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馬雲含淚告別:今天不是馬雲的退休,而是一個制度傳承的開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10日 06:10   僑報

【僑報網訊】北京時間9月10日晚間,阿里巴巴20週年年會在杭州舉行。年會開始前,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和阿里巴巴集團CEO張勇就已到達現場,並肩而坐,張勇向觀衆揮手致意。在這場年會上,55歲的馬雲正式宣佈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接任者正是張勇。新浪財經稱,臺下的馬雲熱淚盈眶,他還跟唱了《追夢赤子心》。

馬雲卸任後的阿里:做一家“好公司”

綜合上觀新聞、上海澎湃新聞報道,馬雲在當晚的演講中表示,沒想到等了十年的這天來得這麼快,感謝所有幫助、支持、信任過阿里的朋友,感謝這個國家和了不起的城市。阿里人很厲害,很少有公司文藝演出能做得這麼好。

 

馬雲10日卸任演講。阿里巴巴官方微博視頻截圖

馬雲的講話可以分爲兩部分,第一部分講了他“卸任後的阿里怎麼做”;第二部分則講了“卸任後的馬雲做什麼”。

馬雲之所以會說卸任是一個制度的開始,是因爲阿里巴巴從10年前就開始探索傳承製度:不是家族式傳承,也不是找職業經理人,而是發現、培養、支持新的領導人團隊,用制度、文化、人才保證公司的傳承。馬雲坦言,“爲了這一天認真準備了10年,感謝所有人的信任”。

他表示,自己卸任董事會主席不是心血來潮也不是害怕承擔責任,“阿里人只敬畏未來,對未來從不害怕”。他說,10年前就提出要離開董事長,當時內部的人就覺得是開玩笑,但他很高興,通過阿里巴巴的合夥人制度,今天做到了。因爲通過合夥人制度,可以培養出更多有能力的人,所以馬雲也提出了自己的希望:“在阿里巴巴30年的時候,能每年向社會輸出1000名10年以上的阿里人,參與社會的建設。”

對於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再次強調:“今天不是馬雲的退休,而是制度傳承的開始;不是一個人的選擇,是一個制度的成功。”

事實上,就在馬雲講話之前,阿里巴巴發佈了“新六脈神劍”價值觀。它由六句“阿里土話”組成:客戶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因爲信任,所以簡單;唯一不變的是變化;今天最好的表現是明天最低的要求;此時此刻,非我莫屬;認真生活,快樂工作。每一句話背後都有一個阿里巴巴發展歷史上的小故事,表達了阿里員工的價值觀。這六句“土話”將成爲阿里巴巴繼續踐行使命、實現願景的出發點和原動力。

馬雲也在講話中表示,在過去20年中,阿里巴巴犯過的錯誤不比任何一家公司少;但也做了很多正確的選擇,而每次在關鍵時候的重要選擇、重大決定,“從來沒有從商業利益出發從20年前到現在,重要的(決定)都與錢無關。”他提醒說,商業決定很不容易,但價值觀的選擇更爲痛苦。他說阿里不願意做一家只能賺錢卻非常平庸的公司,“未來,阿里永遠不願做一家只會賺錢的平庸的公司,不是打敗對手,而是給世界帶來更好的變化;不想也不願意變成一家強大的公司,只是希望在社會上、在世界上、在客戶心裏是一家好公司。”

他說:“強大的公司不容易,但好公司更難;強公司是商業能力決定的,好公司是擔當是責任是善良。”所以馬雲寄語阿里員工:“阿里人感恩社會信任最好的辦法,就是用行動爲社會帶來更多的驚喜。用好人才、用好技術,讓世界更綠色、更普惠、可持續發展,同時讓世界變得更柔軟和溫暖。”

離開阿里的馬雲:將開啓新的生活

對於卸任董事會主席後的生活,馬雲再次強調:“不等於退休,我是不會停下來的!阿里巴巴只是我很多夢想中的一個,我自己覺得我很年輕,有很多地方想去折騰,教育、公益、環保……我都在做,我可以做得更好,花更多的時間。過了今天晚上,我就要開啓新的生活。”

馬雲說,他把自己想得很明白,因爲多年前他去過格林威治天文臺,在宇宙中,他沒找到太陽系,也沒找到地球,所以作爲一個人,他的感受是“We’re nobody(我們什麼都不算),不是取得了什麼、經歷了什麼,世界那麼美好,有那麼多事我都想去體驗,還有那麼多不美好、不盡如意的地方,我要去折騰折騰。”

其實,在9月10日前,馬雲面對外界的“退休”說法就已多次澄清。他在8月底出席2019全球女性創業大會時已經表態說:“(卸任)絕不等於我不創業了,絕不等於我退休了……阿里巴巴它只是我夢想中的一個而已。我今天還很年輕,還有很多地方沒去折騰,還有很多事想做。”

熟悉阿里巴巴的人也知道,早在卸任阿里巴巴董事會主席之前,馬雲就已逐步退出阿里巴巴的具體運營,而是將相關業務交給新任阿里巴巴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張勇。不過,這並不代表馬雲就閒着。在他身上,還有很多頭銜:鄉村教師代言人、馬雲公益基金會創始人、TNC(大自然保護協會)全球董事、聯合國世界婦女峯會聯席會議聯合主席、聯合國數字合作高級別小組聯合主席等。在上海與特斯拉首席執行官馬斯克進行“雙馬對話”時,他用的頭銜就是“聯合國數字合作高級別小組聯合主席”。從這些細節可以看出,馬雲已經將工作重心放在教育、公益以及數字經濟合作上——這一選擇也與很多成功的企業家一樣,在個人“財富自由”後,追求爲更多的人服務。

 

8月29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左)與特斯拉首席執行官馬斯克對話。圖片來源:中新社

不過,馬雲和他們又有所不同,因爲他曾經擔任過英語老師。熟悉馬雲的人也知道,馬雲最喜歡的稱呼不是“馬董”、“馬主席”,而是“馬老師”。在卸任前,他也在多個場合做過老師:爲鄉村教師授課、爲湖畔大學的商業領袖上課……未來,“馬老師”將更名副其實。

還有一組數據或許也能證明馬老師停不下來的個性:2016年,馬雲在奔赴全球各地的飛機上超過800個小時,走訪了全球33個國家和地區;2017年,馬雲在飛赴全球的飛機上的空中時間接近1000個小時……沒有了阿里巴巴董事會主席的頭銜“束縛”,馬老師也許會飛得更勤、走得更遠。

在演講的最後,馬雲說,“今天晚上之後,我將開啓新的生活。世界那麼好,機會那麼多,哪裏捨得。青山不改 ,綠水長流 ,後會有期,謝謝大家。”(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