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一帶一路,“21世紀的一項開創性倡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0日 22:27   鳳凰網

數據來源:國家發展與改革委員會

德國杜伊斯堡港碼頭的中歐班列裝卸場景。

本報記者管克江攝

2013年,習近平主席提出共建“一帶一路”倡議。2017年,中國舉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峯論壇。幾年來,在各方共同努力下,“一帶一路”建設從理念轉化爲行動,從願景轉變爲現實,取得了豐碩成果。

2019年4月,中國將舉辦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峯論壇。從今天起,本報推出“風從東方來——國際人士談一帶一路合作”系列專版,講述“一帶一路”建設走深走實的生動故事,分享國際人士對“一帶一路”倡議的深刻理解。本版擷取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峯論壇以來,本報刊登過的發達國家知名人士有關“一帶一路”倡議的精彩觀點。

“將成爲21世紀最偉大的故事之一”

美國庫恩基金會主席羅伯特·勞倫斯·庫恩:

歷史長河中,絲綢之路上不同國家、民族、宗教信仰和文化背景的人們,創造了彼此間和平、共享的成功先例。今天,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同樣着眼於沿線各國的共同利益。

中國一再聲明,不論自身發展走到哪一步,都不會在處理對外關係時以大欺小,“一帶一路”建設正是基於團結合作、共享發展、平等互利之上。“一帶一路”在世界範圍內這麼受歡迎,是因爲中國找到了自身發展經驗同世界需要的契合點。

100年後,當我們這代人的歷史都已寫定,人們回首往事會看到,今天關於“一帶一路”的討論將比任何一場選戰都重要得多。“一帶一路”建設,將成爲21世紀最偉大的故事之一。

英國四十八家集團俱樂部主席斯蒂芬·佩裏:

“一帶一路”倡議是絲綢之路的重新煥發,它爲世界帶來了驚人的、富有創造力的現代貿易形式。依託“一帶一路”這個超越國界的概念,亞洲、歐洲、非洲、美洲國家及人民和諧聯通。“一帶一路”倡議的基石是尊重每個國家和民族的文化及體制,用實現共同的可持續發展這一目標將人們緊緊團結起來。

“一帶一路”倡議是21世紀一項變革性的工程。習近平主席給了我們一張路線圖,爲我們指明瞭未來方向。雖然前路會有坎坷,但我們前進的方向是正確的。越是能夠緊緊抓住“一帶一路”倡議所帶來的機遇的國家,越能享受到倡議帶來的發展紅利。

美國未來學家多麗絲·奈斯比特、約翰·奈斯比特:

世界需要橋樑,需要建設橋樑的智慧。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是一項具有“架設橋樑”意義的倡議,其恢弘的目標是縮小發達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以及新興經濟體之間的經濟差距,跨越文化和歷史差異,促進理解和交流。

“一帶一路”不僅是一項發展經濟的舉措,還鼓勵人類以一種共同方式解決未來世界面臨的全球性問題。

“一帶一路”涉及圍繞經濟發展的一個新的思想共識,以及更高層面的共識進化,還意味着互不干擾、非結盟,尋求的是發展經驗的交流,而不是把一種發展模式強加在另一種發展模式之上。其最大的不同尋常之處是讓各國和各國人民都獲益,而不是隻惠及少部分人羣。非洲國家已經在中國支持下發展基礎設施並從中獲益,這比照搬西方的民主體制更行之有效。

新西蘭前總理珍妮·希普利:

“一帶一路”倡議是全球範圍內促進國際合作的最大創意之一。它是一個富有前瞻性的理念,可能會創造下一波世界經濟增長。

中國在促進國與國互相尊重,推動平等、公平方面表現非常出色,在國際發展援助過程中更強調共享而非救濟,突出共同繁榮,共享進步成果。事實上,國際發展援助不僅應着眼於解決對象國人民的生存問題,更應發揮投資的槓桿效應,賦能於當地人民,讓他們在不遠的將來有能力實現自主發展。“一帶一路”通過幫助沿線國家提升基礎設施水平和互聯互通程度,構建跨區域、跨國家的大市場,讓市場和人充分對接,從而賦能於人民。

