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江蘇鹽城爆炸事故背後:倪家巷集團的紅與黑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22日 09:06   鳳凰網

倪家巷集團擁有近二十家對外投資公司。龐雜的關係圖中,天嘉宜只是其中一個節點。各公司中有安監環保隱患的,也不只是劣跡斑斑、直至發生爆炸事故的天嘉宜。 倪家巷村雖然面積不大,但擁有五十多家企業。早在2006年,全村就完成了工業產值四十多億元,利稅3億元,村民人均純收入超過14000元。而倪家巷集團,正是由最初的村辦集體企業周莊針織染紡廠通過股份制改革而來。 搬到響水之後,生產高端化工材料的天嘉宜卻把化工廢料埋在了家鄉倪家巷。

無錫江陰市,距離“天下第一村”華西村不到十公里的周莊鎮倪家巷村,在過去32年同時上演着另一個村鎮企業的發家史。

相較於華西村,這個企業要低調得多。但2019年3月21日,一波相當於2.2級地震的化工廠爆炸,將它推到臺前。

倪家巷集團擁有近二十家對外投資公司。龐雜的關係圖中,天嘉宜只是其中一個節點。各公司中有安監、環保隱患的,也不只是劣跡斑斑、直至發生爆炸事故的天嘉宜。

倪家巷集團企業關係圖(天眼查/圖)

根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倪家巷集團最大控股人倪成良已經被帶走調查。

天嘉宜的爆炸,會影響倪家巷集團“做世界紡織強企”的理想之路嗎?

2019年3月22日,爆炸次日現場,氣態污染物已經大幅降低。(視覺中國/圖)

從蘇南到蘇北

倪家巷所在的江陰周莊鎮並非旅遊勝地周莊。

這裏古有“江南布碼頭”的稱號,毛紡織染是主要產業之一。1987年,在村辦集體企業的風潮中,華西村組建了江陰縣華西工業供銷公司。同一年,倪家巷村把目光瞄準了周莊鎮的毛紡織染產業,江陰縣周莊針織染紡廠成立。

倪家巷集團官網截圖/圖

不過,倪家巷人很快便發現,向紡織印染行業的上游——化工原料進軍,既能降低成本,也能滿足周圍企業的需求。1992年,天嘉宜的前身,江陰市倪家巷化工有限公司應運而生,主營業務是生產芳香族硝基、胺基、苯甲酸等製造醫藥、農藥和染料的重要中間體。

對於倪家巷化工廠而言,2006年是一個分水嶺。

這一年,公司銷售額超過1億元,迅速發展的倪家巷化工廠決定搬出面積只有4平方公里的小村莊。次年4月,在蘇北的陳家港化工園,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註冊成立。

不過,據新京報報道,天嘉宜的前員工稱,企業搬遷到鹽城,是因爲當年的無錫太湖藍藻事件。那一年,綠油漆般的藍藻污染了飲用水源地,無錫超市的瓶裝水被搶售一空。

倪家巷距離太湖80公里,污染是否會排入太湖不得而知,但在企業已經對太湖造成污染的蘇南,化工企業顯然已不受歡迎。

隔江相望,經濟相對落後的蘇北,橄欖枝遞了過來。

在招商文案中,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宣稱設有化工生產、生活服務、污水處理、化學危險品儲存等四大功能區,是蘇北第一家獲得環保入戶許可“綠卡”資格的化工園區。紛至沓來的企業,被鹽城響水縣捧作“鄉鎮項目攻堅的碩果”。

不只是化工,浙江寧波客商投資了塑料項目,江蘇省鹽業公司投資了礦滷日曬項目。傢俱、機械製造等項目推進也“一路飄紅”。

到了地域更寬廣的響水,天嘉宜的研發和生產能力得到了極大的提升,一路高歌猛進,產品也隨着國際市場的需求迅速轉型。其中,新研發的三羥甲基氨基甲烷、均三甲苯胺等8個產品暢銷歐美市場。

在響水縣政府網站上,一則《天嘉宜產品暢銷歐美提前實現“雙過半”》的消息稿寫道:據該公司副總經理介紹,產品主要是銷售醫藥、染料中間體,遠銷歐洲、美國、東南亞各國,包括美國杜邦公司,都是該公司客戶。每個月下的訂單都比較多,一個月基本上兩百噸左右。

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關係圖(天眼查/圖)

“黑馬”倪家巷集團

倪家巷村雖然面積不大,但卻擁有五十多家企業,早在2006年,全村就完成工業產值40多億,利稅3億元,村民人均純收入超過14000元。

有網友發微博說,“倪家上、倪家巷、倪巷村……我不知道這個村子到底有幾個名字,雖然在這裏住了有七八年。這是一個城中村,周圍大都是工廠。”

這裏的衆多企業,都與2002年3月成立的倪家巷集團有限公司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或是互爲子母公司,或是業務多有往來。而倪家巷集團,正是由最初的村辦集體企業周莊針織染紡廠通過股份制改革而來。

2000年10月的《中國鄉鎮企業》雜誌上,就有文章將這家迅速擴張的企業形容爲一匹在毛紡行業殺出的“黑馬”,評價其是“繼陽光、三毛、南山後的中國第四大毛紡企業”。

那是一段蒸蒸日上的時光。時任集團董事長從南京領回了“江蘇省名牌產品”獎牌,又立下誓言再增加技改投入1億元。集團在倪家巷還擁有公交站專屬名稱——倪家巷集團化纖站。

在倪家巷集團的版圖中,除了上游的化工企業天嘉宜,還有下游企業,如1999年成立的江蘇倪家巷集團精毛紡織有限公司、2000年成立的江陰市虎跑紡織印染有限公司等。2002年集團成立後,又相繼成立了江陰常盛化纖有限公司、江陰倪家巷新材料有限公司、江陰市倪家巷紡織有限公司等。

