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陝西“牡丹書記”受審 曾耗資695萬買官被騙心態失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15日 21:21   鳳凰網

5月15日,接受組織調查18個月後,陝西榆林市佳縣原縣委書記辛耀峯站在了被告席上。

黑衣、白衫,頭髮已略顯花白的辛耀峯,雙手捧着《悔過書》,對法庭內的400餘人說,願意接受處罰,並希望通過對自己的公開審判警醒他人。

作爲陝西省監委組建後採取留置措施的第一例案件,從宣佈被調查起,辛耀峯案便引發外界關注,主要原因是辛耀峯與時任榆林市委書記胡志強有密切關係。

上游新聞記者獲得的官方信息顯示,2011年6月,在時任榆林市市長鬍志強的關照下,榆林市政府駐北京聯絡處主任辛耀峯如願當上了府谷縣縣長,開啓了一段上升的仕途。

可誰又能想到,這個曾經讓府谷縣財政爲煤企6億元借款埋單,被佳縣羣衆送“牡丹書記”綽號的辛耀峯,還曾有買官受騙經歷:他曾經耗資695萬鉅款買官被騙,導致心理失衡,於是開始明目張膽地“賣官鬻爵”。

▲秦風網發佈辛耀峯接受審查的消息。

紅極一時的縣委書記落馬

“辛耀峯涉嫌嚴重違紀,正接受組織審查。”2017年9月16日上午8時59分,陝西紀委發佈的這條消息在網上不脛而走。這個曾經在榆林紅極一時的縣委書記因何落馬,成爲當地人想知道的原因。

一年後的2018年8月10日,陝西省紀委監察對辛耀峯進行“雙開”處理。經查,辛耀峯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不認真落實中央脫貧攻堅決策部署,違規使用扶貧資金,搞政治攀附,訂立攻守同盟,對抗組織調查;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使用公車;違反組織紀律,既花巨資謀求個人職務晉升,又在幹部選拔任用中爲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在組織談話、函詢時不如實說明問題,不嚴格執行請假報備制度;違反廉潔紀律,收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禮金,違規經商辦企業,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和職務影響,從事營利活動,違規長期佔用管理服務對象車輛;違反工作紀律,違規干預、插手國有企業經營活動;違反生活紀律。違反國家法律法規,索取、收受他人鉅額財物,鉅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涉嫌犯罪。

“特別殷勤”攀附胡志強

與網上所傳的生於1963年相比,辛耀峯的真實年齡要老兩歲。

今年58歲的辛耀峯,出生於榆林市吳堡縣辛家下山村一個幹部家庭。1978年,他考上陝西省化工學校儀表自動化專業。1981年,大學畢業後,辛耀峯進入吳堡縣統計局工作。

此後16年間,辛耀峯沒有離開過吳堡縣。在這裏,他從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員成長爲吳堡縣計劃局局長。

1997年,辛耀峯獲得升遷,任子洲縣人民政府副縣長,在這裏,他又呆了9年。2006年,辛耀峯升任榆林市人民政府副祕書長、榆林市人民政府駐北京聯絡處主任。

上游新聞記者從相關渠道獲悉,在任榆林市駐京聯絡處主任那5年,辛耀峯的想法和人生都發生了巨大轉變。

在北京宣武區祿長街6號——榆林市駐京聯絡處的原址,辛耀峯認識了胡志強。沒多久的2008年2月,胡志強升任榆林市委副書記、市長。

胡志強比辛耀峯小12歲,辛耀峯似乎看到了“政治上的靠山”。在政治上,他“蓄意攀附”胡志強,進行金錢和感情投資,以期望在職務晉升上得到胡志強的關照。

胡志強多次進京走動,曾動用公款讓家屬進京旅遊。辛耀峯不僅在金錢上對胡志強表達心意,甚至在2009年,辛耀峯主動前往胡志強老家山西,積極參加其母親組織的活動並捐款。

