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用課本抽打逃課學生 山東一教師被學校處理後再被教育局“追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0日 21:24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有網民近日爆料稱,今年5月,因用課本拍打逃課學生,山東日照五蓮二中班主任楊某被學校停職一個月、取消評優,師德考覈不及格;近兩個月後,五蓮縣教體局下發文件,對該教師追加處罰,要求學校新學期不再聘用該教師,並將其納入信用“黑名單”。10日,五蓮縣教體局一名工作人員證實,網傳消息爲實。“責成學校不再聘用(楊某),是指五蓮二中不再聘用該教師,其他學校還是可以聘用。”該工作人員稱。

縣教育局“追罰”:將涉事教師納入信用“黑名單”

上海澎湃新聞報道,網傳文件《五蓮二中關於楊某某體罰學生的處理決定》顯示,4月29日下午第二節課,2016級3班學生李某某、王某某逃課,私自到操場玩耍,被該班班主任楊某某安排學生叫回,在四樓門廳內用課本抽打,造成不良影響。

“楊某某身爲教師,私自體罰學生,違反了學校及上級規定。”5月5日,五蓮二中對班主任楊某某做出了處分決定:停職一個月;向當事學生和家長賠禮道歉,向學校書面檢查;承擔診療費;取消評優,師德考覈不及格;黨內警告、行政記過。此外,該校校長對學校管理負有主要責任,扣發一個季度校長職級薪酬。

7月2日,五蓮縣教體局對該教師追加處罰。網傳一份落款爲“五蓮縣教體局”的文件顯示,五蓮二中對楊某某作出處理決定後,爲進一步規範教師從教行爲,經局長辦公會研究,在學校處理的基礎上追加以下處理意見:扣發楊某某2019年5月至2020年4月獎勵性績效工資;責成五蓮二中2019年新學年不再與楊某某簽訂《山東省事業單位聘用合同》;將楊某某自2019年7月納入五蓮縣信用評價系統“黑名單”。

在上述文件中,該教體局要求“各學校迅速傳達到每一位教師”,進一步加強師德師風教育,廣大教職工要從中吸取教訓,不碰“紅線”,縣教體局持續保持治理和變相體罰學生的高壓態勢,一經查實,嚴肅處理,並納入縣信用信息評價系統“黑名單”。

7月10日,五蓮縣教體局一名工作人員證實,上述網傳文件內容爲實。今年4月,楊某某用課本拍打逃課學生,在學校對其處分後,教體局又於7月初作出扣發績效工資、責成學校不再聘用、將老師納入信用“黑名單”等處罰。

處罰引爭議 當地教育局:別校仍可聘用該教師

此事經網民曝出後,引起爭議。不少人贊同學校和五蓮縣教體局的處理,認爲老師體罰學生觸犯了師德紅線,不能縱容。也有人質疑教育部門是否有權將教師納入“信用黑名單”,認爲教育部門應給老師足夠的尊重,“本身逃課就是不對的,老師有管教的責任”,事件發生後“不能對老師一罰了之”。

有網民稱,“老師該多心寒啊,真正恨鐵不成鋼的老師纔會這樣管學生”;也有人稱,徵信系統被濫用。

 

網民微博熱議截圖。

2018年9月12日,五蓮縣信用辦曾公佈“五蓮縣首批失信信息評價項目”,其中涉及教育領域18種情形,包括“在作業、測驗和考試過程中有抄襲、僞造材料、替考、幫助他人作弊等學術不端行爲的”“有償家教等的公職教師”“ 教師存在違反師德師風行爲,影響惡劣受處罰的”。

對於此事引發的“質疑”,上述教育局工作人員迴應稱,“責成學校不再聘用(楊某某),是指五蓮二中不再聘用該教師,其他學校還是可以聘用。” 對於教育部門爲何在學校處罰涉事教師兩個月後又再次追加處分,該工作人員則未予迴應。

媒體:老師抽打學生不對,但處罰也別“抽打”老師

近來,圍繞“教師教育懲戒權”,輿論討論頗多。7月8日,中央發佈《關於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其中提及,相關部門將制定實施細則,明確教師教育懲戒權。

 

3月21日,雲南德欽縣第二小學4年級3班的學生們在課堂上。圖片來源:中新社

對此,山東媒體《齊魯晚報》7月11日刊發題爲《老師抽打學生不對,但處罰也別“抽打”老師的評論文章稱,很多人包括相當多的學生家長,認爲老師體罰學生天經地義,希望老師對學生“該打打該罰罰”。也有不少人贊同學校和五蓮縣教體局的處理意見,認爲老師體罰學生觸犯了師德紅線,不能縱容。爭論雙方之所以僵持不下,原因在於對教師懲戒權的認識缺少共識。

文章稱,確實,有很多曾經遭受體罰的人最終並沒有形成畸形人格,但是不能據此認定體罰無害。我們更應該看到學生時代的體罰給很多人帶來的嚴重心理創傷。河南欒川一名男子路遇當年老師,不僅沒有噓寒問暖,反而破口大罵,連扇耳光,自述原因只在於20年前上學時曾被老師毆打。此案在10日判決,同樣引起關注。這個案例應該並非個例,它是“棍棒之下出孝子,教鞭之下出高徒”的惡果。

文章認爲,無論教育懲戒權最終如何體現,教師行使該項權利應該以是否有利於學生健康成長爲標準。無論是肢體暴力,還是語言暴力,其實都是老師在以懲戒之名宣泄自己不理性不健康的情緒,對未成年的人造成的傷害難以估量。人格尊嚴、人身安全不受侵犯,是學生健康成長的前提。老師隨意體罰學生的現象應該引起廣泛重視。學生報復、家長投訴都不是根治體罰的應有方式,唯有加快制定實施細則才能從根本解決。

文章最後稱,就五蓮二中這個事件而言,學校和教體局處理當事教師的理由是充分的。但是,在尚無教育懲戒權實施細則的“空白期”,也可以對當事教師從寬處理。老師應該對學生多一分愛心,主管部門也應該對老師多一分理解。無論出於怎樣的初衷,無論對誰,以“殺雞駭猴”的方式處理都是另一種“抽打”。(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