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任正非:若要對美作出貿易讓步換取孟晚舟自由,我們不考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3日 03:39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華爲心聲社區12月3日發佈了華爲創始人任正非11月26日接受CNN採訪紀要。在採訪中,CNN駐香港主播、記者Kristie Lu Stout問道,華爲是不是已經完全放棄美國市場了?任正非說,現在也不能說完全放棄美國市場,“但是美國人民拒絕讓我們服務,比如AT&T、Verizon等運營商不採購我們的產品,儘管我們有很友善的心,那也只能不給美國人民提供服務”。

近日,任正非卸任北京華爲數字技術有限公司副董事長。在接收CNN採訪談到退休問題時,任正非說,也希望在合適時間裏能夠解決公司的生存和發展問題,這些問題走上一定軌道以後,會逐漸減少工作量。“其實目前我在公司基本很少工作了,主要是常務董事會和輪值董事長們在主持日常工作。有時候他們來問我一下‘你覺得這個事情怎麼樣’,他們不問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公司的作用已經在淡化,再淡化淡化,就沒有了”。

 

 

任正非11月26日接受CNN採訪。(圖片來源:華爲心聲社區)

早就覺察到,我們和美國之間存在着各種不確定的矛盾

在採訪中,Kristie Lu Stout問道:雖然華爲面臨來自美國的很大壓力,但是業務仍然保持增長。華爲在中國市場的智能手機銷量也在不斷提升,在中國市場以外也在贏得新客戶,包括國際運營商客戶。這些是不是能證明美國的打壓並不能打敗華爲?

任正非表示:“因爲華爲公司從開創至今,經營觀念是堅決擁抱全球化,通過全球化產業鏈的合作,服務全球社會,這是我們的初衷。但是我們早就覺察到,我們和美國之間也存在着各種不確定的矛盾,所以我們自己也要有一些準備,當美國不賣給我們東西的時候,我們還不至於死掉,還能夠自立。從現在來看,我們生存下來,在短時間不會有問題了。但是我很擔心的是,3-5年以後我們是否還能持續領先世界,這是我們要研究的問題,已經提到我們的議事日程上來了。”

任正非還說,如果美國明確谷歌GMS生態系統不給華爲使用,那華爲自己的系統也是會投入使用的。華爲相信自己有這個能力,在2-3年內完成世界生態系統的整合。華爲在供應鏈上堅定不移地擁抱全球化,歡迎美國公司加大對華爲的供給,然後華爲大量使用它們的零部件,形成共贏。當美國公司不能給華爲供應的時候,華爲是有替代方案的,如果替代方案出來以後,已經比較成熟和穩定,那再切換回去的可能性就比較小了。因此,這個時期對大家都是一個重要的轉折時期,希望美國政府要考慮一下美國公司的利益。華爲公司的態度就是堅定不移地擁抱全球化,不會孤立地走自主創新、自力更生這種封閉道路。但是,也不能說我們各方面不去努力,萬一出現美國公司就是不供應零部件的情況,那我們也要生存。

被問到假設谷歌不能夠拿到向華爲繼續供貨的許可、華爲有沒有備份計劃時,任正非說:“有,而且規模很大。”

華爲現在是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機廠商,在沒有谷歌的情況下,華爲有沒有可能做到世界第一?任正非認爲,應該不會有問題,但需要時間。“我講的‘時間’就是指海外市場。因爲明年、後年我們就能重返海外市場,我們完全有這個能力和決心。”

談美國業務:儘管我們有很友善的心,但是美國人民拒絕讓我們服務

在採訪中,Kristie Lu Stout提出:“近期美國的聯邦通信委員會出臺了一個針對華爲的規定,本質上是說我不信任華爲,所以農村的電信運營商不能使用聯邦政府的基金或者補貼來購買華爲設備建網。我們也知道,華爲計劃對抗這一決策。爲什麼您認爲這麼做很重要?你們打算怎麼對抗?”

任正非回答,華爲公司是商業公司,目的就是爲全球人類提供良好的信息服務,不是以政治目的爲中心的。本着這個原則,在非洲、在高山、在熱帶雨林……很多艱苦地區,華爲都去提供服務。“當然,我們也願意給美國人民提供服務。當年我們希望給美國大運營商提供服務,但是給大運營商提供不了服務,就給一些小運營商提供服務,以體現我們的價值。因此,美國政府這個決定是違反了政府要爲人民服務的政策的,那是由它和它的人民去溝通解決的問題,我們只是一個供應商,不介入解決問題的衝突。但是美國政府這樣做是違反憲法的,因爲美國憲法表示就是要爲老百姓服務。”

被問到華爲是不是已經完全放棄美國市場時,任正非說:“現在也不能說完全放棄美國市場,我們也要爭取美國憲法所賦予的權利。但是美國人民拒絕讓我們服務,比如AT&T、Verizon等運營商不採購我們的產品,儘管我們有很友善的心,那也只能不給美國人民提供服務。美國是一個自由社會,應本着開放的精神容納世界各種力量,但是美國正在背棄這種精神,那它將來是不是還能領導世界呢?”

 

 

任正非11月26日接受CNN採訪。(圖片來源:華爲心聲社區)

談“後門”:汽車也可以用來做壞事,但不能怪汽車生產廠家

在採訪中,Kristie Lu Stout還提及了華爲“後門”的問題:“中美科技戰的核心在於信任的缺失。美國政府不信任華爲,認爲華爲設備爲中國政府提供了後門,他們現在還是這樣認爲的。華爲可以採取哪些措施來消除疑慮,重建信任?”

