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廠家“檢修” 全國多地白血病兒跪求斷供救命藥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1日 03:14   鳳凰網

原標題:【紫牛新聞】廠家"檢修",全國多地白血病兒跪求斷供救命藥

劉先生和一些病友最近焦慮不安,他們的孩子患上白血病,在蘇州大學附屬兒童醫院接受治療,然而一種進口的白血病化療核心藥物阿糖胞苷卻傳出斷供的消息。這種藥主要是兒童白血病患者使用,國際藥業巨頭輝瑞公司說工廠檢修,不能確定何時恢復正常,但目前仍在保持市場供應。還有很多人猜測斷供別有原因。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多方瞭解到,上海等一些地方進口阿糖胞苷供應正常,而其他很多醫院都出現採購不到的情況。雖然有仿製的阿糖胞苷作爲替代,但在療效方面和輝瑞的原研藥存在一些差距。劉先生說,“很多人砸鍋賣鐵,就是想讓孩子多得到5%的療效,現在斷供,我們無法接受”。

 便宜但極有效

兒童白血病患者最需要

阿糖胞苷是一種化療藥物,主要用於治療惡性血液病,特別是急性非淋巴細胞性白血病,對其他類型的白血病也有治療作用。

阿糖胞苷是一種化療藥物

最早在1959年,這種藥物由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專家研製出來,1969年6月,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阿糖胞苷進入市場。它最初由Upjohn公司以“賽德薩”(Cytosar-U)的商品名出售,該公司後來被輝瑞公司合併,所以目前生產原研阿糖胞苷的企業只有輝瑞。

由於研製時間比較早,輝瑞公司的阿糖胞苷價格一直不高,現在幾乎是最便宜的化療藥物,仿製的阿糖胞苷更爲低廉。2018年5月1日起,我國對進口抗癌藥實行零關稅,並對增值稅政策進行調整後,輝瑞的阿糖胞苷又降了大約9%。

劉先生說,0.1g規格的進口阿糖胞苷在藥品採購平臺上的價格是30多元,他們在醫院拿藥也只有40多元,相對白血病化療用的其他藥物,可以說是最便宜的了,但也是核心藥。

另外,因爲阿糖胞苷的專利早已到期,現在可以合法進行仿製。進口阿糖胞苷大約在2014年進入醫保目錄,同時進入的還有數家藥企的仿製藥。

在一份某地的抗癌藥專項集中採購入圍產品表中,可以看到意大利阿特維斯公司生產的0.1g規格阿糖胞苷爲37元,0.5g規格爲137.14元。國內一家藥企仿製的0.1g規格阿糖胞苷僅爲8.18元,其它地區略有差別。

在白血病方面,兒童患者最需要這種藥,因爲兒童主要是靠化療實現治癒,故而以用藥爲主,成人患者都是骨髓移植爲主,需求量低一些。

成都軍區總醫院造血幹細胞移植中心主任劉芳說,在白血病的治療中,阿糖胞苷的位置無可替代。 

“阿糖胞苷斷藥

醫生不知道怎麼治病了”

劉先生給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發來一份“阿糖胞苷斷貨情況說明”,從中可以看到:“2018年12月26日上海復旦大學附屬兒童醫學中心的白血病家屬在看醫生門診時,被醫生告知(進口)阿糖胞苷目前廠家不供貨,本醫院庫存最多可維持到2019年1月底,到時斷貨將出現很多患兒無藥可用。”

劉芳則在2018年12月20日就通過社交網絡說:“髓系白血病的必須藥物阿糖胞苷斷藥,醫生不知道怎麼治病了”。對阿糖胞苷斷貨表示關注的醫務人員還有很多,有人在醫學專業網站丁香園發帖說:“阿糖胞苷斷藥了?我們藥房說採不上,着急,病人都等着上化療”。

