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清退不合格留學生,中國知名高校相繼出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13日 02:20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中國高校陸續清退不合格的大學生,其中也包括在華留學生。

據《中國新聞週刊》13日報道,日前,復旦大學研究生院清退了12名研究生,從名字看大部分爲留學生。另一所高校人民大學,則清退了16名本科生,其中也不乏留學生。

專家們表示,近年來在華留學生數量不斷攀升,留學生管理也需統一規範,學業首當其衝。

中國高校掀起清退潮 包括很多外國學生

2019年,中國國內高校掀起了研究生清退潮。

據不完全統計,至少有10所高校着手清退研究生,至少500名研究生遭到清退或面臨清退風險。接近年底,研究生大清退依然兇猛,前不久211高校中國地質大學(北京)一次性清退了52名研究生。

在這波研究生清退潮中,復旦大學之所以引起熱議,是因爲清退的研究生中出現了留學生名字。

根據《復旦大學學籍管理規定》第四十一條、《復旦大學研究生學籍管理實施細則》第三十八條規定,10月10日經校長辦公會議審議,決定對12名研究生予以退學處理。12人中除2人來自公共管理專業,其餘10人均來自工商管理專業。

 

 

圖片來源:復旦大學研究生院官網

這份名單來自復旦大學官方網站發佈的《 2019-2020學年第一學期研究生退學決定公示(第一批)》,在公示中明確標明瞭“第一批”。

復旦大學研究生院相關工作人員表示,“復旦大學每年確實要清退好幾批,這都是常規工作。”

這些研究生被退學處理的原因,都是“學習年限屆滿仍未達到畢業或結業要求”。

在學業要求上,中外學生一視同仁。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表示,“不管是本國學生還是留學生,學校都應該把握一個標準,沒有完成學業的就不應該讓他畢業,這樣才能夠保證整個學校的教學質量。”

本科生2019年也面臨“嚴出”的步步升級,從本科轉專科,到延期畢業,再到直接清退。10月12日,教育部表態高校要堅決取消畢業前補考等“清考”行爲,“嚴出”進一步加碼。

在這波本科生清退潮中,人民大學公佈的16名本科生名單裏出現了部分留學生的名字,譬如國際關係學院外交學的ELA ON DO,SAN TIAGO。

這些本科生遭退學也是因爲學業問題。中國人民大學發佈公告稱:“根據中國人民大學學籍管理相關規定,對16名不及格課程累積超過20學分的本科生予以退學處理。”

其實,中國高校清退留學生以前就有。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指出,“我國大學之前就有清退違規、學業不合格、超期的學生,包括留學生。”

以前對外國留學生重數量輕質量

中國已成爲亞洲最大、世界第三大留學目的國,排在中國之前的只有英美兩個傳統留學大國。

根據教育部發布的統計數據,2018年共有來自196個國家和地區的49.2萬名留學生在中國國內1004所高校和科研機構學習。

縱觀近十年來的數據,會發現在華留學生數量不斷攀升。2005年留學生人數爲14.1萬,2011年首次突破29萬,2015年已接近40萬。

中國已經建立起在校大學生總人數3800多萬的高等教育體系,留學生規模剛剛接近50萬,面向未來,仍有很大的增長空間。

留學生的引入,有利於提升中國大學的國際化水平。中國教育學會會長鍾秉林指出,真正的教育國際化,從世界範圍來講,首先是在高等教育領域形成潮流。

留學生和外籍教師的數量和比例,是反映一所高校國際化水平公認的比較有代表性的指標,“重點高校國際化調查分析報告”顯示,中國重點高校外國留學生佔在校生總數的比例平均爲3.7%,距離歐美髮達國家普遍爲10%-20%仍有較大差距。

不過,儲朝暉稱,“過去幾年引入留學生過於看重數量,使得很多優秀留學生其實並不看好到中國留學。”

熊丙奇指出,“發展留學生教育,是爲了推進學校辦學的國際化與多元化,而前提是不能爲了追求規模,而降低質量要求。”

今年以來,山東大學、福建農林大學相關留學生事件引起社會爭議,讓人們不得不去反思在華留學生的規範管理。

未來中外學生趨同化管理

隨着赴華留學事業進入提質增效的發展階段,中國教育部明確提出赴華留學發展要堅持質量第一,嚴格規範管理,走內涵式發展道路。

7月20日,中國教育部國際司負責人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進一步推動中外學生趨同化管理,對違規違紀的留學生嚴肅處理、絕不縱容姑息。

2018年教育部出臺《來華留學生高等教育質量規範(試行)》,是中國首個針對來華留學生高等教育制定和實施的全國統一的基本規範,提出要推進中外學生教學、管理和服務的趨同化,在教學上實現統一標準的教學管理與考試考覈制度。

不過,熊丙奇表示,“實行對留學生的趨同管理,面臨現實阻力。這個問題可能長期尷尬地存在。”

就拿住宿來說,國內很多學校的本科生是4人間或6人間,而留學生是單間或雙人間。趨同管理,要麼是留學生和我國本科生住一樣的4人間,要麼是我國學生也住單間或雙人間。前者留學生不願意,後者要求大學推進後勤社會化改革。

同濟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副所長張端鴻也認爲,高校難以做到完全的趨同化管理。首先,留學生教育在國際貿易當中屬於服務貿易範疇,而公辦高等教育對本國學生來說是一項準公共產品,屬於一項社會福利,兩者有本質的不同。

儲朝暉表示,“留學生的管理儘可能由學校來決定,各個學校有差異化的對待都沒問題,這是走向正常化的一個方向。”

另外,儲朝暉認爲中國高校應該致力於真正地提高中國的留學地位。要改變中國接受很多“低端”留學生的現狀,就要有學業門檻,對在華留學生同樣做到“嚴進嚴出”。(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