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國家中心城市含金量多大? 濟南南京等多城競逐第十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4日 01:56   鳳凰網

經濟發展進入到轉型升級新階段後,中心城市的帶動引領作用日益凸顯。其中,國家中心城市的“帽子”十分重要。

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包括南京、濟南、青島、瀋陽多城市的代表、委員紛紛建言,請求支持建設國家中心城市。

濟南、南京等多城競逐

作爲第三經濟大省山東的省會,濟南正在積極申建國家中心城市。全國人大代表、山東省委常委、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山東代表團審議政府工作報告時建議,支持濟南建設國家中心城市,填補京津冀與長三角之間尚無國家中心城市的戰略空白。

王忠林說,作爲全國經濟大省、文化大省、人口大省,山東未來的發展需要一個以“國家中心城市”爲核心的城市羣崛起帶動,促進全省東中西部協調發展。

據《濟南日報》報道,3月6日,全國政協委員、濟南市政協主席雷傑在討論政府工作報告時也提出了“支持濟南創建國家中心城市”的建議,並被寫進了小組會議簡報。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5日,中國政府採購網上發佈了濟南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濟南市創建國家中心城市戰略路徑研究及其相關服務項目公開招標公告,該項目預算金額爲700萬元。在項目要求裏,項目服務內容包括濟南創建國家中心城市的戰略環境、基礎條件、對比分析、戰略構想、實施路徑、政策建議、宣傳策劃、動態評測八個方面。

招標公告要求“系統研究我國現有9 個國家中心城市的基本情況,同時分析南京、杭州、瀋陽等潛在競爭城市發展情況,通過主要經濟指標對比,明確濟南市創建國家中心城市的主要優勢和不足短板。”可見,濟南已將南京、杭州、瀋陽等城市視爲主要的競爭城市。

作爲第二經濟大省江蘇的省會,南京也在積極申建國家中心城市。根據人民政協網報道,全國人大代表、南京市長藍紹敏建議:“懇請國家在相關規劃、政策和頂層設計方面給予南京支持,在《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中明確‘支持南京建設國家中心城市’,進而在長三角區域形成全球城市(上海)+國家中心城市(南京)的世界級城市羣格局。”

藍紹敏認爲,作爲代表中國參與全球競爭的世界級城市羣,長三角地區不僅需要發揮上海作爲全球城市的龍頭帶動作用,還需要切實強化南京作爲特大城市、中心城市的協同支撐。支持南京建設國家中心城市,是進一步完善長三角世界級城市羣格局的重要舉措,是長三角輻射帶動中西部地區發展的關鍵抓手。

南京之外,全國人大代表,青島市市長孟凡利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審議政府工作報告時建議,進一步明確青島的國家中心城市地位。根據國務院2016年1月對青島城市總體規劃批覆的城市定位,青島是我國沿海重要中心城市。通過近兩年的發展,青島經濟社會又取得新進步,希望進一步明確青島的國家中心城市地位,在山東半島城市羣發展中更好地發揮引領作用。

根據《瀋陽日報》報道,全國政協委員、遼寧海帝升機械有限公司董事長金憲建議,國家相關部門支持瀋陽建設國家中心城市。他認爲,從目前國家中心城市的分佈上來看,東北沒有國家中心城市。瀋陽作爲東北區域的中心城市,申請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基礎條件和優勢越來越成熟。

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中心研究員牛鳳瑞對第一財經分析,在國家中心城市的佈局方面,國家會有一個合理的整體佈局,不光是看經濟總量,而是要綜合考量。比如西安,雖然經濟總量並不靠前,但作爲西北地區的龍頭,從整體空間佈局來講,西安是理所當然的選擇。從目前的大區來講,東北作爲一大板塊,佈局一個國家中心城市的可能性比較大。

廣東體改研究會副會長彭澎也對第一財經分析,國家中心城市的佈局,不僅僅是考慮經濟體量,而是要看整體綜合實力,包括政治、經濟、交通、文化、地區分佈等多方面因素來綜合考量。從大區分佈來說,目前東北大區尚沒有國家中心城市,瀋陽入圍的可能性比較大。

這頂“帽子”含金量幾何

國家中心城市是國家城鎮體系的最高層級。2010年,住建部發布的《全國城鎮體系規劃(2010-2020年)》明確提出五大國家中心城市(北京、天津、上海、廣州、重慶)的規劃和定位。

進入2016年後,國家中心城市的批覆加快。2016年5月,國家發改委和住建部聯合發佈《成渝城市羣發展規劃》,將成都定位爲國家中心城市。2016年12月,經國務院正式批覆,國家發改委發佈《促進中部地區崛起“十三五”規劃》,規劃支持武漢、鄭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

