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火車“足道師”:一天彎腰上萬次 搬動軸承近萬斤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08日 03:18   鳳凰網

江西網絡廣播電視臺訊(記者張國輝陸彬彬)“我們這個工種,又髒又累,噪音大,灰塵多,味道難聞。”陳忠紅笑了笑:“我找老婆時,不敢說自己是搞軸承清潔的,就含糊地說自己是修火車的。”

 

 

陳忠紅(右)在清洗軸承

正月初四,江西網絡臺記者來到一派繁忙景象的南昌南車輛段,車輪車間裏煙霧繚繞,散發着清洗劑的刺鼻味道,記者的衣服上很快就蹭到了幾處油污,卻奇怪地發現工人們的工服都比較乾淨整潔,軸承組的工長陳忠紅說:“知道你們要來採訪,我們今天特地都換了乾淨衣服,平時髒慣了,但要拍照片,我們必須得展現出鐵路工人的精氣神來。”

 

 

陳忠紅在分揀剛運到車間的火車軸承

 

 

剛運到車間的軸承

陳忠紅所在的南昌南車輛段車輪車間負責江西、福建兩省火車車輛輪對的組裝、加工、檢修。春運期間,鐵路線上無數火車馳騁,車輪軸承就是支持火車“日行千里”的“腳”,陳忠紅和他的工友們就是爲火車輪對做按摩的“足道師”,他們加班加點爲火車輪對“推拿問診”,確保火車運行安全。

 

 

陳忠紅在給軸承除砂鏽

陳忠紅今年53歲,他從21歲起就幹軸承清潔工作,剛入行時也是天天皺着眉頭,但很快就認識到了這個崗位的重要意義,一干就是32年。

陳忠紅向記者介紹了火車“足道師”的工作,到了檢修期的軸承拆卸下來後運到這裏後,要經過鑑定、清洗、外觀檢查、檢測、探傷、注脂壓罩等幾道工序,最後包裝運走,重新安裝回火車上使用。

 

 

軸承清洗機

 

 

軸承拆罩與清洗

這些工作聽起來簡單,實際上步步艱辛。首先就是體力的考驗,這些軸承每個有67斤重,春運期間,工作量加大,每週最多休息一天,每天工人們要彎腰上萬次,反覆搬動的重量近萬斤,下班時,一個個腰痠背痛,累得手都擡不起來。

運來的軸承個個鏽跡斑斑,陳忠紅要逐一爲它們除砂鏽。打磨工具一啓動,火花四濺,噪音刺耳,鐵鏽粉塵很快就籠罩住戴着口罩的陳忠紅。

軸承拆罩後,烏黑的油脂讓記者看着就不禁敬而遠之,這時,如果初步鑑定沒有“病情”,就進入清洗工序。清洗液的溫度、壓力、濃度都有嚴格規定,煮洗的水溫不能超過80度,否則對部分零部件有損害,也不能低於75度,不然洗不千淨。就這樣,在清洗軸承的髒水上總是升騰着水霧。陳忠紅說,冬季是最幸福的季節,到了南昌漫長的夏季,車間裏就像桑拿房,油膩的水霧粘在身上,難聞的味道好難洗掉。

 

 

擦拭軸承

 

 

陳忠紅在檢查軸承

在“浴盆”裏經過粗洗、精洗、烘乾等工藝操作後,軸承才終於露出本來面目,綻放出金屬的亮澤。在燈光下,陳忠紅拿起白布進一步細心擦拭,就像是在潤澤一件精美的藝術品。但是,並不能就此掉以輕心,接下來就是定量檢查和探傷環節,陳忠紅特別強調,現在火車提速很快,尤其是高鐵列車增多,軸承哪怕有細微的內部傷痕、裂縫、氣孔等問題,萬一沒被檢測出來,肯定會出重大事故。

檢測無誤後,這些由黑變白的軸承經過注脂壓罩,就可以打包運走,上崗再就業了。這時,陳忠紅才鬆了一口氣。

 

 

陳忠紅在給軸承注脂壓罩

 

 

剛運到車間的軸承(上),拆罩後的軸承(左下),清潔後的軸承(右下)

車輪車間的工作就是這樣又髒又累,到了春運期間,工作壓力尤其大,常有年輕人辭職走掉,但陳忠紅當工長的軸承組連續多年沒有一個人辭職。

軸承組共有21人,老中青各年齡段都有,還有女同志。大家都佩服陳忠紅這位老大哥,不但平時吃苦在前,而且當有人請假時,陳忠紅也同樣是第一個站出來頂上。在陳忠紅帶領下,軸承組出了很多技術骨幹,陸續有人被提拔爲幹部。

 

 

陳忠紅與年輕工友在一起

工友王懷琛告訴記者,陳忠紅任勞任怨、認真細緻,每道工序都由他仔細把關,大家不管年齡大小,都稱呼陳忠紅爲“老陳”。“別隻談工作啊,”大夥紛紛向記者爆料:“老陳多才多藝,是個愛唱歌的金嗓子,毛筆字和畫畫也不錯,還喜歡弄假山呢。”

面對熱情的工友,陳忠紅有些不好意思,“大家都是一家人,我們都是將心比心。”

 

 

藍色建築爲在建的新車間

採訪結束時,陳忠紅突然說有一件大喜事差點忘了告訴記者,他拉着記者看附近一棟藍色的三層樓房,興奮地介紹,這是即將完工的新車間,再過幾個月,一系列新設備就可以裝配到位,整個工作環境將煥然一新,髒累差程度也將大大減輕。“到時,年輕人就可以安心工作了,單位就更容易留住年輕人。”原來,陳忠紅最關心的是這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