任正非指出了兩點:第一,美國這個題目應該是一個僞命題,因爲幾十年來華爲沒有發生過類似事件。我認爲,我們也無法說服美國,但是它的盟友國家是可以說服的,因爲它們已經用華爲公司的設備一二十年,對華爲是什麼樣的公司瞭解得比較透徹。第二,華爲的設備很先進,耗能指標、帶寬指標,特別是體積、重量上的指標,是世界上其他公司還很難達到的。因此,我認爲客戶的選擇會戰勝美國政府的聲音,儘管美國聲音很大,但是客戶還是會有自己的決心。

被問到如果中國政府要求華爲移交數據、華爲是否必須移交數據時,任正非澄清:第一,中國政府從來沒有發出過這樣的聲音。第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楊潔篪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表態“中國企業絕對不允許裝後門”,李克強總理在今年3月份全國人大答記者問上也說過“不允許中國企業裝後門、竊取信息”,這是官方對法律的釋法。第三,華爲公司是拿不到數據的。華爲公司是賣的裸設備給運營商,運營商在運行設備的時候才有數據。我們拿不到數據,也不需要這些數據。就像汽車一樣,汽車也可以用來做壞事,運輸什麼東西是卡車司機說了算,不能怪汽車生產廠家。一樣的道理,我們實際上就是一個造“卡車”的公司。

談孟晚舟:如果要對美國讓出更大貿易條件來換取孟晚舟自由,我們不考慮

任正非的女兒、華爲CFO孟晚舟應美國的要求在加拿大被捕已經一年。說到孟晚舟,任正非表示,作爲一個父親,當然我會關懷自己的兒女,也會心疼自己的兒女。但是兒女經歷風雨、受受磨難,對她本人一生的成長是有好處的。在中美貿易戰中,她成爲了兩個大“球”碰撞下的一隻“小螞蟻”。“處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認爲她應該感到自豪,世界上兩個國家打架,拿她作爲了一個籌碼。”

任正非還說:“因爲孟晚舟沒有犯過罪,美國的指控不是真實的,法律遲早會有公正的結論,所以她的心態還是比較平衡的。現在她的母親和她的丈夫輪流到加拿大去陪她,舒緩她的心情;她平時也在學習、看書、畫畫……來調整自己的心情,她有耐心等到加拿大法律公平、公正和透明地解決問題。”

對於孟晚舟會否被引渡到美國,任正非表示:“我相信不會有問題。而且我們在美國打官司,我們有信心把紐約東區的官司打贏,證明我們公司有能力和美國政府進行法律較量,美國政府以後也不能隨意欺負我們。”

任正非透露,有時會轉給孟晚舟一些網上好笑的故事,隨便打個電話問候幾句。在孟晚舟被軟禁在加拿大的這段時間,父女之間的關係更親近了。“以前孟晚舟一年也不給我打一次電話或者發一個短信,當然那時我們知道兒女在努力奮鬥就高興了。現在大家的關係變得比較親近了。”

 

 

當地時間9月23日,孟晚舟再度在位於加拿大溫哥華的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高等法院出庭,進行其引渡案的相關信息披露聆訊。(圖片來源:中新社)

任正非說,孟晚舟的經歷,這些磨難會對一個人的意志有很大影響,會讓她更加成熟。“但是,她回到華爲公司以後,也不會受到特別重用,因爲她只是首席財務官,只做財務工作。我們公司的領導人必須要具有技術背景,沒有技術背景就沒有戰略洞察力,沒有戰略洞察能力的人領導公司,會使公司逐漸喪失清晰的方向,從而逐漸喪失競爭力。因此,她回來也僅僅是做原來的工作。”

至於孟晚舟在軟禁期間的工作情況,任正非透露,她現在的工作都是網上處理,已經沒有做日常管理了。“我們已經安排樑華做代理CFO,已承擔起工作了。樑華以前就是CFO,孟晚舟是接他的班做了CFO,後來,樑華轉任董事長。孟晚舟出現危難的時候,樑華轉回來兼代理CFO,承擔CFO的領導責任,孟晚舟有時候也會通過網絡發表意見。目前情況大概如此。”

會不會試着親自去加拿大看看孟晚舟?任正非說:“那要看川普批不批准。如果川普邀請我去加拿大,那我是會去的。”

Kristie Lu Stout問道:“川普總統之前曾表態說,如果有助於解決中美貿易戰,他有可能會介入孟晚舟一事。華爲現在仍然歡迎這樣的姿態嗎?”

任正非說,如果川普能介入孟晚舟問題的解決,說明孟晚舟的問題不是犯罪問題,是一個可以交易的問題。交易的條件是中國政府必須在貿易上給美國作出大讓步,然後把孟晚舟作爲有條件的交換。他還說,中國總體還是一個貧窮的國家,“如果我們要對美國讓出更大貿易條件,那就是拿窮人的錢去換取孟晚舟的自由,我們不會考慮這樣做的”,“拿貧困人口的錢去交換我們的自由,我們從良心上過不去”。

談香港:不怎麼關心香港問題,只是現在不怎麼去香港購物了

在採訪中中,Kristie Lu Stout還問了任正非一些關於香港局勢的問題。任正非表示:因爲我們不是政治家,所以我們不怎麼關心香港問題,只是現在不怎麼去香港購物了。”

被問到是否對香港的抗議人士以及他們所要爭取的目標抱有同情態度時,任正非說:“沒有任何同情,因爲不瞭解。我堅決反對暴力行爲,這種暴力行爲是不正確的。人們可以自由表述思想,但是用暴力這種行爲是不可取的,美國也是不允許(暴力)的。”

至於美國議員盧比奧的言論,任正非認爲,“我們外交部抗議美國干涉香港內政,盧比奧先生說美國立法干涉香港是‘美國內政’,我認爲這是一個很大的笑話”。(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