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

以共商、共建、共享爲原則的“一帶一路”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路徑,通過“一帶一路”建設推動地區實現和平與發展是一個偉大的構想。其更爲深刻的着眼點是通過促進區域經濟發展,增進國家之間交流,進而防範紛爭於未然,以發展促和平,以和平保發展。

“很長時間內將是促進全球經濟增長的潤滑劑”

美國麥肯錫全球研究院院長華強森:

正如19世紀末的東方快車象徵着第二次工業革命歐亞文明的交流,“一帶一路”體現了新變革下經濟互通、文化相融的時代潮流。“新東方快車”將滿載沿線地區人民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之夢,駛入中國與各國緊密相連、共享機遇的新疆域。

英國劍橋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院資深研究員馬丁·雅克:

在世界經濟的汪洋大海中游泳,中國實現了與世界的深度融合,這種融合爲很多國家和地區的經濟增長與繁榮帶來了機遇。“一帶一路”就是一個強有力的例子。正因爲認識到發展的重要性,中國才能提出“一帶一路”這樣的偉大倡議。它想要解決的是自1945年以來的全球核心問題——佔世界人口85%的發展中國家的轉型問題。它表明中國正努力尋找一種讓中國和其他國家實現互利共贏的新型國際關係。

西方國家往往把全球化等同於西方化,從而把許多國家排除在外。但中國對全球化的理解無關意識形態、經濟結構和種族。在中國看來,全球化就意味着發展,意味着藉助“一帶一路”等合作倡議,讓全世界人民更加幸福。這種非排他性和獲益廣泛性,充分地證明了“一帶一路”所提倡的共享精神。

改革開放是一種思維方式,一個過程,一種將現實視角與戰略視角相結合的轉型方法。“一帶一路”倡議展示的正是改革開放的思維:在不斷擴大合作的過程中,找出更有效、更務實的辦法。

澳大利亞前外長、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院院長鮑勃·卡爾:

如果40年前有人預測中國有一天將向世界“出口”道路、橋樑、港口、機場、隧道等基礎設施建設能力,世界一定會感到這是空想。然而,我們看到今天中國正在切切實實地做這些事。“一帶一路”把中國的增長和繁榮帶到世界各地,幫助亞洲和世界其他地區一同發展。

英國牛津大學伍斯特學院高級研究員彼得·弗蘭科潘:

歷史上,高山、大海、沙漠等天然屏障分隔了彼此,阻擋了思想與信息的相互交流,阻礙了經濟、政治以及文化發展。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包含公路、鐵路、港口等重要基礎設施建設,着力於克服這些物理障礙,是對歷史經驗的汲取。“一帶一路”連接世界,面向未來,很長時間內將是促進全球經濟增長的潤滑劑。

“在發展的道路上‘不讓一個人掉隊’”

法國前總理德維爾潘:

在一個缺乏集體行動、受到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削弱的世界裏,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從一開始就具有長遠視野。該倡議展現了三個互爲補充的前景:政治上,促進不同國家與人民之間的包容與合作;經濟上,推動經貿往來,擴大投資,滿足發展的各項具體需求;文化上,延續古絲綢之路精神,促進各國人民間的文明互鑑。總而言之,“一帶一路”是21世紀的一項開創性倡議,它是聯通古今、通向未來的橋樑,旨在在發展的道路上“不讓一個人掉隊”。

過去幾十年間,中國表現得越來越有大國風範,日益走近世界舞臺的中央,大概是當今世界最顯著的一個特徵。可以說,不僅僅是中國迎來了一個新時代,它也開啓了一個全球的新時代。

