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吸毒、涉黑、保護傘,黑龍江雞西副檢察長落馬調查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2日 01:12   鳳凰網

劉立在牌桌上曾參股相關礦主的煤礦,“你輸多了沒錢給他了,他隨口一句‘你礦算我一股’,這就算是入股了。”

5月23日,劉立家的別墅房門緊閉,與旁邊2層的民房相比,這棟三層偏歐式的建築顯得鶴立雞羣。新京報記者段睿超攝

2018年10月,黑龍江省紀委監委網站官方微信發佈通告,雞西市人民檢察院原副檢察長劉立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劉立的案子由佳木斯市紀委監委查辦。7個月後,靴子落地。今年5月5日,佳木斯市紀委、監察委在官方網站上發佈《雞西市人民檢察院原副檢察長劉立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取消退休待遇》的通報。

通報稱,劉立在任雞西市恆山區、雞冠區人民檢察院檢察長,雞西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期間,違反計劃生育政策,長期吸食毒品。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和職權、地位形成的影響,公權私用、濫權妄爲,索取鉅額財物,大搞利益交換撈取政治資本,長期組織、參與、縱容家族黑惡勢力並充當“保護傘”,涉嫌受賄、行賄、對有影響力的人行賄、徇私枉法和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

有媒體評論稱,這樣的定性在官員被查通報中非常罕見,“既是‘保護傘’又是組織‘頭目’,而且是家族黑惡勢力。”

新京報記者走訪了雞西市多位政企屆人士,試圖還原劉立的發跡史和違紀違法情況。多名當地政商界人士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劉立在當地經過近30年時間,完成了從普通工人到地級市副檢察長的升遷,在抵達權力巔峯後的第4年,劉立提前退休,退休5年後被調查。

從工人到地級市副檢察長

按官方披露的履歷,劉立,黑龍江雞西人,1965年3月生。1984年6月,19歲的劉立成爲雞西市冶金公司綜合經銷部的一名工人。26年後,他成爲雞西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

官方通告中,劉立的學歷是“中央黨校函授學院政法專業畢業,在職大學學歷”。一位當地政法系統官員稱,“(劉立)沒有基礎的法律知識,在臺上講話都是大白話。”

這位官員記得,在到任雞西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後,劉立在一次開會講話時鬧了笑話,“原文是‘大幹快乾加巧幹’,他給讀成了‘大幹快乾加23幹’。”該官員說,他當時聽懵了,“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後想笑來着,但懾於領導的威嚴憋回去了。”

公開資料顯示,1993年,劉立的職業生涯第一次與檢察系統掛上了鉤,當年10月,他出任雞西市雞冠區人民檢察院服務公司經理。

1995年3月,劉立完成了從工人到幹部的身份轉變,出任雞西市雞冠區人民檢察院辦公室科員。雞西市檢察院一位退休領導程昱(化名)回憶,在當時只有大中專畢業生能取得幹部身份,而像劉立這種通過社會招聘成爲工人的人員若想轉爲幹部身份,必須經過人事局的考試,“但他一無學歷二無文化。”

程昱說,完成了身份轉變後,劉立的官運一路亨通。

公開信息顯示,1997年1月,劉立出任雞冠區人民檢察院反貪局偵查二科負責人;1997年6月,任雞冠區人民檢察院副科級檢察員;1999年10月,任雞西市雞冠區人民檢察院技術科科長(正科級);2000年10月,任雞西市雞冠區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2003年4月,任雞西市恆山區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副處級);2006年12月,任雞西市雞冠區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正處級);2008年5月,任雞西市人民檢察院黨組成員、雞冠區人民檢察院檢察長;2010年1月,劉立走到了自己官場的巔峯,出任雞西市人民檢察院黨組成員、副檢察長,直至2014年7月退休。

雞西市檢察院門口。新京報記者段睿超攝

涉足煤炭、運輸、地產等多行業

作爲雞西市檢察院副檢察長,劉立分管該院監守處(現刑罰執行處)、法警隊、控申處、技術處四個部門。

雞西市地處東北邊陲,煤炭資源豐富。多位知情人士稱,劉立家族在當地的煤炭、運輸、地產、建築等行業均有涉足。

“低價強買煤礦,高價出手。”包括程昱在內的多名當地政界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們聽過的一個傳聞:劉立在牌桌上曾參股相關礦主的煤礦,“你輸多了沒錢給他了,他隨口一句‘你礦算我一股’,這就算是入股了。”

曾在劉立手下工作的政法系統官員盛超(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就曾被劉立授意,“黑”過當地張新礦一個礦主的煤礦,“那是個待驗收煤礦,偷摸生產了,劉立就以此爲藉口把礦口給人封了。”盛超說,後來經人說和,劉立出260萬收購了該煤礦,轉手賣了2000萬。

5月21日,新京報記者輾轉聯繫上了該礦主。在被問及劉立是否收購過他家煤礦時,該礦主情緒激動,“他哪是收購,分明就是搶。”但被問及當時“收購”的詳情時,該礦主以不便詳說爲由,婉拒了記者的採訪。

