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議員提案“禁止華爲尋求法律救濟” 中方迴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09日 01:47   鳳凰網

 

國家知識產權局新聞發言人、辦公室主任胡文輝今天表示,已關注到美參議員提案禁止華爲尋求法律救濟一事。

胡文輝稱,中國國家知識產權局一貫堅持對國內外企業的知識產權一視同仁,同等保護。今年上半年國外在華申請數據保持穩定的增長,充分體現國際社會對中國知識產權保護的信心。同時,我們也希望美方履行相關知識產權國際義務,公平公正、一視同仁地對待中國企業,切實保護包括中國企業在內的各國專利權人在美合法權益。

此前外交部發言人陸慷也曾就此事迴應稱,美國自詡法治國家,卻會出現聯邦議員主張通過立法阻撓其他國家企業依法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奇葩舉動,無怪乎在美國國內外引起譁然。我們知道美國有些人爲了抹黑和打壓其他國家企業不擇手段,但我們沒想到他們竟然如此赤裸裸地操弄法律和規則,這損害的不僅是美國的聲譽和形象,從長遠看,美國自己的企業也會深受其害。

我願再次重申,中方堅決反對美方濫用國家力量打壓中國企業。我們敦促美方停止錯誤做法,公平對待中國企業,爲兩國企業開展正常的貿易與合作創造條件。中方將繼續採取必要措施,堅決維護中國企業合法權益。

此前報道

爲阻止華爲收專利費,美國反華議員盧比奧出損招

(觀察者網訊)

多次給中國扣“竊取知識產權”帽子的“反華急先鋒”盧比奧,在大呼華爲是“專利流氓”後,再次親手展示了什麼叫雙標。他最新提交法案的要求,不保護華爲在美國的專利權。

據路透社當地時間6月18日報道,17日,美國參議員盧比奧提出法案,希望防止華爲在美國法庭尋求損害賠償。

根據路透社看到的修正案,美國政府特定觀察名單(certain U.S. government watch lists)上的公司將包括華爲,這些公司將不被允許根據美國相關的專利法尋求救濟,包括針對專利侵權發起法律行動。

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副教授沈逸就此事對觀察者網表示,這首先顯示了盧比奧的“雙標”,他代表的美國的那一批人,認爲規則就是美國單向制定、單向使用的。其次,如果該法案通過,則顯示美國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流氓國家”。最後,中國不必和美國“比爛”,但也應該做出適當的迴應。

此前6月12日,路透社曝料稱,華爲已要求美國最大電信運營商Verizon支付230多項專利的費用,總計超過10億美元,金額相當於Verizon去年四季度淨利潤的一半。

“盧比奧非常反共,進而也非常反華,這和他古巴裔的身份有很大關係。”人民日報記者溫憲曾對其做出評價。盧比奧的父母均是古巴移民。

作爲美國反華政客中最激進最極端的一個人,盧比奧多次叫嚷中國“偷”美國“知識產權”。但是聽到這個消息後,他立馬撤下了那套“捍衛者”的僞裝,給合理維權的華爲扣上“專利流氓”的帽子,還宣稱華爲的專利都是“沒有依據”的。

這是他13日發的推特:

 

盧比奧的“雙標”做法是站不住腳的。

6月15日,彭博社就在文章中指出,“專利糾紛”在科技行業中是很常見的事情,如愛立信、諾基亞和高通等公司都在通過自己手中的專利來收取費用。

此外,華爲的專利也並非“毫無根據”。該公司在電信、網絡和其他高科技發明等“關鍵技術”方面擁有56492項專利,專利總量更是高達102911個。

彭博社稱,華爲所擁有的“龐大且全球性的關鍵技術專利組合”是美國無法破壞的優勢,而中國近年來在移動通訊、人工智能和物聯網等關鍵技術上的“專利井噴”正在削弱美國在科技領域的主導地位。

目前,盧比奧已經將上述提案包含在年度國防授權法案(NDAA)的修正案中提交,但該措施還未通過成爲法律,離正式完成還需多個步驟。

據觀察者網此前報道,華爲在被美國政府列入“實體名單”後,美國不少企業很受傷,其中就包括半導體行業。

6月13日,半導體巨頭博通警告稱全球需求普遍放緩,這給芯片股造成壓力。14日,博通急跌5.6%,其他芯片股也大跌。

也是在同一天(13日),博通在公告中表示,將2019財年的營收預期下調至225億美元。這一營收預期,相比3個月前預計的245億美元下降了8%,減少約20億美元。

這一消息導致博通股價13日盤後一度下跌8.7%,並拖累芯片行業其他主要公司股價不同程度收跌。

專家:典型“雙重標準”

對於盧比奧此次提出的法案,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副教授沈逸在接受觀察者網採訪時表示,第一,這件事顯示了盧比奧典型的“雙重標準”,或者是他無意當中嘗試扮演一個“教員”的角色,就是想要教導我們,美國是如何理解和看待國際規則的。至少,他代表了美國的一批人,在這批人看來,這個規則就是美國單向制定、單向使用的。美國所謂的“依法治國”就是,當一件事情對他不利的時候,他就修訂這個法案。

 

第二,這也告訴我們,現在我們面臨的美國是一種怎樣的情況。當然,現在盧比奧只是提出他的想法,如果這通過了,寫進了美國的國防授權法,那就至少證明,今天的美國決策層已經背離了他們自己所宣揚的專利權保護等,美國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流氓國家”,他用極其流氓的蠻橫的不負責任的態度,去認識和理解他所制定的所謂國際規則,並且去運用。這樣的“流氓國家”必然會成爲國際社會重大的威脅來源,成爲典型的麻煩製造者。

第三,對於中國來說,美國人可以跟我們搞這事,我們沒有必要去跟美國人“比爛”。所謂的“比爛”就是說,對於正兒八經的專利制度,曾經發揮過積極作用的專利制度本身,中國沒有必要因爲美國個別議員的原因,就去唾棄它,去拋棄它,或者跟着美國去互相蠻幹。但同時,我們需要相應的方式對美國相關的企業做出有效的迴應,比如支持盧比奧的企業,以及相關的選區的相關行業,就不宜繼續在中國大陸市場“大行其道”;比如,所有可能用於向美方傳遞中方不滿和嚴正立場的工具,應該得到妥善的應用,應用的目標就是,讓倒行逆施的盧比奧能夠從中感受到,胡作非爲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