當前全球化正處於十字路口,民粹主義擡頭撕裂世界,全球經濟復甦因保護主義而黯然失色,許多國家面臨着不穩定因素。中國卻在不斷加快開放步伐,相信“一帶一路”將能夠把破碎的世界聚合起來,爲各國發展和共同穩定帶來新機遇。

法國重建佈雷頓森林體系委員會執行董事馬克·烏贊:

“一帶一路”建設增進互聯互通,將帶動沿線國家和地區的發展,創造更具包容性和可持續的全球發展模式。“一帶一路”也爲全球化可能面臨的問題提供了中國方案:隨着經濟增長、人民生活不斷改善,那些逆時代潮流的呼聲必將不攻自破。

當前,國際上出現了“逆全球化”的聲音,一些國際合作機制的功能似乎在減弱。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發起成立亞投行,爲促進世界經濟開放、包容和可持續發展提供了新路徑,讓許多“曾被邊緣化”的國家有機會參與到國際合作中來,分享經濟全球化的紅利,這必將譜寫全球化的新篇章。

日本科學技術振興機構高級研究員衝村憲樹:

今天中國翻天覆地的變化與政策的連貫性與執行力息息相關。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表明中國繼續堅持改革開放的堅定決心,以及中國願與世界各國分享改革開放成功經驗和機遇,爲世界和平與共同發展貢獻中國智慧。

“一帶一路”倡議讓中國對外開放邁上新臺階。它把中國的發展與亞洲、歐洲乃至全球的發展聯繫起來,從而形成一個動態的、可持續的發展途徑。日本國內很多有識之士都希望日本加入“一帶一路”,日本如果只是旁觀,就會失去很多發展機會。

日本富士通總研經濟研究所首席研究員金堅敏:

近年來,受世界經濟增長乏力、國內貧富差距擴大以及持續不斷的難民危機等困擾,部分發達經濟體反全球化思潮涌動,“本國利益優先”的誘惑開始蔓延,發展中國家期待貿易投資自由化帶動經濟開發、創造就業的發展理念受到挑戰。發達經濟體與發展中經濟體的矛盾有加劇趨勢,迫切需要提出並嘗試全球經濟治理新的框架模式。

“一帶一路”倡議不僅是“新型全球化”的理念創新,同時爲發展中經濟體與發達經濟體發展經濟、增加就業、消除貧困提供了一個共同的框架基礎和舞臺。中國還彙集全球資源,具體安排落實了倡議所需的資金、技術、人才等,爲倡議帶來了“真金白銀”。

美國卡特政府法律顧問哈維·朝鼎:

構建聯繫的橋樑可以走向繁榮,而築起隔絕的高牆只會通向發展的死衚衕。“一帶一路”建設是中國致力於推動經濟全球化和多邊主義發展的實例。

“全球化時代包含創新思想的世紀大工程”

法國經濟學家、調節學派創始人米歇爾·阿列塔:

習近平主席具有長期目標和戰略眼光,他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設計精巧、定位準確,讓資金、人才、技術流動起來,確保相關國家在世界經濟發展大潮中互利共贏不掉隊。許多國家在“一帶一路”建設的幫助下,經濟得到發展,社會趨於穩定,管理更爲優化。

在繼續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的大背景下,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加速了資本的跨境流動。該模式同美國華爾街已主導40餘年的短視的金融控制模式截然不同,它尋求的是多種形式的相互依存:互聯互通、相互貿易、長期投資。“一帶一路”建設有助於解決發展不平衡、資源惡化等全球治理問題。  

以色列駐華大使何澤偉:

“一帶一路”總讓我想起一首情歌,其中有一句歌詞是“我們從哪兒開始”。以色列與中國有着傳統的友好合作關係,中國公司在以色列開展了一些大型基建項目,以色列人民從中受益良多。在“一帶一路”框架下,以中兩國間最具有優勢的是創新合作。兩國創新合作潛力巨大,以色列高科技公司將與中國公司在各領域展開合作。