倪家巷集團官網截圖/圖

除了紡織印染行業,倪家巷集團還瞄準國際貿易、物流等行業,倪家巷國貿有限公司、倪家巷物流有限公司應運而生。

此外,倪家巷集團投資還涉及市政設施,包括江陰市一家污水處理公司、熱電公司和熱力公司。集團旗下甚至還成立了環保企業——江陰市虎跑環保科技有限公司,負責環保工程技術的研發。

領域擴張同時,地理版圖也在擴張。

除了鹽城,倪家巷集團還涉及上海的順翰服飾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安徽蚌埠等地的項目。項目所到之處備受歡迎,2011年,倪家巷集團到蚌埠五河縣投資籌建紡紗、織布、印染項目,15億元年產值預期的消息,成了五河縣政府官網的“五河要聞”。

根據倪家巷集團的官網信息,目前集團總資產已經超過52億元人民幣。

各類光環頻頻收穫。早在2009年,倪家巷集團被無錫市列爲第三批循環經濟試點單位。江蘇倪家巷集團精毛紡織有限公司是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首批“白名單管理資質企業”,也是國家工商總局頒發的2014-2015年度國家級“守合同重信用”企業,一同上榜的江陰企業還有江蘇華西村股份有限公司、海瀾之家股份有限公司。

根據天眼查,在龐雜的倪家巷企業關係圖中,核心三人正是集團公司的三位股東。媒體報道被帶走調查的集團法定代表人倪成良是集團最大股東,持股比例超過70%,同時擁有多家企業的實際控制權。

另外二人中,倪新瑞、楊洪孝持股比例各佔15%,倪新瑞同時是江陰市倪家巷紡織原料公司的執行董事、江陰市倪家巷化工有限公司的總經理等;楊洪孝是倪家巷國貿公司、倪家巷企業管理中心的法定代表人。

同樣,天嘉宜也有多位倪姓人士。天嘉宜經歷了數次法定代表人的變更,先後從張勤嶽變更爲倪良、倪紅衛等人,後在2017年3月變更爲職業經理人陶在明,陶的唯一高管任職是天嘉宜的總經理。

安全與環保隱憂

和版圖一起擴張的,還有安全和環保方面的隱憂。

在喜馬拉雅App上,一位來自天嘉宜的年輕人分享了自己的成長故事。他回憶,自己入職幾年就當上了車間主任,而在他任上的一次嚴重安全生產事故,發生在車間剛剛籌建之時,員工大部分是新招聘進來的,“技能培訓和監督都不到位,導致了事故發生。”

天嘉宜附近的企業有時候還會叫它的老名字,戲謔爲“倪家巷農藥廠”。

一位從事化工行業的資深人士對南方週末記者分析,天嘉宜在產品列表中,把阻燃劑KSS寫在很前面,這種材料與隱形飛機、電氣控制設備生產有關,以前依賴進口。

“這家公司能夠自產,應該說技術上很高明。如果只生產KSS,還不見得多危險,如果是高端與低端產品同時生產,讓做低端的員工去從事不熟悉的生產裝置,沒有培訓,沒有經過認可操作規程,就可能出事。”上述人士認爲。

在環保組織IPE“蔚藍地圖”數據庫收集的企業監管記錄中,公司還在江陰時,倪家巷化工有限公司就因擴能未審批,擅自投入生產,被處罰停產,環境行爲信息公開化評定結果爲紅色。

搬到響水縣之後,生產高端化工材料的天嘉宜卻把化工廢料埋在了家鄉倪家巷。2014年,江陰市周莊鎮倪家巷村村民投訴,有人夏天在村邊偷埋大量裝有化工廢料的鐵桶。鐵桶腐蝕後污染了地下水,水井能聞出異味。

村委會委託一具有檢測資質的機構對井水取樣檢測表明,苯胺類物質比飲用水標準超標7倍,後經環保部門現場督辦,挖出三堆填埋物124.18噸,警方介入後鎖定了涉嫌填埋的正是天嘉宜。

因爲此案,天嘉宜因犯有污染環境罪而被法院判決罰金100萬元,時任公司董事長張勤嶽、原料供應科科長吳國忠等均獲刑。

除了天嘉宜,倪家巷集團旗下其他公司也不乏安全環保隱患。例如2018年8月,江陰市青陽鎮官方微博稱,爲深刻吸取江陰倪家巷新材料有限公司“8.2”事故教訓,青陽鎮綜合執法局組織召開了全鎮化工企業安全生產會議。不過,南方週末記者未能搜到事故詳細信息。

在“蔚藍地圖”中,倪家巷新材料有限公司在2010年、2016年、2018年分別因未驗收擅自投入生產、聚苯乙烯批建不符、違反危廢申報制度被處罰。倪家巷集團有限公司在2017、2018年多次因違反污染物排放標準,共計罰款60萬元。

倪家巷集團官網截圖/圖

有網友吐槽倪家巷:“一到晚上空氣中都瀰漫着刺鼻難聞的氣味!”

天嘉宜所在的響水縣,村民也戰戰兢兢,甚至有人說,“一有動靜就跑,準沒錯。”一場在2011年因傳言爆炸而發生的響水萬人大逃亡的細節至今還被很多人記得。被化工園區包圍的居民們懸着的心從未放下,他們對家園還是沒有安全感。

當爆炸聲真的響了,當年天涯論壇帖子標題依然顯眼——“倪家巷,不是你家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