據多家媒體披露,曾有人舉報,2008年胡志強到榆林上任後,開始結交各路“風水大師”,大搞封建迷信。其中,有“大師”認爲胡志強天賦異稟、天生貴人,未來將不可限量。

胡志強深信不疑,按照大師的建議,從2009年開始在老家營建廟宇,並重修祖墳和祖居。胡志強的母親於2009年以“常根秀居士”的名義出面牽頭重修其老家的安樂寺,寺廟耗資數億,僅安樂寺裏面的觀音殿所立一尊2米多高的翡翠玉觀音,就價值2億元以上。

而建寺廟的所有款項大部分來自胡志強治下的榆林。該寺廟歷時五年於2014年建成並舉行大型法會,安樂寺的功德碑顯示,大批企業老總、當地官員、老闆都捐了錢,少則百萬以上,多則上億。

上游新聞記者從相關渠道證實,捐款者中,辛耀峯列身其中。辛耀峯本不信鬼神,也知道黨員幹部不能參加迷信活動,但爲了與胡志強拉近關係,辛耀峯便主動靠了上去。

爲了讓胡志強真正接納自己,辛耀峯曾跟隨胡志強及家人前往外地參加有關活動,並一路鞍前馬後,“特別殷勤”地圍在胡志強家屬身旁服務。

事後官方披露:“2011年6月,在胡志強的關照下,辛耀峯如願當上府谷縣縣長。”

▲辛耀峯(左)與胡志強(右)。

初任縣長立下收錢三不原則

作爲曾經全國百強縣之一,府谷縣在陝西83個縣各項指標均排名第一,民營經濟發展活躍。

剛到府谷縣任縣長時,辛耀峯還相對謹小慎微,甚至“假扮”廉潔。一年春節放假後,辛耀峯讓司機將收受的20多萬元拜年錢交到政府的廉政賬戶上,後來司機只交了7萬元。

辛耀峯說,他不是不想收錢,是怕收了小錢,得不償失。辛耀峯爲此給自己定下收錢的“三不”原則:不瞭解底細的人不收、人品不好的不收、嘴不嚴的不收。

送錢者中徐某是其中之一。2009年上半年,辛耀峯和妻子投資20餘萬元與親戚在榆林市橫山區建了一處100多畝的苗圃,感覺這個項目回報少,2011年下半年,辛耀峯成爲府谷縣縣長沒不久,就聯繫上了“有求於他的”徐某。

徐某告訴辛耀峯,自己經營過苗圃,並用高於市場的價格買下辛耀峯的所有苗圃,辛耀峯獲利50萬元。此後,辛耀峯和妻子總覺得欠徐某人情。當他提拔爲佳縣縣委書記後,多次給相關部門打招呼,讓徐某承攬了一些與苗木有關的項目。事後辛耀峯迴憶,此後,他逐漸與徐某捆綁得越來越緊,開始不斷給徐某工程。

與辛耀峯發生利益往來的還有溫某。2012年,辛耀峯將手中的200萬元現金主動以借的名義貸給了溫某,月息2.5%,不到一年半的時間,辛耀峯拿走本金及78萬元利息,獲利近40%。

到案後,辛耀峯反思自己,那時,他已經認爲收受一兩萬元的拜年錢是正常事,開始忘了初心,開始踐踏底線。

耗資695萬鉅款買官被騙心態失衡

2013年5月,時任府谷縣委書記調離,辛耀峯有了接任該縣縣委書記的想法。

辛耀峯認識了一個人,此人告訴辛耀峯,只要他肯花錢就能當上縣委書記。事後,辛耀峯懺悔到,他當官心切,就找到兩個企業老闆籌集了695萬資金。

錢給了,辛耀峯卻被騙了。案發後,695萬被相關部門成功全部追繳。

辛耀峯說,被騙以後,他心態失衡,覺得不能總在正處級崗位上原地踏步,開始有了僥倖心理,逐漸發展成爲收大錢。

據透露,辛耀峯不但插手企業經營、工程承攬、項目審批、資金撥付等,甚至還明目張膽“賣官鬻爵”。

據一名行賄人透露,他被提拔爲局長後,一次陪辛耀峯下鄉,辛耀峯開玩笑地跟他說,“我有權提拔你當局長,也有權不讓你當局長。”該行賄人聽出了“話外之音”。在畏懼辛耀峯的權勢下,於2017年春節期間送給辛耀峯2萬元現金。