希臘駐華大使萊奧尼達斯·羅卡納斯:

“一帶一路”倡議爲解決全球性挑戰提供了開創性思路。在“一帶一路”框架下,不同國家和地區民衆間的文化合作與相互理解得到增強,對未來發展大有裨益。

“一帶一路”倡導開放合作,不搞保護主義,真正推進貿易與投資、促進互聯互通,推動增長與發展,這對於深受金融危機之害的希臘、經濟增長乏力的歐洲,以及經濟全球化的未來都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日本國際貿易投資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江原規由:

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倡議像“一帶一路”一樣以實現各國合作共贏爲目標。全球140多個國家和地區、80多個國際組織積極支持和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有力地證明了“一帶一路”贏得世界範圍內的共鳴。

在“一帶一路”建設推進中,整個世界看到了中國謀求公平合理的全球化,以及中國堅定不移朝着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邁進的姿態。“一帶一路”是全球化時代包含創新思想的世紀大工程。

“連接人類知識和智慧的發展道路”

法國前總理拉法蘭:

中國通過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等方式推動多邊合作,爲國際社會樹立了榜樣,中國的長遠目標和對時代需求的把握對於世界發展大有裨益。在一個將以創新爲標誌的世界中,我認爲中國有一張了不起的王牌,就是源遠流長而博大精深的中華文明。“一帶一路”是一個需要創新、需要建設、需要分享的偉大計劃。中國在世界發出的聲音是平衡之聲、多邊合作之聲,也自然而然是進步之聲。

有些西方國家對於“一帶一路”心存疑慮。那是因爲中國並沒有複製西方模式,而是去創造一個自己的發展方式,一種更加包容的發展方式。

好似在絲綢上刺繡,需要一針一線的功夫。“一帶一路”建設也是如此,需要依靠一步步推進,纔會一步步收穫成果。“一帶一路”建設格外需要各國共同謀劃、精心佈局。

英國商務大使芭芭拉·賈琦:

我們迫切需要進一步提升外部世界對中國的瞭解,特別是西方國家對中國的瞭解。然而,一些西方媒體對中國的報道沒有全面傳遞出發展的信息,仍然存在着溝通的障礙和鴻溝。建議全球媒體把眼光放遠,不僅更多關注中國,也要關注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其他國家。我們應該積極向公衆宣介“一帶一路”建設蘊含的機遇,促進沿線國家間的有效溝通,從而加深對中國和“一帶一路”建設的理解。

法國戴高樂基金會主席雅克·高德弗蘭: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沿線各國進行了積極的、富有成效的合作。針對目前存在的一些逆全球化思潮,“一帶一路”建設可以向那些懷疑論者證明,全球化進程可以在國家間有組織、有規則地進行,它不僅是一條互通有無的貿易道路,也是一條連接人類知識和智慧的發展道路,將切實造福各國人民。

德國西門子公司大中華區首席執行官赫爾曼: 

國際社會對中國經濟實現高質量增長充滿樂觀與信心。我認爲,這種樂觀與信心在很大程度上來自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和一系列宏觀經濟政策措施。“一帶一路”不僅是這個時代的“熱詞”,而且成爲切切實實發生的生動事實。它是當今最爲重要和最具影響力的全球基礎設施建設規劃,給全球化提供更強勁動力,並具有巨大潛力構建新型全球貿易的藍圖。

德國著名哲學家萊布尼茨認爲,歐洲與中國的文化交流不僅僅在於學習對方的歷史知識與文明成果,而且可以在文化的交流與碰撞中產生新的創造性思想的火花,從而推動兩大文明的發展。

今天,當數字化推動價值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跨越國界流動,當“一帶一路”以前所未有的合作精神推進共同繁榮,當經濟全球化以前所未有的力量席捲每個角落,任何地理、文化、民族、政治、意識形態的差異都不應該成爲我們的障礙。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