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戰略家眼中的未來格局:世界即將亞洲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1日 22:53   僑報

【僑報記者陸之迅6月12日北京報道】全球戰略家、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顧問帕拉格·康納(Parag Khanna)11日在北京表示,當今世界,以歐美爲中心的全球秩序漸趨瓦解,面對全球範圍內的金融危機、宗教與文化衝突、難民問題以及科技問題,西方準則和價值觀顯得無所適從。而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在多方的經濟政治合作中,現代亞洲正在加速融爲一體,亞洲的崛起將爲解決世界發展難題帶來新思路、提供新模式。

他在其新著《亞洲世紀》中強調,亞洲的形態多樣,未來絕不僅是由中國決定的。中國在歷史上不曾是殖民國家,與美國不同,中國十分注重外部因素。中國發起“一帶一路”倡議不是爲了統治亞洲,而是提醒世人中國的過去和未來都深深地根植於亞洲。西方質疑“一帶一路”,但後者事實上加速了周邊國家的現代化和經濟增長。

 

2019年6月11日,全球戰略家、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顧問帕拉格·康納(Parag Khana)在北京圍繞“世界即將亞洲化:未來世界的貿易、衝突與文化”發表演講,並分享其新作《亞洲世紀》。僑報記者金競時攝

“是時候全面感受亞洲的活力了”

康納所說的是一個有關亞洲的故事,講述佔全球60%人口的亞洲和亞洲人對21世紀世界產生的影響。

他說,要想從亞洲人的角度看待世界需要改變幾十年來刻意養成的、對亞洲視而不見的習慣。“西方人經常曲解亞洲人的觀點,認爲亞洲人只會渲染根深蒂固的傳統西方敘事。但現在西方代表世界潮流的觀點很快就會不攻自破。”

事實上,全球經濟危機並未影響全球:亞洲的經濟仍不斷增長,且幾乎囊括了世界上所有發展最爲迅速的經濟體。據報道,2018年全球經濟增長最快的國家分別是印度、中國、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和烏茲別克斯坦。亞洲持續實施了被美國和歐洲放棄的經濟刺激措施和超低利息率。同樣,從英國脫歐到川普當選,英美民粹主義政治並未波及亞洲,因爲亞洲政府十分務實,將重心放在包容性增長和社會凝聚力上。“美國和歐洲故步自封,亞洲卻開放進取。”康納在書中指出,這些盲點的出現通常是因爲各國在對外分析時只關心美國而忽視亞洲。

亞洲儘管幅員遼闊,文化多樣複雜,也有衝突,但最終卻演變成了經濟上深刻的相互依賴,並進一步達成戰略合作。它們成立了共同的組織,例如亞洲開發銀行、東盟地區論壇、東亞共同體、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和亞投行。“美國贏得冷戰勝利,並主導亞洲秩序近25年,但現在,幾乎上述所有的組織都將美國排除在外。”康納說。

他表示,美國人用“印太戰略”應對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事實上,美國沒有意識到亞洲的陸地和海洋之間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鑑於亞美之間的差異,亞洲人已經意識到,相鄰地區遠比美國不切實際的承諾更切實際。爲此從中獲取的教訓是:美國是太平洋強權國家,在亞洲海洋中也佔有重要地位,但不是亞洲強國。

康納說,亞洲的崛起是結構性的而非週期性的。還有很多英美人堅信隨着中國經濟增長放緩,亞洲經濟也會受到衝擊,甚至在民族主義的影響下會面臨崩盤,這些觀點毫無邏輯且漏洞百出。亞洲在整體上實現了崛起,從二戰後的日本到韓國、新加坡、中國香港、中國臺灣爲代表的亞洲“四小龍”,再到中國,先後經歷了三次發展浪潮,如今正在經歷第四個浪潮,包括印度、巴基斯坦、東南亞等國家在內。

“在過去40年裏,亞洲在全球經濟增長中所佔的份額最大,而西方國家,尤其是中產階級的產業工人卻恰恰相反。亞洲的經濟增長源自制造業的發展。”康納說,全球重心已經轉向亞洲,同時亞洲和歐洲也從單向學習變爲雙向學習,因爲亞洲人已經開始接受共同的世界觀。亞洲化不是要替代過去的一切,而是對其進行補充和修正。“是時候全面感受亞洲的活力了!”

他認爲,隨着全球化的加深,現代世界逐漸陷入文明衝突之中,民族主義、反全球化和宗教運動風起雲涌,經濟發展放緩,面對全球發展問題,西方秩序面臨的挑戰和危機越來越明顯。在這種背景下,亞洲的崛起將爲解決世界發展難題帶來新思路、提供新模式。

中國在亞洲化中的角色

康納還指出,西方對亞洲最大的誤解是亞洲完全以中國爲中心。“很多地緣政治領域的人都會有這樣的對話和問題,問到底誰是第一呢?是美國還是中國?我的論點是這個問題問錯了,因爲它是基於非常過時的有限的理解,它並不是基於單極的霸權主義循環。今天我們所見到的,大家都不能夠否認的一點,這是非常均衡分佈的多極化系統。”

在過去30年裏,重大的地緣政治變革不斷出現:蘇聯的解體,歐盟的鞏固,中國的崛起,美國的頁岩能源革命以及目前亞洲體系的誕生。全球秩序關乎權力的分配和管理。“目前西方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影響力衰微,由此可見,新興全球秩序的基礎是美國、歐洲和亞洲體系的集合體。每一個體系都在爲全球提供了重要服務,例如軍事保護、金融投資以及基礎投資建設。我們生活的年代不再是一國崛起伴隨一國衰落,而是第一次出現了美歐亞三足鼎立,實現了真正的多極化、多元文明的世界秩序。”康納說。

他指出,亞洲的未來絕不是由中國決定的。因爲亞洲是個系統,而不只是一個接一個的國家經濟發展。“整個亞洲發展其實比中國要大很多。中國現在雖然很大,只佔到亞洲人口的三分之一,GDP的二分之一,只接收二分之一的外商投資,只是代表二分之一的資本外流,所以,中國很大,但中國絕對不是亞洲的全部。”

他強調,中國在歷史上不曾是殖民國家,與美國不同,中國十分注重外部因素,它需要的是國外的資源和市場,而非國外的殖民地。中國對中國南海、阿富汗和東非的戰略是爲了保護四通八達的全球補給線,在全球進行基礎建設的戰略以及大規模投資替代能源,都是爲了減少對國外供應商的依賴。

“中國發起‘一帶一路’倡議不是爲了統治亞洲,而是提醒世人中國的過去和未來都深深地根植於亞洲。西方質疑‘一帶一路’,但後者事實上加速了周邊國家的現代化和經濟增長。”康納說,“現在說,中國的投資對於各國來講都是那麼重要,而這些國家正在利用中國的投資來獲得信心,獲得就業機會,讓自己的經濟更加現代化地發展,或者從別的國家吸引更多的投資,這是一個趨勢。當整個經濟更加現代化時,他們沒有那麼依靠中國或不再那麼依靠中國了。從另一方面說,‘一帶一路’倡議帶來的是雙贏。”(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