經查,2012年至2017年期間,辛耀峯在擔任府谷縣縣長、佳縣縣委書記期間,在幹部調整和選拔任用過程中,收受他人財物,將人事任免權變成他個人“撈錢”的工具。

辛耀峯嚐到高息借貸帶來的高額回報後,依仗權勢,向一家企業借款500萬元不支付利息,再轉手將500萬元借給另一家民營企業,約定月息2.5%。通過這種“空手套白狼”的方式,辛耀峯共收回利息70萬元。按約定,至案發時,尚有147萬元的利息沒有收回。

上游新聞記者獲悉,辛耀峯不僅向公職人員或老闆辦私事要錢,就算辦公事,也要給他送錢。

府谷縣人民醫院新建的病房樓工程款遲遲沒結算,從2012年1月和2013年1月,時任院長的田某多次找辛耀峯反映情況無果。直到田某兩次送錢給辛耀峯,事情纔開始有了眉目。

田某說,有時辛耀峯身體不舒服,他會去給其看病,趁機送錢。一開始,辛耀峯不要錢,他硬給。在收了錢以後,辛耀峯開始主持召開縣政府常務會議,研究解決縣醫院病房樓工程款撥付的有關問題。

看到縣長都收錢辦事,田某也開始利用職務便利,爲他人在工程建設方面謀取利益,並收受鉅額財物。目前,田某已經入獄。

在府谷工作期間,辛耀峯借用某企業的汽車給女兒使用,長達6年,後來看見“八項規定”落實十分嚴格,考慮過於招搖,辛耀峯授意企業主將奧迪轎車換爲帕薩特轎車,由妻子和家人繼續無償使用。

辛耀峯說,由於自己長期不在市區工作,遠離家人,除了讓家人違規使用企業主的車輛以外,還用金錢彌補對家人的愧疚。辛耀峯曾爲女兒向他人索要一套價值200萬元房產,還曾向別人索賄300萬現金及大量灰色收入……

▲庭審中的辛耀峯。

違規爲煤企擔保6個億政府埋單

收了錢的辛耀峯,自然要給這些掏錢的人辦事。

2012年之後,煤炭價格暴跌,2014年府谷縣一煤業公司因資金鍊斷裂面臨倒閉,銀行拒絕貸款,煤老闆就找到曾經行賄過的辛耀峯。

辛耀峯明知府谷縣政府不能爲民營企業擔保貸款,依舊出面以政府的名義爲該企業擔保借款6個億。

表面看,辛耀峯爲該私營企業“救急”,實際在此之前,該煤老闆曾先後送給辛耀峯6萬元人民幣和3萬美元,辛耀峯擔心企業老闆說出自己受賄一事。

辛耀峯爲該私營企業“救急”後,爲表示感謝,煤老闆又送給辛耀峯14萬元美金和6萬元人民幣。如此一來,辛耀峯更被煤老闆用金錢“綁架”,令其難以掙脫。

此後,由於借款到期煤企無力償還。最終,6個億的借款及利息均由府谷縣政府埋單。對於當時府谷縣政府來說,這是一筆沉重的債務負擔。

上游新聞記者從相關渠道獲悉,該企業主姓宋。此前多家媒體曾報道稱,該企業爲陝西前首富高乃則。

由於償還6億元借款,資金壓力傳導至府谷縣財政,至今仍有當地公務員記得,被欠薪的感受。但辛耀峯並未因此事擔責,反而晉升爲佳縣縣委書記。

▲落馬後的辛耀峯。

佳縣羣衆送“牡丹書記”綽號

2016年5月,辛耀峯被提拔爲榆林市佳縣縣委書記。

上游新聞記者從相關渠道獲悉,爲了獲得更高提拔,給自己獲取更多“政治資本”,辛耀峯準備做一些政績工程。

佳縣擁有豐富的旅遊資源和較爲成熟的紅棗產業,有“中國紅棗之鄉”的美譽。在脫貧攻堅上,辛耀峯放棄了紅棗,而力推種植油用牡丹。

上游新聞記者獲悉,辛耀峯“標新立異”之後,一時間民怨載道,油用牡丹並沒給當地經濟帶來多少好處,除了稀稀拉拉的牡丹苗以外,佳縣老百姓送給辛耀峯一個綽號:“牡丹書記”。佳縣民間盛傳有歌謠稱:“牡丹書記花不開,小曲好唱口難開。不擇手段把財撈,把佳縣人民來禍害”。

