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攝影師後代披露“解放軍露宿街頭”照片拍攝始末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2日 05:53   鳳凰網

 

這是一張拍攝於上海戰役時期的珍貴歷史照片。畫面中的解放軍戰士,和衣而眠,露宿於街頭,充分體現瞭解放軍嚴格的軍紀和“不拿羣衆一針一線”的寶貴品質。

照片發表後,在國內外引起強烈震動,有人將其稱之爲解放軍送給上海市民的“見面禮”,還有不少國外媒體在刊登這張照片時,將其稱之爲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創舉”,並以此斷言“國民黨再也回不來了”。

然而,這張照片究竟拍攝於上海戰役中的具體何時何地,鏡頭中的解放軍又是哪支部隊?這些問題多年來卻一直沒有定論,流傳着多個不同的版本。

日前,文匯報記者輾轉聯繫到當年照片的攝影師,華中野戰軍新華社前線分社攝影組組長、華東軍區政治部攝影美術科科長陸仁生的後代,從他們手裏獲得了陸仁生去世前不久寫下的一封此前從未公開過的親筆信,裏面詳細記載了“解放軍露宿街頭”這張照片的拍攝始末。

鄉村照相館走出的戰地記者

1939年10月,常熟市新開了一間“白雪照相館”。

這很快引起了當地“江南抗日義勇軍”組織的注意,經過數月監視,確認這間照相館雖然給日本人拍過照,但照相館老闆並不是漢奸。

白雪照相館的合夥人之一,便是我的父親陸仁生,崑山巴城人,那年才20歲,卻已經是個有七年照相經驗的“老師傅”。第二年初夏,父親加入中國共產黨,投身“江抗”,參加抗日工作。

父親生前非常低調,很少主動提起自己後來拍戰地照片的事。一直到文革時期,家裏來人調查父親,他有時候回到家會說“今天又有人來找我了”,我們圍着他讓他把這段往事一講,大家才知道原來父親是個大英雄。

當時抗日戰爭剛結束,父親調任華中軍區政治部前線記者。1947年1月,他出任華中野戰軍新華社前線分社攝影組組長、華東軍區政治部攝影美術科科長。跟隨陳毅粟裕轉戰南北,拍下許多具有歷史意義的珍貴畫面。那張著名的淮海戰役總前委五人合照就是我父親這一時期的代表作品。

1949年5月,上海解放戰役打響後,他跟隨部隊進入上海,一路走一路拍。

露宿街頭的勝利之師

解放軍攻打上海時,人人都對丹陽整訓時總前委制定的《入城守則》熟稔於心,一不能使用重武器,二絕對不入民宅。我父親在宣傳部門,對此更是十分了解,因此他一直想找機會拍下上海解放戰役中有關的場面。

巧合的是,參與戰鬥的20軍59師的副師長戴克林是父親在“江抗”時期的老戰友,很是要好。且59師是孟良崮戰役的主攻師,我父親在孟良崮戰役期間也隨軍拍攝了大量照片。5月27日早晨,戴克林上街檢查《入城守則》執行情況時,父親跟隨戴克林一同前往。

當他們走到戰士們休息的地方,看到在梅雨綿綿的街旁路邊,解放軍戰士頭戴軍帽、衣不解帶,齊刷刷地躺在陰冷潮溼的水泥地上,步槍靠牆倚放着,有的機槍手睡着了緊緊把武器抱在懷裏。

解放軍露宿街頭也有隊形的,不是橫七豎八亂作一團,而是橫向側臥,就這樣從這邊路旁的人行道上一直延伸到那邊去……

時任20軍60師178團一營機炮連文化教員的馮炳興回憶說:“那個時候南京路很窄,我們一個團的兩千多名戰士,就這麼分兩排,從浙江路路口一直睡到西藏路路口,你想想,500多米,該有多壯觀!”

看到了戰士們在街頭一個挨着一個,和衣而臥的情景,父親當時就立即舉起相機,把這一攻城史上前所未有的奇觀拍了下來。

第二天上午,父親將這張照片交給前指首長,首長看到這張照片愛不釋手,立即將照片交給了軍政治部。

照片經嚴格審查後,由新華社公開發表,頓時在國內外引起強烈震動,多家媒體轉載刊登。

陸仁生親筆信首次披露

《露宿街頭》原版照片現珍藏於軍事博物館。關於這張照片背後的故事,軍博與南京軍區曾先後多次派人拜訪父親。

父親是1980年春天過世的。1979年,他的身體每況愈下,眼睛也看不見了,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提筆摸索着寫下一份材料,詳細敘述了自己拍“解放軍露宿街頭”這張照片的始末。

爲紀念上海解放70週年,我們決定通過文匯網公開父親當年手寫的材料——

 

“……我當時被派到20軍某師,在5月26日清晨隨部隊從浦東渡過黃浦江進入南市區(注:今黃浦區),當時戰士們遵守入城紀律非常突出,在人行道上休息時秩序很好,飯菜開水都由連隊炊事員送來,不進民房,圍觀的羣衆倍加讚揚。當天下午,部隊挺進南京東路蘇州河以南一帶,準備接受作戰命令。27日天剛亮,我得知進入市區的部隊第一夜就露宿在人行道上,我就不顧一夜未睡的疲勞,很快地來到現場,唯恐失去這個大好機會。當看到現場情況,心情十分激動,爲了解放上海,戰士們英勇殺敵,甚至獻出自己的生命。對上海羣衆如同對父母兄弟一樣關心,不打擾他們。我在南京路西藏路以西地區戰士比較集中的地方拍攝了這張照片。當時蘇州河以北交戰的槍聲清晰可聞。上海解放已有30年了,每當想起這段經歷,我啓發很大……”

因爲這份珍貴的親筆信,可以確定這張照片拍攝於1949年5月27日清晨,照片中的解放軍就是20軍59師的戰士。但是,不拿羣衆一針一線是全體解放軍共有的優良傳統,所以這也是我軍集體的榮譽。

口述:陸曉格(陸仁生之子)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