緯77°44′、西經126°38′,這是第一次以中國人姓氏爲南極山峯命名。

 

▲標有Chang Peak(張氏峯)的南極地圖。受訪者供圖

隨着改革開放的深入,張逢鏗的事蹟逐漸被國內所知。

1989年5月18日,安徽日報記者鮑義來在該報四版頭條發表了《首登南極的中國人是誰》。1992年12月27日《人民日報》轉引《少年文史報》的報道《張逢鏗及南極“張氏峯”》。2007年8月,《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了《張逢鏗:中國登上南極大陸第一人》。

“沒想到第二天突然就走了”

在張逢鏗的家鄉安徽歙縣,人們會把像他這樣高齡去世的老人稱爲“百歲老人”,是一種象徵福氣的指稱。

張逢鏗去世前並無徵兆。張逢鏗的獨子張景然本科和研究生都就讀於普林斯頓大學,後在舊金山工作,據他回憶,父親去世前一天,在電話中說感到胸悶,當時還去醫院做了檢查,“根本沒想到第二天突然就走了。”

實際上,他的去世,包括張俊傑在內的親屬都備感意外。張俊傑曾在2007年寫過一篇題爲《南極探險的中國記憶》的文章,回憶了伯父心掛家鄉與定居美國後四次回鄉的經歷。“思維敏捷、精神矍鑠”是張俊傑對張逢鏗晚年精神面貌的速摹,“手寫的家書依然是蠅頭小楷,清朗俊秀宛如字帖”。

2019年5月16日,張逢鏗夫婦倆從醫院回家途中遭遇車禍,妻子受傷醫治無效後去世,他出院後搬入了一家老人院暫住,準備五個月後去舊金山和兒子住。妻子去世後,在與張俊傑的通信中,他只用了“車毀人亡”四個字。

“我想他受到的打擊一定很大,他不願意提傷心往事。”張俊傑說。

張俊傑原計劃近期赴美去看望張逢鏗,接到死訊的一週前,才剛剛拿到簽證,9月12日,張俊傑還給伯父發了郵件,告訴他手續已順利辦妥,隨時可以動身,但始終沒有得到回信。

 

▲2001年,張逢鏗和老伴在斯德哥爾摩遊覽。 受訪者供圖

永不泯滅的鄉情

1922年2月12日,張逢鏗出生在歙縣岔口鎮,長期與妻子工作生活在美國南部密西西比州的維克斯堡市。

晚年的張逢鏗一直思念家鄉。他曾在給張俊傑的信中寫道:“它的一草一木都值得我懷念。”

定居美國後,張逢鏗曾四次回到家鄉。

1980年,張逢鏗應國家地震局邀請回國講學,訪問了東北的幾座城市,以及西安、廣州、上海、杭州等地,10月10日,回到闊別多年的家鄉歙縣,受到縣政府的熱情接待。

1993年7月,他專門帶29歲的兒子張景然回家鄉。這時張逢鏗已於1992年從美國國家水利研究中心退休,時間上比較充裕。他說:“我這次帶景然兒,回來觀光、探親、祭祖,爲的是讓他對祖國對家鄉有一個概念上的瞭解,以後他就可以單獨回來。我已經老了,但是景然應該認得故鄉。”

1994年夏天,張逢鏗與妻子熊曉舒一道上了黃山。這次他特地考察了歙縣的礦產。

1996年,張俊傑最後一次見到伯父。張逢鏗應國家地震局之邀,回國參加“唐山大地震二十週年紀念”和“國際地震學亞洲區域會議”。其後他於8月6日由北京飛長沙,訪問了母校湖南大學。

這一年是嶽麓書院創建1020週年、湖南大學定名70週年,校史陳列室在展出王夫之、魏源、左宗棠、曾國藩、蔡鍔、謝覺哉等歷史名人外,增加了張逢鏗等有傑出成就的現代校友業績。

湖大校慶後,張逢鏗又轉道家鄉,訪問了徽州師專(現黃山學院),以陶行知名言“敢探未發明的新理,敢入未開化的邊疆”題贈學校,期望能早日辦成一所綜合性的黃山大學。

此前的1996年,黃山市政協向黃山市政府提交了關於授予張逢鏗榮譽稱號的建議:“美藉華人張逢鏗先生是著名的地球物理學家、第一個登上南極的中國人,他不僅在科學事業上成果卓著,而且對祖國、對家鄉懷有十分濃厚的感情……授予張逢鏗先生榮譽稱號,將有利於對市民特別是青少年一代進行愛國主義教育,促進我市的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1997年3月20日,黃山市政府決定授予張逢鏗“黃山之友”榮譽稱號。

2002年,張逢鏗80歲。這一年12月30日,張逢鏗老家的一所小學更名爲歙縣張逢鏗小學,他以捐贈的形式,設立了一筆獎學金。直到幾年前,小學被合併入另一所學校。

2017年,黃山市將張逢鏗祖居列爲第五批市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18年底在當地政府部門的幫助下得以修繕。據《新安晚報》報道,張逢鏗陳列館展陳方案等事項已基本落實。

高齡的張逢鏗雖然沒有再回來,但他在給張俊傑的信中,滲透了心中的那縷鄉情。

“從中我能體會到老人的故鄉情結,那是千回百轉的鄉愁和永不泯滅的鄉情。”

新京報記者 李一凡 編輯 郭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