2018年2月7日,國家發改委和住房城鄉建設部發布《關中平原城市羣發展規劃》,作爲關中平原城市羣的核心,西安正式躋身國家中心城市行列。至此,已有北京、天津、上海、廣州、重慶、成都、武漢、鄭州、西安9座城市被明確定位爲國家中心城市。

第九座肯定不是終點,在專家看來,將來還會有其他城市進入中心城市行列。同時,國家中心城市也將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去年11月2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建立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的意見》發佈,提出要建立以中心城市引領城市羣發展、城市羣帶動區域發展新模式,推動區域板塊之間融合互動發展。同時,《意見》明確指出以北京、上海、廣州、天津、重慶、成都、武漢、鄭州、西安這九大國家中心城市,以及香港、澳門、深圳三大城市,作爲區域發展的重要引領力量。

去年12月19日至21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會議提出,要增強中心城市輻射帶動力,形成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助推力。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堅持以中心城市引領城市羣發展。

從這一系列的表述中可以看出,中心城市的引領帶動作用日益凸顯,而作爲中心城市中的中心,國家中心城市的重要性更爲突出。

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中心研究員牛鳳瑞對第一財經分析,突出中心城市的帶動引領作用,更符合經濟發展客觀規律和城市化發展規律。城市規模與輻射帶動能力成正比,城市發展一開始以集聚資源、極化爲主,沒有集聚就沒有帶動輻射能力。

牛鳳瑞說,通過支持一些核心重點城市率先發展,帶動周邊地區發展,有利於提升我國經濟發展的整體競爭力,實現社會生產力優化佈局,促進產業結構的轉型升級。

從實踐的效果來看,國家中心城市的“帽子”,對相關城市的經濟社會發展和區域經濟發展也起到很大的助推作用。

變身開放高地邁向“中心城市”,一列動車組列車駛過鄭州市區(2017年8月17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圖

典型的如鄭州和西安,這兩座經濟總量並不靠前的城市,在成爲國家中心城市之後,可謂是風生水起,圍繞加快國家中心城市建設,極大的提升了自身集聚資源和輻射帶動引領周邊地區的能力。

數據顯示, 2018年鄭州市地區GDP完成10143.3億元,比上年增長8.1%,邁入到GDP萬億俱樂部行列;經濟總量在全國城市中居第16位,比上年前移1位。在西安,2018年西安GDP跨越8000億元大關,增速位居副省級城市第一,佔全省比重升至34.2%,創14年來新高。

彭澎分析,國家中心城市這頂“帽子”,儘管並沒有帶來直接的資金扶持或者政策優惠,但是有了這頂“帽子”,城市在一些重大項目比如機場擴容、高鐵樞紐、地鐵建設等方面的審批會更容易,在吸收集聚金融機構、資金、人才等各方面資源也會更容易。有了帽子之後,城市總體規劃也必然要進行修編,做大做強中心城市規模。

牛鳳瑞說,國家中心城市的牌子,本身就相當於給了一個城市較大的發展空間,有了這個“帽子”,意味着這這個城市配置資源的能力和空間更大,對當地經濟的發展將起到很大的推動作用。

一線城市之外,這些中心城市正崛起

從我國的區域發展佈局來說,建設更多國家中心城市,也是推進區域協調發展的重要途徑。尤其是在北上廣深這些一線城市之外,需要有更多的中心城市來帶動,對一些強二線城市來說,發揮中心引領帶動作用,正適逢其時。

牛鳳瑞說,國家中心城市是一個國家發展的高地、引擎,是區域經濟發展的龍頭。從經濟發展階段來說,一開始龍頭城市不會太多,就北上廣深四個一線城市,但後來隨着經濟發展的深入,就需要有更多的中心城市崛起,促進空間合理分佈,進而提升我國經濟發展的整體競爭力。

而這些中心城市起來之後,也可以分散疏解一線城市的壓力。牛鳳瑞說,一開始一線城市只有4個,但是未來可能有8個、10個乃至十幾個。目前國家中心城市城區人口規模最小的在500萬,未來這些城市都會發展成爲城區人口超過1000萬的超大城市。相當於在一線城市之外,有更多的超大城市來引領帶動區域經濟的發展。

彭澎說,目前北上廣深這四大一線城市的格局還很難撼動,但再過若干年後,武漢、重慶、成都這些國家中心城市發展起來之後,可以承擔一線城市的功能,可以覆蓋更多的人口,對促進區域協調發展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進而帶動我國整體經濟的發展和轉型升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