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只差10分鐘 盤踞20多年的“黑老大”就將登機逃柬埔寨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7日 23:56   鳳凰網

導語

這是一篇民警手記,目標是抓捕一個盤踞當地20多年的幫派“黑老大”,他們在犯罪團伙窩點蹲守了30多個小時,但是對方卻沉寂了。

沒有出門、沒有通信聯絡,甚至沒有任何移動的跡象,彷彿在盛夏進入了冬眠……

這次抓捕行動陷入了僵局。經過仔細覈查,果然,真的有內鬼!

突然,他們得到確切消息:“黑老大”已經偷渡到了澳門,還有不到3個小時就要登上前往柬埔寨的飛機——

1

三天

我們用三天時間打了一個漂亮的短平快的遭遇戰,“第一天溫火慢熬、榨汁出油;第二天急火攻心、迅猛突破;第三天暗渡陳倉、收網抓捕,……”一舉將正在登機潛逃國外的盤踞黃州長達二十餘年的“LC幫”的黑老大Y某緝拿歸案。這個第三天的收網,只用了輕描淡寫的八個字,於我來說卻是千里飛奔,驚險連連,終身難忘。

那狡猾老道的Y某將全家的戶口遷至江城擇地而窩已有多年,平日主要混跡於江城各個酒店、茶樓、地下賭場,有“生意”才光臨HG市,精心營造出金盤洗手歸隱江湖的假象。

7月5日至6日下午4時,偵查員們在素有“火爐”之稱的江城Y某的高層建築窩點附近已連續蹲守了三十多個小時。白天烈日高照,酷熱難當;夜晚蚊蟲叮咬,溼悶難捱。任誰眼睛皮都不敢眨一下,唯恐Y某化身了一隻蚊蠅從視線中逃逸了出去。鄙人在指揮部裏密切關注着前線來報,忐忑不安,預感不佳。Y某沒有出門、沒有通信聯絡、甚至沒有任何移動的跡象,彷彿在盛夏的時節進入了冬眠,極不正常。

經營時間如此之短,我們行動如此之快,網眼織就如此之密,按理是手到擒來,不費吹灰之力!哪象現在,一記重拳打在了棉花堆裏,被瀉得一乾二淨無處着力。

2

三個小時

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我們開始一幀一幀的象篦蝨子一樣的倒查梳理,尋找可能導致的任何一種疏漏。以各種身份化裝隱蔽周邊的偵察員被精明的Y某發現了端倪?線索不準,Y某不在江城,完全偏離了航向?……甚至,我們作了最不可能的猜想,出了“內鬼”,走漏了風聲?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逝,覈查的結果是殘酷的,最大的不可能居然就是可能,一出“無間道”已經活生生的在我們身邊上演!

指揮部裏,局長劍眉冷豎,擊案而起,“立即清除內鬼,重新撒網布陣!”

此刻,提前拿到消息的Y某深諳,雙方的較量就在那一分一秒之間,一旦脫離我們的掌控,便爲他逍遙法外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對於他來說,時間就意味着生機。

我們把網從江城撒向全國,大數據平臺飛快運轉,Y某真實的行動軌跡從離心器裏一絲一絲地被甩了出來。4日,提前得到消息的Y某安排替身窩居家中,自已則帶着馬仔駕車離開江城到達珠海偷渡出境;7日7時許,Y某在澳門購買了當晚10點10分的機票,飛抵地是柬埔寨金邊。這個“黑老大”準備潛逃國外!我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夜長夢多,遲則生變。一旦讓他上了飛機,再抓他就不知何年何月,首犯不能到位,首戰不能告捷,專案偵察就步履維艱,結案就遙遙無期……

局長說了句:“立即按正常途徑報送法律文書,向省廳請求支援實施有效攔截!”然後,坐在一邊翻開通訊錄,領導、戰友、同學、朋友,但凡可能幫上忙的,一個一個地打將過去。看他神色,極其堅定,極其冷靜,電池用完了,連上充電寶繼續……

扳指細算,離Y某登機只有不到三個小時的時間!大家一邊默默地做着手頭上的工作,一邊豎起耳朵聽局長打的每一個電話,心裏都在緊張地讀秒。

“好、好、好!謝謝,謝謝你們!我們一定按時趕到。”局長的聲音高亢起來,大家的眼光齊刷刷的掃了過去,聽他宣佈那個天大的喜訊:“在公安部和省廳的協調下,澳門警方剛剛在登機口將Y某一行三人成功的截住了!”指揮部裏頓時一片沸騰,大家相擁着歡呼起來,“太棒了!”