除了強推油用牡丹產業以外,辛耀峯還有一些行爲讓人感到費解。

2016年,佳縣林業站向陝西省科技廳申請了一批300萬元的科技扶貧資金。2017年資金到賬後,辛耀峯“強令”把這筆錢撥付給佳縣東方紅牡丹公司使用,理由是該公司資金緊張。

按規定,科技資金必須專款專用,不可以變更實施主體。當林業站的工作人員向辛耀峯說明政策後,遭到訓斥。林業站被迫無奈,將300萬元虛構了一套政府採購手續,東方紅牡丹公司獲得了190多萬元的科技扶貧資金。

東方紅牡丹公司作爲一家國有參股的合資公司,公司章程寫有佳縣國有資產運營公司有權對該公司運行進行監管。但在一次幹部會議上,辛耀峯公開說,縣國有資產運營公司只參股分紅、不得參與經營監管。結果是該公司管理長期混亂,國有資產運營公司注入的資金以及辛耀峯曾“強令”轉入的科技扶貧專項資金均嚴重流失。

事後,辛耀峯懺悔稱,自己是一位不稱職的縣委書記,在發展油用牡丹這件事上,自己有愧於佳縣父老鄉親。

“霸道”縣委書記的用人三原則

除了政績工程以外,多人反映,辛耀峯任職佳縣縣委書記後變得十分“霸道”。

上游新聞記者從相關渠道獲悉,辛耀峯經常大搞“一言堂”。在一次幹部任用上,主管幹部向他彙報情況,他對主管幹部說:“幹部的事你少管,主要記住“記”、“念”、“發”三個字。一是我說提拔誰,你要認真的‘記’;二是研究幹部會上,你要認真的‘念’;三是形成幹部調整的文件,你要認真的‘發’。”

2016年8月,在未經佳縣縣委常委會研究、公開招聘的情況下,辛耀峯授意縣人才辦公示將身份、年齡、學歷、職稱資格等均不符合條件的一名村幹部聘爲縣紅棗產業辦主任,納入事業編制、享受正科級待遇。一年之後,迫於各方面壓力,辛耀峯又指示縣組織部將其解聘。

更有甚者,在一次全縣大會上,因服務員沒有首先給自己倒水,辛耀峯大發脾氣,導致會議中斷。

▲庭審現場。

受賄和不明財產超過3000萬元

2017年8月底,辛耀峯預感到紀委會對其進行調查,便與他人建立攻守同盟。

2017年8月30日深夜,辛耀峯趕往與其有利益輸送關係的張某家,向張某交代在組織調查時,把他倆相關行賄受賄的事說成合法的債權債務關係或租賃關係,同時安排張某聯繫自己的妻子,將張某爲他保管的財產進行轉移、隱匿。

2017年9月16日,辛耀峯因涉嫌嚴重違紀而落馬。一年後的2018年6月12日,辛耀峯曾“攀附”的榆林市委書記胡志強也被宣告落馬。

今年5月15日,辛耀峯站上了被告席,被指控犯受賄罪、鉅額財產來源不明罪等兩宗罪。檢方指控,從2011年5月至2017年8月,辛耀峯在擔任府谷縣縣長、佳縣縣委書記等職務的便利上,爲相關單位和個人在工程承攬、項目審批、職務調整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索取、非法收受上述單位和個人給予的人民幣1351萬元、歐元10萬元、美元30萬元、價值人民幣207.8675萬元的房產一套、價值人民幣27.25萬元的金條1000克。

檢方還指控辛耀峯及其家庭財產差額部分人民幣1580.997392萬元、美元11萬元,價值人民幣3.58萬元的金條100克無法說明來源。

一部關於辛耀峯案的紀錄片曾在陝西多地多部門對黨員幹部播放進行警示,該片曾說,從公僕到罪人的蛻變過程,辛耀峯案猶如一本警示人生的教科書,值得深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