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對華貿易戰能使美國經濟真正繁榮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1日 08:15   僑報

【僑報網報道】就業率、股市市值保持雙高,2019年第一季度美國GDP年化季環比初值達到3.2%……自美國政府挑起中美經貿摩擦以來,美國經濟似乎還不錯,這成了他們不斷升級經貿摩擦的一個重要支撐。以至於一些美國政客信心滿滿地說:貿易戰很簡單,我們肯定贏。然而,對華貿易戰能使美國經濟真正繁榮嗎?

對此,大陸微信公號“金沙灘”刊發分析文章認爲,貿易保護主義是毒藥而不是良方,搞經貿摩擦沒有贏家,傷人也必傷己。

文章首先認爲,如何看待美國經濟所謂的“繁榮”,需要進行全面理性分析。從一些指標看,美國經濟在往上走,但能否持續,一個要點是看資本積累的狀態。2019年第一季度美國私人部門固定投資年增長率只有1.5%,明顯低於2017年和2018年的同期第一季度的增速,這顯然不是好兆頭。根據美國官方發佈的數據,2019年4月,美國耐用品訂單環比下滑2.1%,超過預期2.0%的跌幅。衡量經濟擴張的重要指標——核心資本貨物訂單4月份下降了0.9%。從發展趨勢看,經濟界人士對美國經濟的前景爭議很大。美國全國商業經濟協會近期發佈的調查報告顯示,許多經濟師預測,美國經濟2020年底以前出現衰退的可能性幾乎翻倍,這主要緣於美國政府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

文章稱,有許多研究表明,從長期看,美國經濟正處在所謂經濟“長波”的下降期,不是穩步上升,而是穩步下降,包括美國前任財長薩默斯在內的很多學者用“長期停滯”來描述美國的經濟表現。目前沒有任何跡象表明美國中長期經濟基本面得到了改善。雖然美國政客不斷吹噓“有史以來最好的經濟”,但事實勝於雄辯。美國年均GDP增長率1950-1979年爲4.0%,1980-2007年爲3.0%,2010-2016年爲2.2%,近兩年爲2.55%。顯然,近兩年的增長率不僅明顯低於戰後所謂的“黃金年代”和上世紀90年代的“克林頓繁榮”,與奧巴馬執政中後期相比也只是基本持平,更是遠未實現經濟增速達到4%以上的承諾。

人們普遍認爲,近兩年美國經濟的“繁榮”主要靠減稅和發債,基礎並不牢靠。比如2017年底通過了《減稅與就業法案》,短期看或許有助於美國經濟增長,可以改善公司利潤表從而刺激股市上漲,但長期看對於企業真實的生產、投資行爲影響不大。據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的預算模型測算,2018年至2027年間,減稅對經濟提振幅度僅爲年均0.06到0.12個百分點。並且,此次減稅顯著偏袒企業和富人階層,將進一步擴大美國的貧富差距,從而進一步損害美國經濟增長的潛力。

以減稅拉動經濟增長的效果有限,給財政造成的壓力卻是巨大的。川普擔任美國總統後的第一個完整財政年度(2017年10月1日-2018年9月30日),美國聯邦預算赤字達到7790億美元,較上年同期擴大17%,爲2012年以來最高。今年2月,美國財政部公佈數據顯示,美國公共債務規模達到22.01萬億美元,這意味着近兩年又增加了至少2萬億美元。被稱爲“新債王”的美國“雙線資本”(Doubleline Capital)首席執行官剛德拉克直言,美國經濟的增長僅僅是債務的增長而已。美國花旗銀行也警告稱,市場開始質疑美國償付能力的“致命時刻”即將到來。

 

衆多美國小企業代表表示對美方徵稅措施感到擔憂。圖爲美國小企業代表約翰·霍華德2018年8月呼籲美國政府將線圈等相關產品排除出征稅清單。 (資料圖片/中新社)

文章進一步指出,這一“致命時刻”很可能因爲中美經貿摩擦升級而加速到來。美方誌在必得的經貿摩擦將對美國經濟產生嚴重負面影響,成爲拖累美國經濟的沉重負擔。從生產的角度看,中美製造業相互依存度很高,許多美國製造商依賴中國的原材料和中間品,相互加徵關稅必然提高美國企業的生產成本,降低企業利潤。從消費的角度看,加徵關稅將導致美國國內物價水平上升,消費者將爲同等數量的產品增加更多的支出,因而在現有收入水平下必然出現內需下降。從進出口的角度看,中美相互加徵關稅將直接導致美國對中國出口的下降,同時由於美國企業生產成本提高,導致美國產品國際競爭力下降,因而對其他國家的出口也產生下降壓力。總之,中美經貿摩擦將給美國經濟帶來全方位的負面影響,從而在經濟增長、就業等方面形成較大壓力。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近日撰文指出,美國關稅政策明顯違背了國際規則,將摧毀許多製造業工作崗位,傷害美國農民利益,令美國民衆生活水平下降。穆迪分析公司首席經濟學家馬克·贊迪的模型顯示,全面貿易戰將導致美國就業人數從今年第三季度到2021年年中減少310萬人,同時失業率到2021年年中將升至6.6%。英國《衛報》在評論中指出,中美經貿摩擦“幾乎傷害了美國經濟的每一個領域,幾乎沒有產生贏家”。

事實上,中美經貿摩擦對美國經濟的負面影響已經開始兌現。儘管美國一季度GDP數據表現尚可,但從需求層面來看,商品銷售疲弱,消費者支出放緩,個人消費支出的增速萎縮尤其明顯,季度環比增長只有1.2%。統計數據顯示,今年4月份美國消費領域和製造業均出現明顯下滑,反映經濟活躍度的美國貨運需求指標——“卡斯運量指數”的發貨量指數下滑3.2%,連續第5個月走低。美國全國商業經濟協會(NABE)公佈的4月份調查顯示,只有53%的經濟學家預計今年美國經濟將增長2%以上,而1月份時則有67%的經濟學家這麼認爲。牛津經濟研究院首席美國經濟學家格雷格·達科分析認爲,隨着減稅及聯邦支出增加的刺激作用減退以及貿易戰的升級,會有更強大的不利因素抑制消費者支出的增長。

文章最後認爲,歷史早已證明,貿易保護主義是毒藥而不是良方,搞經貿摩擦沒有贏家,傷人也必傷己。20世紀30年代大危機席捲全球,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美歐等國高築關稅壁壘、大打貿易戰。殷鑑不遠,美方在經貿摩擦上一條路走到黑,不僅不會促進美國經濟繁榮,反而成爲禍害美國經濟的罪魁,自己造的毒藥自己吃。

寄希望於通過經貿摩擦來促進經濟繁榮,只是一種神話、一個幻想。正如經濟學家加雷斯·萊瑟所指出的,“它(貿易戰)將對中國產生影響,但不像人們想象的那麼多,而對美國的影響將更大。”(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