我一看時間,真險啊!離飛機起飛不到十分鐘!當真是青山不忍,蒼天有眼!

3

最後三分鐘

“同志們,先不要高興得太早了!澳門警方只能在機場滯留楊某12個小時,算上盤問的時間,我們必須在明天上午十點半之前帶正式的法律手續到珠海拱北口岸,查驗後再辦理嫌犯交接。過了10點30分,他們就必須無條件放人。說說吧,我們怎樣才能按時趕到?”局長髮問。

大家開始快速查詢,尋找路徑。

“報告局長,網上查詢,晚上無高鐵,無直達火車!”

“報告局長,如果駕車前往珠海,高德地圖顯示需要13.5個小時!不夠啊,可不可以開快車,可不可以闖紅燈?”

“報告局長,江城到珠海航班最早到達時間是9:45,爭分奪秒10點30之前勉強可以趕到拱北口岸,但機票已全部售完!”

“報告局長,明天澳門10點50有航班直飛柬埔寨金邊。如果澳門警方10點30放人,楊某有20分鐘時間,足夠從容出境!”

所有人員目光聚焦局長,聽他定奪。

“一組直飛珠海,看能否等到退票,否則坐貨艙都要在10點30之前到達拱北口岸,先交付法律手續,後辦理人員交接。一組先飛廣州再轉道到珠海,務必於中午1點前到達,負責接收和押解。”

“絕不能讓煮熟的鴨子飛了!”

軍令如山!凌晨五點,參戰人員集結完畢。

話分兩頭,單說一人,而我就在那個就是坐貨艙也務必要於10點30前到達拱北口岸的小組裏。

弓拉如滿月,箭射似流星。我們一路狂奔,6點30到達江城機場。又是一路狂奔,我直取南方航空公司服務檯,亮明身份,請求協作;7點30,開始登機,青山不忍,蒼天有眼!一名旅客臨時改簽,工作人員還爲我們申請到了一張機上安保備用機票;8點整,飛機騰空而起;9點45,抵達珠海金灣機場;還是一路狂奔,10點20到達拱北口岸。

珠海邊檢總站負責聯絡的同志正好是湖北老鄉,去交付法律手續的時候,距離10點30分只有3分鐘,那時Y某正在用“黃岡普通話”向澳門警務人員表示“嚴重抗議”!真是無巧不成書,時間就像被提前設置了一樣,一切剛剛好。

13點,開始交接嫌犯。我們站在拱北口岸,面向澳門方向靜待。一輛警車從對面駛過來,Y某和兩個馬仔穿着同款花裏胡哨的T恤戴着手銬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金風未動蟬先曉,暗算無常死不知。此刻,這個曾經自詡“五百年才出一個的人物”,低下了他囂張的頭顱,臉上滿是驚恐和沮喪。

15點,還沒有好好地向澳門同行表達我們的謝意,甚至來不及細細打量一下近在咫尺的澳門,我們馬不停蹄地登上返程的高鐵。回到HG市,已是萬家燈火,迎接我們的將是一個突擊審訊的不眠之夜。

Y某落網後,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的反響,老百姓都說這次黃岡公安掃黑是真掃。

我們乘勢而上一鼓作氣,先後抓獲了以Y某、Z某爲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40多人,扣押、凍結了涉黑資產過億元,收集各類證據材料近兩百卷。在案件的偵辦中,我們起獲的每一個嫌犯、每一處黑財、每一份證據,都有一個精彩的片段。這些精彩的片段,無不彰顯着各級領導的決心和擔當,無不凝聚着全體戰友的智慧和汗水,無不鐫刻着人民警察的忠誠和奉獻,無不昭示着法治社會的公平和正義。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經過一年時間的連續奮戰,專案已經順利移送起訴,正應了那句話:“善惡到頭終有報,人間正道是滄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