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一文讀懂,爲什麼不必擔心長期“吃不起豬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02日 03:59   鳳凰網

 

 

▲超市豬肉櫃檯 。 圖片來源:新京報 新京報記者 陳琳 攝

近期豬肉價格高位運行,受到各方高度關注。有些地方開始補貼豬肉,如南寧市從9月1日起實施豬肉價格干預措施,在主要農貿市場設點限量限價銷售豬肉。

在南寧,市場的定點攤位會以低於前10日市場均價10%以上的價格,向市民銷售精瘦肉、前後腿肉、五花肉和排骨,與此同時,每位消費者每日限購1公斤。這被解讀爲當地對豬肉實行起了“樓市式調控”。

這些舉措不乏實用價值,能解眼下之急。實質上,公衆也不必對這輪豬肉漲價太憂心,擔心會長期“吃不起豬肉”。無論是從國內經濟大盤的韌性還是市場機制來看,這都會是杞人之慮。

國內以往的“豬週期”一般在2-3年

生豬生產,符合典型的“蛛網模型”。蛛網理論是由荷蘭的J·廷伯根、美國的Li·舒爾茨和意大利的U·裏奇於1930年分別提出的重要經濟理論。該理論是在分析研究農產品等商品的生產與價格的週期性變化基礎上形成的,這些商品大多屬於農產品和初級產品,具有較長的生產週期。

按照蛛網模型,每個生產者都按觀察到的價格安排生產,本期產量決定本期價格,本期產品少,價格就會上漲;本期產品多,價格就會下跌。價格會在市場上被其他生產者觀察到,價格高,下期就會投入更多生產,產量就多,價格就會低,之後生產又會減少。

要而言之,本期產量決定本期價格,本期價格決定下期產量。

市場不斷循環。理論上,在這種循環中,市場波動會有不同的趨勢,一種是趨向均衡點,一種是波動越來越大,還有一種是波動保持住,按一定規律起伏。

在具體市場中,不可能達到靜態的絕對均衡,同時波動也不會越來越大。因爲養殖戶是會判斷週期的,有些會逆週期行事。現代社會也有各種機制來減少波動。

從市場機制看,有期貨市場、金融市場平抑風險,也有市場研究機構提供數據,規模化的農場很大程度上能依靠科學來避免這種波動。

從政府機制看,有各種儲備、補貼政策。但即便存在種種手段,但最好的、最高效的生產機制仍然是市場機制,依靠市場中的分散決策,來抑制波動。所以,市場機制下雖然會有波動,但這種波動幅度一般很小。

影響產品價格與產量的因素很多。上游產業鏈,比如玉米等飼料價格;下游的替代產品,比如魚肉、雞肉都會影響到某種產品的價格。

實際情況則更加複雜。理論上,現在規模養豬場的生豬出欄時間一般爲6-7個月。宰殺重量大約在95-110公斤。但這只是小豬長到90-100公斤的時間,而小豬不能從石頭裏蹦出來,是母豬生出來的。

實際上的“豬週期”的循環軌跡一般是:肉價高--母豬存欄量大增--生豬供應增加--肉價下跌--大量淘汰母豬--生豬供應減少--肉價上漲。我國生豬業已經出現多次週期性波動,這個週期一般在2-3年左右。

如2003年、2004年,豬價高,導致生豬生產發展很快,結果到了2005年、2006年,豬價又大跌,養豬戶不得不大量減少母豬,加上“藍耳病”發生,總體母豬存欄驟降,結果又導致2007年、2008年豬價漲了。隨後,又開始一輪豬價下跌,進而踏入了豬價的上升通道。

一輪週期,大約在4年,從產量低到產量高,週期大約要兩年。現在各種原因關閉豬場、豬瘟流行,都是會波及母豬的存欄量。所以這輪生豬的週期,要完全恢復,按以往的經驗,也需要一定的時間——但這也會受多重因素影響。

豬肉價格波動,養殖者不會無動於衷

即便恢復起來需要點時間,問題也不太大。農業農村部畜牧獸醫局監測信息處處長辛國昌的說法是成立的——他表示,從肉類總體供應看,考慮到替代品生產發展較快、豬肉消費下降、進口增加等因素,今年肉類供應是有保障的。

 

 

▲資料圖 。 圖片來源:中國飼料行業信息網

這不無依據:一是豬肉替代品生產增勢明顯。據監測,上半年雞肉產量增長13.5%,水禽增加更快。雞肉、水禽的週期更短。而牛羊肉生產週期長,但也有所增加。

二是豬肉消費需求下降。非洲豬瘟疫情發生以來,豬肉消費受到抑制。1到6月集貿市場豬肉消費量同比下降12%。雖然下半年進入消費旺季,但豬肉價格上漲也會對消費產生進一步抑制,預計全年豬肉需求量減少約10%。

三是豬肉進口增加。上半年豬肉進口81.9萬噸,增長26.4%,預計後期進口還有增加餘地。此外,部分屠宰企業凍豬肉庫存量較高,再加上中央和地方儲備調節能力增強,都有利於促進豬肉市場均衡供應。

豬肉上漲對居民正常生活影響大嗎?2018年,中國恩格爾係數降至28.4%,再創新低。這意味着,食品開支在整體消費中佔比不高,豬肉價格上漲不至於對生活造成無法彌補的影響。

 

而在蛛網模型之外,有個深層次問題需要特別指出——造成蛛網模型的諸多因素,雖然有波動,但都只是市場之內的因素。這些因素會造成損失,會影響養殖者的決策,但不會影響消費者的信心、不會影響預期。無利離開,有利衝進去而已,這是市場常態。

接下來,有必要去削減非常態的市場外因素對養殖戶心理預期的影響。之前,一些地方基於環保的“南豬北養”政策,南方一些省市紛紛按照要求劃定禁養、限養區。現在政策調整後,當初的養殖場現在重新被允許修建,可以用穩健政策撐起他們的積極預期。

說到底,就是要相信市場的力量,在此前提下進行相關的政策調控——豬肉價格波動,養殖者不會無動於衷,用積極預期托起其信心,“吃不起豬肉”的杞人之憂自然也會更快被卸除。

□劉遠舉(專欄作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