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TOP10高校畢業生 最愛去哪裏就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15日 08:20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又是一年畢業季。中國的大學畢業生就業時都去了哪些地區?

廣州《21世紀經濟報道》微信公衆號近日刊發報道,選取了“2019年軟科中國最好大學排名”榜單中位列前十的高校,梳理了2018年這些高校畢業生的就業選擇。

這十所高校分別爲清華大學、北京大學、浙江大學、上海交通大學、上海復旦大學、合肥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武漢華中科技大學、南京大學(與華中科技大學並列第七)、廣州中山大學和哈爾濱工業大學。

總體而言,畢業生大多願意留在大學所在省市找工作,或者去鄰近的發達省市,但在優質就業機會的吸引下,大學生們也會表現出“捨近求遠”的傾向。

把就業選擇從地區縮小到企業來看,廣東表現最出色。在中國的TOP10高校裏,其中8所高校畢業生去向人數最多的都是同一家企業——華爲。2018年,華爲給這8所高校的畢業生派發了1682份offer。

上海“坐收”長三角學子

縱觀十所高校的就業報告,有一個並不意外的發現,畢業生要麼願意留在大學所在省市找工作,要麼願意去鄰近的發達省市。

這一現象在上海、廣東體現得尤爲明顯。上海交大、復旦和中山大學的畢業生,留在本地就業的比例都在70%以上;浙江大學的這一比例也達到了59.69%。

 

3月8日,上海東方明珠塔點亮燈光,變身“紅粉佳人”,慶祝“三八”國際婦女節。(圖片來源:中新社)

上海除了留住了最多的本地畢業生之外,也成爲了“收割”長三角學子的大贏家。浙江大學、南京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畢業生,首選留在本地,其次最熱衷於去上海。其中,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碩士畢業生有22.2%去了上海,超過了留在安徽(21.8%)的比例。

反觀清華和北大,2018年留在北京就業的畢業生比例僅40%左右,當然這仍然是去向最多的區域,其次去向最多的地區是廣東。

在本科生類別中,兩所學校畢業生去向爲廣東的比例均超過了留在北京的。但值得指出的是,清華和北大的本科畢業生選擇直接籤三方就業的人數非常少,分別爲202人和141人,碩士和博士畢業生纔是就業主力軍,這個羣體留在北京的仍然佔據了較大優勢。(編者注:三方協議是《普通高等學校畢業生、畢業研究生就業協議書》的簡稱,它是明確畢業生、用人單位和學校三方在畢業生就業工作中的權利和義務的書面表現形式,能解決應屆畢業生戶籍、檔案、保險、公積金等一系列相關問題。)

清北學子的就業傾向實現從北向南的跨越,或與兩所學校的生源遍佈中國各地有關聯,此外在北京鄰近的地區,似乎也找不到能與幾大一線城市相媲美的就業地了。

除了“本地”和“鄰近”的規律之外,北京、廣東(擁有廣州和深圳兩大一線城市),以及上海,都會擠進畢業生去向最多區域的前幾名。從當前中國所處的發展階段來看,工作機會多和薪資報酬高,仍然是一個區域對人才最大的吸引力。

武漢爲何留不住大學生?

顯著打破“本地”和“鄰近”就業規律的,是華中科技大學和哈爾濱工業大學。

哈爾濱工業大學2018屆畢業生中,去華東地區的佔比爲30.39%,華北的爲21.87%,華南的爲20.72%,留在東北的僅爲14.44%。

 

3月23日,湖北武漢東湖櫻園的小橋上人潮涌動。(圖片來源:中新社)

東北素有區位瓶頸以及自然條件的限制,此外伴隨着經濟下行壓力的加大,大學生“出走”似乎在意料之中。但是,華中科技大學所在的城市武漢,被視爲潛力無限的新一線城市,同樣面臨着“留不住大學生”的困境。

華中科技大學2018年的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指出,本科生就業人數最多的三個省市爲廣東省(26.74%)、湖北省(25.56%)、上海市(10.05%)。研究生的相關數據未具體披露,僅籠統指出,研究生的就業區域集中於東部地區和中部地區。其中,東部地區以廣東省、上海市、北京市以及浙江省爲主,中部地區則主要集中於湖北省。

