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央視播新疆震撼視頻!“沒有教培我待的可能是地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9日 16:25   鳳凰網

走在城市街頭燈火中,請你別忘記:哪有什麼歲月靜好,只不過有人替你負重前行!

18日,國新辦發佈《新疆的反恐、去極端化鬥爭與人權保障》白皮書:自2014年以來,新疆打掉暴恐團伙1588個,抓獲暴恐人員12995人,繳獲爆炸裝置2052枚……

當天晚上,CCTV4播出節目《新疆的反恐 去極端化鬥爭》。

20世紀90年代以來,境內外民族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暴力恐怖勢力“三股勢力”,在新疆策劃並組織實施了數千起暴力恐怖事件,造成大量無辜羣衆罹難,數百名公安民警殉職,財產損失無法估算。

2009年7月5日的一場震驚中外的打砸搶燒嚴重暴力事件中,數千名暴徒在市區多處同時行動,瘋狂殺害羣衆,共造成197人死亡,1700多人受傷,331個店鋪和1325輛汽車被砸燒……

爲了達到分裂和控制新疆的目的,“東突”勢力大肆傳播,宣揚暴力恐怖主義。

這位翩翩起舞的姑娘,名叫迪麗卡瑪爾,在2014年9月21日之後,她再也不能像現在這樣跳舞了。

在“9·21”暴恐襲擊中,他的腿被炸斷,還要接受二次截肢。

她說:“那天我和媽媽一起上街。抱着哥哥的兒子,兩歲半的娃娃。就是在步行街的那頭,砰的一聲我就倒下了。”

現場圖片記錄了她遇襲受傷後的場景:

製造這起暴恐襲擊的熱孜亞,跟迪麗卡瑪爾住在同一家醫院。他在爆炸中右腿和手臂多處被炸斷。

通過記者的手機,她看到了迪麗卡瑪爾。回想作案的那一刻,曾深受宗教極端思想蠱惑的她,說的最多的一個詞就是“魔鬼”。

當被問到爲何選擇走這條路時,她說:“我被魔鬼騙了,受魔鬼的誘惑了。”

她說她曾經相信過“聖戰進天堂”,但現在,她說,“製造暴力,濫殺無辜是絕對不能進天堂的”。

2014年3月1日晚上,雲南昆明火車站,9名新疆籍恐怖分子在火車站廣場和售票廳持砍刀瘋狂砍殺羣衆。這一事件共造成31人死亡,141人受傷。

59歲的陶從玉和47歲的陶從仙姐妹,爲了保護陶從仙19歲的女兒,不幸被暴徒砍成重傷。

以職業技能教育培訓的方式開展源頭治理

據不完全統計,從1990年到2017年,“三股勢力”在新疆等地共製造了數千起暴力恐怖事件,大量無辜羣衆被害,數百名公安幹警殉職,財產損失無法估量。

面對嚴峻形勢,新疆對一切侵犯公民人權,危害公共安全,破壞民族團結分裂國家的暴力恐怖活動,依法進行嚴厲打擊。

自2014年以來,新疆打掉涉恐團伙1588個,抓獲暴恐人員12995人,繳獲爆炸裝置2052枚,查處非法宗教活動4858起,涉及30645人,收繳非法宗教宣傳品345229件。

新疆“一手抓打擊,一手抓預防”,以職業技能教育培訓的方式開展源頭治理。

在喀什,今年37歲的阿卜杜卡迪爾,回想起以前被人以宗教爲名干涉學習語言文字,連他自己都覺得這段經歷挺荒誕。

喀什市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阿卜杜卡迪爾:比如說,我說漢語的話,我周邊人,特別是那種長輩,宗教人士,他們說這是“卡菲爾”(異教徒)的話。

在培訓中心半年來的學習,讓他提高的不只是交流能力,眼界也一下拓寬了。

喀什市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阿卜杜卡迪爾:比如說新聞媒體啊,看了以後覺得我們的眼光比以前開闊多了。