按官方通報,劉立長期組織、參與、縱容家族黑惡勢力並充當“保護傘”,涉嫌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

一位當地官員介紹,劉立兄弟姊妹五人,其中兩人涉案,分別是三弟劉剛,四弟劉強。劉強在被調查前是雞西市公安局恆山分局治安科副科長。

去年11月,佳木斯市監察委員會、佳木斯市公安局發佈關於檢舉、揭發劉立、劉剛、劉強等人涉嫌違法犯罪線索的聯合公告。公告中稱,佳木斯市監察委員會、佳木斯市公安局在聯合辦案中,打掉了雞西市以劉氏兄弟(劉立、劉剛、劉強)爲首的涉嫌違法犯罪團伙。

一位當地商人告訴新京報記者,雞西市內的建築用砂石,由劉立三弟劉剛壟斷,“哪個工地用沙子都得經過他。”

此說法在當地多名曾經的砂石商處得到證實。“劉剛看上的砂場,生產的河沙必須賣給他們。”雞東縣一位砂場老闆告訴新京報記者,當年砂石的生產成本大概是每立方米10元,劉剛便以此價格從砂場收購,然後加價賣給建築商和混凝土站。

程昱說,劉立家族還購置了三四十臺後八輪貨車,包括恆山煤礦、二道河煤礦、正陽煤礦、張新煤礦、東海煤礦等煤礦的煤炭運輸,“必須用他家的車。”這也在當地張星礦一名礦主處得到證實。

黑龍江省七臺河市交通運輸局網站公佈了2018年11月該局領導在解放思想推動高質量發展大討論動員部署會暨深化作風整頓優化營商環境推進會議上的講話,其中提到了劉立的涉嫌犯罪行爲。該講話文字實錄中透露,劉立強行參與20餘家煤礦入股,有一家煤礦他交了40萬元要佔50%的股,兩年後,煤礦關閉,他得了900萬元。還有一個煤礦,劉立入了乾股,每年收1000萬元;他入股另一個煤礦後,每年收300萬元。該講話中稱,劉立還低價買礦,高價賣礦,有一個礦淨掙6000萬元。

提前退休或因長期吸毒

在官方通報中,有劉立大搞利益交換撈取政治資本的說辭。

在程昱的印象中,劉立很會“做人”,尤其是對那些“能用得上的人”。在檢察院某重要部門負責人的配偶和父親去世時,其他人按照常規每次隨500元份子錢,劉立分兩次隨了10萬元的份子,“後來劉立出事之後,這筆錢被以清贓之名沒收後,我們才知道這個事。”

劉立的一位下屬告訴新京報記者,2010年1月,劉立走馬上任雞西市檢察院副檢察長後,請下屬們去雞西市比較豪華的王府飯店吃飯。席間,劉立以見面禮的名義給到場的40餘名下屬發錢,一人一千塊。

“我當時都懵了,哪有這麼給錢的。”

劉立平時抽菸,軟中華起步。程昱也曾親眼看到,在劉立辦公室的衣櫥裏有一百多套國際名牌服裝,“是很講究的一個人。”

他曾去過劉立位於當地某園林小區的家,“一樓整層都是他家的,後來賣了。”在當地佳和路上,一棟米黃色的別墅歸屬劉立家族。

劉立位於當地某園林小區的家,曾經整整一層都是劉立家的住所。劉立退休後,這處住所被變賣。新京報記者段睿超攝

5月23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別墅大門緊閉。與旁邊2層的民房相比,這棟三層偏歐式的建築顯得鶴立雞羣。

鄰居稱,目前這棟別墅是劉立三弟劉剛家的兒子在住,“劉立出事兒了,他家裏忙得一團亂。”

公開信息顯示,2014年7月,49歲的劉立提前退休了。

對於劉立的提前退休,當地坊間有多種傳聞。傳聞之一是劉立吸毒。今年5月的官方通報裏,也證實了劉立“長期吸食毒品”。

當地檢察院一名工作人員稱,劉立在雞西市檢察院隔壁的一所兼具洗浴、住宿、按摩功能的酒店內長期有包房,而劉立吸毒多發生在那裏。

4月28日,雞西市檢察機關召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新聞發佈會。會上說,從2018年1月30日至2019年4月25日,雞西市檢察機關以涉黑涉惡批准逮捕44件94人。受理移送起訴黑惡案件27件195人,其中涉黑3件78人,涉惡24件117人;提起公訴黑惡案件10件69人,其中涉黑1件22人,涉惡9件47人。法院判決認定黑惡案件7件47人,其中涉黑案件1件22人,涉惡案件6件25人。發現並移送“保護傘”線索28條,監委立案1件1人,給予黨紀處分1人。

據2018年11月2日黑龍江省紀委監委通告,曾任雞西市水務局局長、後轉任雞西市人大常委會預算工作委員會主任的袁朝友,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一位當地官員告訴新京報記者,袁朝友將砂石管理站違規轉包給劉立家族,是其落馬的一個原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