根據2019年軟科排名位於第12名的武漢大學的就業情況,2018年該校本科畢業生去廣東就業的比例爲27.36%,同樣超過了留在湖北的24.14%,相比之下,去向爲北京和上海的比例僅分別爲5.84%和5.93%。

從教育資源來看,武漢獨佔7所211高校,統計公報數據顯示,2018年在校研究生13.8萬人,本專科在校生96.9萬人。這座有着百萬大學生的城市,卻一直爲留不住年輕人而苦惱。2017年起,武漢大手筆實施“百萬大學生留漢就業創業”工程,希望留下更多人才。

不過,從就業報告以省份爲單位的統計口徑來看,問題可能更出在“湖北爲何留不住大學生”。除了武漢之外,湖北幾乎沒有其他拿得出手的城市。2018年,武漢GDP爲1.48萬億元,但排名第二的城市襄陽GDP僅爲4309.8億元。

另一個高教資源豐富的新一線城市是南京,2018年南京普通高等學校在校學生72.16萬人,研究生13萬人。同年,南京GDP爲1.28萬億元,低於武漢,這一成績僅位列江蘇第二,蘇州GDP爲1.85萬億元,全省超過5000億元的還有無錫、南通、常州、徐州、揚州、鹽城和泰州。

從數據來看,南京大學2018屆畢業生留在江蘇省內的佔據了絕對優勢,本科、碩士和博士的佔比分別爲44.13%、50.15%和56.66%,都遠超過去上海、廣東、北京等地就業的比例。

到廣東去,到廣東企業去!

以華中科技大學和武漢大學的情況來看,武漢的大學生爲何更多地選擇了廣東,而不是去差不多同等距離的北京,或者距離更近的長三角?

這首先與生源有一定關聯,作爲中部地區的高教“龍頭”之城,武漢吸引了諸多該地區的學子。再從廣東的高校情況來看,僅有4所211高校,與廣東經濟體量相差最小的江蘇省有11所,北京和上海則分別有26所和10所。

與經濟實力相比,廣東或許稱得上高校大學生“窪地”,這與武漢的百萬大學生資源在一定程度形成了“供需對接”。另一方面,武漢衆多的理工科高校以及專業,恰與廣東的電子信息以及各類製造產業相匹配。

廣東吸引的不止是武漢的大學生。以北京大學爲例,2014年本科畢業生去廣東就業的比例僅佔10.43%,2017年和2018年,這一比例分別達到了33.59%和32.62%;2014年,碩士畢業生去廣東就業的比例僅爲11.57%,2017年和2018年,這一比例分別達到了25.34%和25.25%。

 

4月17日,航拍鏡頭下的廣州石室聖心大教堂。(圖片來源:中新社)

爲何廣東的吸引力在上升?當然,首先是廣東的大企業受到畢業生的青睞。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在中國的TOP10高校裏,其中8所的畢業生去向人數最多的都是一家廣東企業——華爲。這8所學校分別爲清華、北大、浙大、上海交大、復旦、中國科大、南京大學和哈工大,華中科技大學和中山大學並未披露完整的具體數據。

在這10所高校裏,華爲在浙江大學的招聘人數最多,達到444人,排在二至六位的網易、浙江大學、國家電網、海康威視、阿里巴巴在浙大招聘的總人數相加也僅爲563人。

除華爲外,其他廣東企業的表現也很出色。上海交大2018年就業人數10人以上的單位(非醫療)中,前六分別是華爲、上汽集團、騰訊、招商銀行、上海交大和中興通訊,總部位於廣東的企業佔據4席。

復旦大學畢業生赴重點單位簽約的前十名單位裏,廣東企業同樣佔了5席,分別爲華爲、騰訊、平安保險、中興通訊和招商銀行。

海歸就業最青睞哪座城市?

中新社今年4月的報道稱,互聯網招聘平臺BOSS直聘研究院發佈的《2019年海歸人才就業趨勢報告》顯示,今年前3個月,選擇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求職的應屆“海歸”比例較2018年同期下降4.7%,而選擇二線城市的“海歸”佔比則上升4.4個百分點。

上海成爲一線城市中唯一實現留學生佔比增長的城市。科技巨頭企業數量衆多的北京對高端人才的吸引力超過上海。

而根據全球化智庫與智聯招聘去年8月發佈的《2018中國海歸就業創業調查報告》,北上廣等一線城市仍是海歸回國就業的熱門選擇。(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