記者:國家大事也知道了。

阿卜杜卡迪爾:知道了,原來我們根本就不重視,而且也看不懂,聽不懂。

胡馬古·阿不都沙塔爾在來到教培中心之前,因爲觀看極端主義視頻並傳播極端思想,十幾歲的她輟學回家,人生陷入陰霾。

如今,她已經從教培中心結業,在喀什市經濟開發區找到工作,成爲一家紡織企業的技術工人。她工作之後,家裏的經濟條件也有了很大改善。

今年29歲的阿布都賽麥提和妻子,現在是和田地區于田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學員。6年前,他在縣城開了一家小飯館,生意開始做的還不錯,可沒過多久就有幾個所謂的“熱心人”打着傳播宗教教義的幌子,盯上了他。

在這些自詡爲“宗教學者”的指點下,對宗教教義只知一二的阿布都賽麥提,不僅言聽計從,而且在接下來的幾年裏是越陷越深。

阿布都賽麥提:(飯館)門口可能貼一個“非穆斯林不許進”,然後我的思想再發展下去,再極端下去,比如說某個人不注意我這個字體(提示),進我的飯店我可能會打他,或者是趕他出去,嚴重到不走公路,不坐車,不花錢,不花這個人民幣。

針對飯館服務員,阿布都賽麥提還制訂了一個荒謬的“着裝規範”,並且要求他人所思所想必須得與自己保持一致。

阿布都賽麥提:我們統一了一下她們的服飾,就是黑色的長袍。因爲當時我們的思想就是這個(極端思想),然後我們聘別人、選別人的時候也要看,符合我們的思想(極端思想)要求,然後就你行,過來。

在極端思想不斷感染滲透下,阿布都賽麥提對當時一系列暴恐事件導致的悲劇,也完全喪失了一個正常人應有的判斷。

阿布都賽麥提:感覺就是他們(暴恐分子)的行爲是對的,因爲有這樣的說法,比如說被害的警察、幹部,很多人視爲這些給國家工作的這些人,也不是真正的“穆斯林”,所以他們被殺是應該的,殺"非穆斯林人"可以進天堂。

回憶起過往種種經歷,阿布都賽麥提爲自己能進入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接受培訓感到很慶幸。

阿布都賽麥提:因爲這個(極端)思想管人,人的行爲就是被思想管的,(被)控制了,他的思想已經感染了。如果不及時把他轉變過來,人的思想,或者是不及時把他治療,那他的後果就是,他的思想控制他的所有行動,他可能會殺人,可能會幹更壞的行動。通過學習法律,國家的政策法規,我意識到如果我繼續那樣走下去,別說是我的未來,我家族的未來,我後代的未來可能就是今天死、明天死、或者是後天死,(家鄉就)變成一個動亂地區了。

跟阿布都賽麥提一樣,受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影響,被教唆、脅迫、引誘參與恐怖活動、極端主義活動,涉嫌犯罪但情節較輕不需要判處刑罰或可以免除刑罰的人員,是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中的主體人羣。

喀什市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艾克達說:我爸爸去世那天有人跟我說了,如果你哭了你爸爸會下地獄的,人死了以後,別人哭對他不好,完了以後我就不敢哭,我現在想想也是特別愚昧。

爸爸去世後,她把自己關在家裏,變得越來越自卑。但是來到教培中心之後,她學習了她喜歡的舞蹈,也越來越開朗。

她說,極端思想中不允許跳舞,如果沒有教培,她待的就不是寬敞明亮的學校,有可能是地獄。

如今的艾克達已經從教培中心結業,在喀什美食城找到了一份工作,在那裏,她又能站上舞臺。

類似的改變故事還有許多……

班裏的女學員從不好意思化妝,到“不化妝不出門”:

馬來西亞駐華使館參贊曾在參觀完教培中心後說,真實情況“與我們在西方媒體上了解到的情況不同。”

“當我們來到這裏,我們發現中國政府做了很多工作,幫助學員脫貧,幫助他們糾正(極端)思想,幫助他們在未來過上好日子。”

阿富汗駐華使館臨時代辦說:“我看過一些報道,我覺得完全是相反的。這裏非常舒適的環境,各方面都很好,而且他們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他還說,我覺得我們都可以學習。

本文圖片均來自CCTV4截圖

截至目前,新疆已經有兩年沒有發生暴力恐怖案件,其他治安案件也大幅下降。安全穩定的新疆又開始吸引大批遊客的到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