劉先生說,蘇州兒童醫院在去年12月27日就開始用仿製阿糖胞苷了:“我們要求用進口的,醫院說沒貨,蘇州這邊都是這樣”。

在“阿糖對策交流”微信羣中,有病友稱北方一些地方從去年12月就開始用仿製藥了,成都也有輝瑞的阿糖胞苷斷貨的消息。

西安的一位藥劑師4日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說:“我們在今天也收到了通知,阿糖胞苷僅提供1月最後一次供貨,12日配送後我們這也將面臨斷貨。我們目前庫存量較多,但也僅僅滿足不到3個月的使用。”

國家衛生健康委藥政司近日則發出《關於做好阿糖胞苷注射劑供應保障工作的通知》,表示輝瑞公司生產的血液腫瘤治療用藥阿糖胞苷注射用無菌粉末(商品名“賽德薩)因意大利的生產廠家停工檢修等原因,預計2019年1-6月將會出現全球範圍內供貨緊張。通知要求做好短缺直報和替代藥品採購,保證現有供貨不中斷。

仿製藥阿糖胞苷療效有差距

家長不敢冒險

劉先生說,蘇州兒童醫院的白血病治療水平在全國居於前列,因此到這家醫院求醫的患者也特別多。該院5個病區常年住滿,還有不少患者排不上號。

上海病患家庭的簽名

正常情況下,兒童白血病的治療大概需要兩年半的時間,大小24個療程,幾乎全都要用到阿糖胞苷,其中還有大約15個療程需要通過腰穿進行鞘內注射,就是用一根長長的針,通過腰部骨髓穿刺到硬腦膜深部的蛛網膜下腔,抽出腦脊液檢查,同時注射阿糖胞苷。

孩子每次做鞘內注射,都要一動不動躺6個小時,雖然痛苦,但能快速讓藥物發揮效力。

雖然有仿製的阿糖胞苷可供替代,但醫生和患者家屬依然極其關注輝瑞原研藥斷供,原因就是它們的療效存在一定的差距。

此前浙江有媒體報道說,“醫生明確告知,原本現在用的(進口阿糖胞苷)治癒率是85%左右,中途換用仿製阿糖胞苷治癒率是70%。”

西安那位藥劑師向紫牛新聞記者表示:“通過臨牀大夫和一線科室反饋,這個藥國產的比進口的效果上稍差了一點,療效上差距不是很大,緩解率比進口的低6個百分點左右。”

一些患兒家長向紫牛新聞記者反映,孩子使用仿製阿糖胞苷的副作用比較大,頭暈、嘔吐、發燒的頻率都高了。

另外仿製藥對細胞控制的也不如進口藥。他說,正常人白細胞是4-10(10^9/L),白血病治療過程中,白細胞控制在3以下比較好,用進口阿糖胞苷1周左右,可以控制在1-2。現在有人用過仿製藥,白細胞指標達到6。另外,理想的情況還有血小板指數不能降低,有些患兒用了仿製阿糖胞苷,出現血小板指數降低的情況。

由於治療週期長,阿糖胞苷的用量是比較可觀的。病友們擔心,每次哪怕只有5-6%的差距,累積起來也不可忽視。而且主要是孩子需要這種藥,所以療效哪怕有些微差距,家長們也希望能用最好的藥。

劉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蘇州兒童醫院遇到進口阿糖胞苷斷供問題後,醫生給出的治療方案是把少量庫存的進口藥留在腰穿時使用,靜脈注射等階段用仿製藥替代。因爲醫生知道療效有差別,盡力想保證把最好的藥放在最關鍵的時候用。   

是太便宜不願生產

還是設備出了問題?

斷供的消息出來後,一則輝瑞公司在2018年12月14日發給醫院的說明函出現在網絡上,輝瑞在這封信中說,“爲了更好地保障高質量藥品的持續供應,輝瑞決定對意大利賽德薩(即阿糖胞苷)生產工廠的生產線設備進行停產檢修,由於檢修與保養比預計的耗時更長,由此對賽德薩的供貨造成影響,導致市場上暫時出現賽德薩供貨不足的情況。”

輝瑞公司的公關經理胡女士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輝瑞是委託意大利阿特維斯公司生產阿糖胞苷,檢修是突發性問題,目前不瞭解具體原因,也不確定需要持續多長時間。

