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湖南官員爲老闆提供保姆式服務 單筆獲利2000萬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9日 22:25   鳳凰網

原標題:湖南一官員爲老闆提供“保姆式”服務單筆獲利兩千萬

【案例剖析】蹊蹺合同的背後

——揭開湖南省衡陽市農業委員會原副主任顏橋生權力套利的蓋子

利用職務便利,“量身定製”顯失公平的投資協議,讓老闆賺得盆滿鉢滿;收穫2筆共計3300餘萬的“股份”回報,其中單筆達2000餘萬元,令人咋舌。2018年5月,衡陽市紀委監委從兩份“蹊蹺”的項目投資協議入手,順藤摸瓜揪出合同背後的“巨蠹”——市農業委員會(市委農村工作辦公室)副主任、黨委委員顏橋生,在全市黨員幹部中引起了強烈反響。

兩份“蹊蹺”的項目合同

2018年3月,衡陽市紀委監委收到審計部門移送的線索,直指衡陽縣經濟開發區多宗地塊在土地融資過程中,簽訂顯失公平協議,致使財政資金嚴重受損,國有資產流失嚴重。

到底是工作失誤還是暗藏腐敗問題?

市紀委監委立即成立專案組開展調查覈實。

“投資2600萬元,僅土地出讓金就獲得淨利潤2100餘萬元,投資回報率高達84%!”根據審計結果,經過撒網摸排,辦案人員發現某道路融資項目有點“蹊蹺”。

未進行土地價值評估,設置的底價明顯低於市場價值;以土地出讓金分成方式確定投資回報,嚴重違反市政府關於城市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回報,堅持投資覈定、回報算賬分開進行的原則;抵押地塊隨意置換,從不毛之地變成了縣城商業成熟地塊……隨着調查的不斷深入,辦案人員發現衡陽縣城建投某道路綜合開發項目也存在同樣的問題。

一系列不尋常的跡象,令人疑竇叢生,辦案人員意識到這裏的水很“渾”。在調查兩個項目背後的投資者後,辦案人員有了重大發現:兩個項目均有顏某參與,而顏某是曾任衡陽縣委常委、副縣長、縣城建投董事長顏橋生的弟弟。在兩個項目中,顏橋生都是拍板的關鍵人物。自此,顏橋生進入辦案人員的視野。

3300餘萬元的“股份”回報

顏橋生在衡陽縣“深耕”20多年,從村幹部招工提幹,逐漸成長爲縣委常委、副縣長,分管國土資源、城建投資、縣經開區,同時兼任衡陽縣城建投董事長,是當地的“財神爺”,領導和下屬對其評價頗高。

“這兩個項目我存在工作失誤,向組織檢討!”得知市紀委監委在調查兩個項目的情況,2018年4月,顏橋生主動來到市紀委監委說明情況。面對顏橋生的“坦白”,專案組與其周旋的同時,安排人員摸排其家庭情況。顏橋生住的是價值300多萬元的別墅,自己、妻子以及女兒人手一輛高檔汽車。對此,顏橋生早有準備:“我弟弟每個月都會打5萬塊錢,作爲我在家贍養父母的費用,我在個人事項報告中也報備過。”

然而,財富的來源並不像顏橋生說得這麼“光明正大”。辦案人員通過對顏橋生、其弟弟顏某以及兩個項目老闆萬某、呂某之間的經濟往來比對,發現顏橋生購房款有75萬元來自於衡陽縣城建投道路項目股東呂某,購車款有40萬元來自衡陽縣經開區道路項目股東萬某。拍板的兩個項目顯失公平,受益的老闆送房款車款,有如此巧合的事?市監委果斷決定,依法對顏橋生、顏某、萬某、呂某採取留置措施。

在鐵的證據面前,顏橋生如實交代了自己在未實際出資的情況下,利用職務便利爲顏某、萬某開發衡陽縣經開區道路項目,爲顏某、呂某開發衡陽縣城建投道路項目提供幫助,分別收受20%和10%的股份利潤,共計3300餘萬元。

“量身定製”的項目條款

“顏橋生爲兩個項目盡心盡力,提供全程‘保姆式’服務。”辦案人員介紹,爲確保弟弟顏某、“不是兄弟勝似兄弟”的萬某和呂某獲得兩個項目的開發權,顏橋生罔顧紀法,利用職務便利“量身定製”項目條款。

2009年6月,西渡經濟開發區(衡陽縣經濟開發區前身)採取以地融資模式,啓動某道路項目建設。顏橋生作爲縣政府分管領導,是項目的實際決策者。爲幫助顏某、萬某減少競爭對手,顏橋生更改項目報名條款,將報名保證金由1000萬元提高到2600萬元,並提前告知兩人籌集資金;項目抵押地塊位置較偏,面積過大,不利於開發,顏橋生大開“綠燈”,允許兩人在縣城範圍內隨意選地,並強行要求縣城建投讓出土地。最終,顏某、萬某作爲唯一的報名者,成功獲得項目融資權。通過抵押地塊的拍賣及後續的房地產開發,兩人從中獲利過億元,顏橋生收受20%的股份利潤回報,共計2260萬元。

3個月後,衡陽縣城建投某道路綜合開發項目啓動。同樣的手段被複制,甚至變本加厲。顏橋生在報名條件上設置門檻,規定“中標者必須在拍賣成交當天繳納土地出讓金2500萬元”;甚至在出席該項目競爭性談判會議時,利用會前交流之際明確暗示其他報名者退出;爲確保顏某、呂某儘快拿到土地,在投資合作協議中明確“每延期交付土地一日,按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價款的1‰支付違約金”條款;強行要求縣城建投借款1000萬元給顏某、呂某無償使用,以繳納足夠保證金確保兩人蔘與地塊拍賣。最終,顏某、呂某以稍高出底價的低價競得項目開發權。顏橋生從中收受兩人所送項目10%的股份利潤,共計1060萬元。

2018年7月31日,顏橋生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並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2018年11月15日,衡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顏橋生案公開審理,庭審時顏橋生積極認罪悔罪,法院將擇期對其進行宣判。( 肖湘東李濤)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