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落馬一年後 毆打領導官員的“火書記”露面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8日 01:20   鳳凰網

撰文| 餘暉

“火書記”終於站上了法庭!

7月18日,甘肅省定西市中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甘肅省政協農業和農村工作委員會原副主任火榮貴受賄、挪用公款、濫用職權一案。

這是他落馬一年後的首度露面。

三個罪名

檢方指控,“火書記”涉嫌三罪。

其一,受賄罪。

2004年至2016年間,火榮貴利用擔任甘肅省政府辦公廳副主任、省政府副祕書長兼省信息化辦公室主任、省政府辦公廳主任、武威市委書記的職務便利,爲他人在職務晉升、企業經營、工程承攬、土地審批、項目合作、資金使用等方面提供幫助,收受他人所送財物摺合人民幣共計1300餘萬元。

其二,挪用公款罪。

2016年9月,火榮貴應一私營公司負責人的請求,指使某國有公司負責人將公款人民幣5000萬元借給該私營公司用於經營活動,借款到期後歸還人民幣100萬元,其餘本息未歸還。

其三,濫用職權罪。

2012年9月,火榮貴指使相關人員將1300餘萬平方米國有未利用沙漠地無償劃撥給某私營公司用於貸款抵押。

該公司以其中的660餘萬平方米沙地作爲抵押,從銀行貸款人民幣3億元。貸款到期後,該公司仍有本息人民幣2.5億餘元未歸還。

2018年6月13日,銀行將此2.5億餘元作爲不良資產處置給某資產管理公司,資產管理公司以人民幣8100餘萬元的價格予以轉讓,造成損失人民幣1.7億餘元。

兩個細節

這次站上法庭,距離火榮貴落馬正好一年。

火榮貴,男,漢族,1962年10月生,甘肅景泰人,在職研究生學歷,歷史學碩士,在甘肅省政府辦公廳任職的時間跨度將近17年。

2010年1月至2017年4月任武威市委書記。2017年7月,火榮貴離開武威赴政協任職,一年後被查。

兩個細節。

其一,火榮貴在武威期間,甘肅“沙漠排污”事件曾引起關注。

2015年3月,有媒體報道,甘肅武威榮華工貿有限公司向騰格裏沙漠腹地排放8萬多噸污水,污染面積266畝。

經過3個月的調查後,這起“沙漠排污”事件處理結果對外公佈:

包括武威市分管副市長、甘肅省環保廳分管副廳長在內的14名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被依法追責,排污企業涉案生產項目已停止生產,並被罰款和追繳排污費319萬元人民幣。

其二,2016年初,武威因記者被抓被全國關注。

據上游新聞報道,當時,《蘭州晨報》記者張永生涉敲詐勒索罪被執行逮捕。“1月29日晚,武威市委書記火榮貴和市長的手機號碼被泄露,不少網友給兩人發短信要求官方正面回應。”

2016年兩會時,當時的甘肅省檢察院檢察長曾回應新京報,張永生覈查證實有4起涉嫌敲詐勒索事實,時間跨度從2009年到2015年。

2016年5月19日,涼州區檢察院對張永生作出不起訴決定。

“因張永生犯罪情節輕微,認罪悔罪,積極退贓,根據我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二款之規定,對其作出不起訴決定,並已公開宣佈。張永生表示服從檢察機關的決定。”

辱罵毆打領導幹部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在卸任武威市委書記後,火榮貴曾被傳已經落馬。

據重慶晨報報道,2017年4月16日,一條關於武威一把手的信息在朋友圈廣泛流傳,“據稱已被省紀委帶走。其祕書一個多月前已被抓。”

次日武威方面就對外回應稱,火榮貴被帶走調查的消息是謠傳,“火書記根本沒有祕書”。

不過,火書記最終還是被查了。

今年1月,火榮貴被雙開,他的雙開通報也十分罕見,其中提到了他“陽奉陰違,自行其是,在重大原則問題上違背中央決策另搞一套”“辱罵毆打領導幹部和身邊工作人員”“搞團團夥夥,經營政商小圈子,抱團謀利”“隨意、頻繁、大量調整幹部”“與多名女性長期保持不正當性關係”等。

紀委對他的定性是:

火榮貴作爲黨員領導幹部和地方主要領導,理想信念喪失,宗旨意識泯滅,黨性原則缺失,權力觀、政績觀、道德觀嚴重扭曲,心無戒懼,蔑視紀律紅線,膽大妄爲,踐踏國家法律,政治問題與經濟問題交織,違紀問題與違法問題並存,六大紀律項項違反。對黨不忠誠不老實,表裏不一,是典型的“兩面人”;蠻橫霸道,把主政地方視爲私人領地和獨立王國;急功近利,好大喜功,追求轟動效應,盲目鋪攤子、上項目,給任職地方造成嚴重損失和沉重債務負擔。嚴重破壞民主集中制原則,嚴重破壞“親清”政商關係,嚴重破壞地方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嚴重破壞任職地方政治生態,且在黨的十八大後不收斂、不收手、不知止,性質特別惡劣、情節特別嚴重。

這樣嚴厲的措辭,並不常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