由於輝瑞沒有給出意大利工廠的檢修時間表,對於阿糖胞苷斷供的原因,出現一些猜測。

劉先生認爲,正常情況下,輝瑞這樣的國際大型製藥廠不會因爲設備檢修影響到供貨,應該事先做好計劃。而且設備檢修也應該是短期的,現在的情況卻是不能確定需要多長時間,所以他對輝瑞的解釋有懷疑。

有人私底下認爲,這個藥本來就便宜,而且輝瑞的很多藥最近都被強制降價,包括阿糖胞苷,導致利潤率下降,所以可能不願生產這種廉價藥物。

還有消息說,這個藥已經被輝瑞賣給了其他公司,但仍使用輝瑞的配方和技術,不過可能影響到藥物的生產和供應。

這些猜測都未得到證實。

胡女士則向紫牛新聞記者表示,因爲意大利工廠檢修,將來的供貨會有影響,但是目前沒有停止供應,還在正常供貨,包括上海兒童醫學中心和蘇州兒童醫院等地方,並且正在和醫院進行協調,保障患者用藥。

胡女士也承認,輝瑞目前暫時無法提供恢復生產的確切時間,但據瞭解檢修已經取得顯著進展。她強調,輝瑞絕對不會因爲利潤的原因而進行停產漲價。

上海斷供問題已經解決

蘇州仍望眼欲穿

輝瑞方面的解釋和一些地方的反饋並不一致。

上海兒童醫學中心的患兒家長在“阿糖胞苷斷貨情況說明”中說:“醫院已經和廠家多次溝通無果,醫生也很着急,希望我們家屬能連同媒體一起想想辦法,給廠家壓力盡快恢復供貨;隨後我們聯繫了其他地方醫院及病友,同時在網絡上查找相關信息,確認目前(進口)阿糖胞苷爲全國性斷貨,情況迫在眉睫,岌岌可危。”上百位家長還在請願書上簽名並按下手印。

上海市醫藥集中招標採購事務管理所在3日發出2019年的1號通知,對阿糖胞苷注射劑等臨牀緊缺藥品進行掛網採購,入圍的是一種仿製阿糖胞苷。

不過上海的情況很快出現變化。7日,一位上海的患兒家長表示:“醫生說叫我們不要管了,藥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紫牛新聞記者致電上海兒童醫學中心,工作人員表示,“我們醫院沒有(出現進口阿糖胞苷斷供問題),目前不缺這種藥。”

在北京醫藥陽光采購管理平臺上,可以看到10多家醫院都採購有進口阿糖胞苷,仿製藥有4家醫院採購。

而在蘇州,劉先生了解到的情況仍然是採購不到進口阿糖胞苷。廣東、四川等地的醫務人員也向紫牛新聞記者反映採購不到。

西安那位藥劑師9日再次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哎,藥品剛到,就被總院調撥走了一大部分,庫存也僅夠目前在院收治病人的用藥,如果在沒有供貨,我們這裏預計藥品最多用到2月中旬就將斷貨。”“目前醫院已經不收治新增病患,或者告知病患直接使用國產藥。”

他還透露了一個令人憂心的消息,稱有人可能利用這次機會開始囤積居奇,手上有大量阿糖胞苷藥品,等待全國性斷供開始,並且醫院內庫存消耗殆盡之後,再高價出貨。

然而奇怪的是,劉先生了解到寶應縣一家醫院可以採購到進口阿糖胞苷,卻無法在那裏買藥帶到蘇州兒童醫院使用。

輝瑞公關經理胡女士10日再次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目前我們仍在保持賽德薩的市場供應。我們高度重視此事,正在積極與意大利工廠溝通協調,爭取儘快恢復賽德薩生產。我們也正在和相關醫院協調有關保障患者用藥的方案。具體各地市場阿糖胞苷供應情況請向有關主管部門瞭解。”

劉先生的孩子現在還剩下7個療程,兩個月做一次。他說:“我們已經治療了一年零一個月,磕磕碰碰走過來,還需要一年半就能停藥了。我們治這個病,中間感染過兩次,前後差不多花了60萬元。很多老百姓都是傾家蕩產地去給孩子治療,但是現在中途換藥,心理上接受不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