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富豪把女“買”進斯坦福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10日 00:50   僑報

 

趙雨思。(圖片來源:趙雨思Facebook)

 

3月12日,辛格(前)離開波士頓聯邦法院。(圖片來源:美聯社)

【僑報網綜合報道】近日,美國史上最大名校招生醜聞使諸多社會名流遭曝光,而隨着事件不斷髮酵,其牽涉範圍從美國本土擴大到中國。媒體報道顯示,中國醫藥上市公司步長製藥創始人趙濤捲入其中。據悉,趙濤夫妻通過一位摩根士丹利財務顧問搭上此次招生醜聞的主要人物威廉·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在趙氏夫婦花費650萬美元后,辛格幫助其女兒趙雨思以帆船特長生身份就讀斯坦福大學。隨後,又有媒體扒出,2017年趙雨思曾在直播中自稱是“美國高考狀元”。如今,光環褪去,滿地雞毛。

買來的“狀元”?

近日持續發酵的美國大學招生醜聞中,來自中國上市公司步長製藥的董事長趙濤及其女兒也被捲入其中。

綜合《洛杉磯時報》《每日郵報》報道,美國高校史上最大招生舞弊案東窗事發,聯邦調查局(FBI)動用200名探員,經過長達一年的調查取證,發現了涉案的家長們都是通過一家名爲The Key的大學入學諮詢業務公司來運作。目前,該公司CEO、現年58歲的加州人威廉·辛格面對四項指控,供認不諱。

調查人員還發現,威廉·辛格設立了一家名爲“關鍵全球基金會”的非營利組織,並用該機構爲行賄打掩護,通過勾結高校體育教練和考試管理人員,暗中幫助“客戶”的孩子在大學入學考試中作弊。

辛格通過收取家長錢財賄賂學校的考官,讓孩子在辛格掌控內的考試中心考試。考試的時候,有關人員會“放水”,或者偷改答案,或者請槍手代考。最爲離譜的是,辛格甚至可以事先告知孩子的考試成績。

根據目前已經透露出的信息,數十位名流富豪爲了讓子女順利進入名校而祭出“大手筆”。在這些富豪家庭中,涉案女生趙雨思來自中國。爲幫助女兒就讀斯坦福大學,趙濤通過威廉·辛格,向斯坦福大學“捐款”650萬美元。

今年3月12日,斯坦福大學的帆船教練 John Vandemoer出庭受審。在庭審中,關於趙雨思如何就讀斯坦福大學的細節第一次被曝光。法官表示,2017年底,中間人辛格給了帆船教練 John Vandemoer一份申請表,作爲運動員招募程序的一部分,辛格僞造了錯誤虛假的運動員檔案,讓人相信這名申請者(趙雨思)就是一名真正的帆船運動員。

“即便John Vandemoer沒有以任何方式幫助趙雨思,但申請者僞造的帆船運動員信息成了她最終被斯坦福大學錄取的部分原因。”法官還指出,在趙雨思被錄取後,辛格向KWF慈善機構提供了50萬美元。這筆錢將用於斯坦福大學的帆船項目,由帆船項目教練決定如何使用。

據報道,趙雨思2017年被斯坦福大學錄取,她所學習的專業爲心理學和東亞研究,並希望在未來進入中國政府工作。在該醜聞曝出後,斯坦福大學立即採取行動,於3月末開除了趙雨思。

5月6日,斯坦福大學通過郵件回覆媒體表示:並未收到趙濤650萬美元捐款,只在趙雨思入學數月後收到50萬美元給帆船項目的捐款,錄取趙雨思與捐款無關。趙雨思被退學原因是申請入學資料作假。

值得一提的是,在事件發酵以後,有網民發現名字同音的趙雨思於2017年曾在鬥魚平臺直播,以“美國高考狀元”的頭銜分享考上斯坦福大學的經歷。

在直播中,趙雨思透露自己的ACT(美國高考)成績33分(滿分36),託福111分(滿分120)。高中就讀於英國惠靈頓學院,平時愛好馬術、畫畫。

至於爲何打出“美國高考狀元”的名號,趙雨思在直播中解釋說,這只是一種接地氣的說法。斯坦福大學連續幾年的錄取率都低於號稱第一的哈佛,所以被成爲“Number 0”,意思是排在第一名之前的頂尖大學。而自己成功申請上了斯坦福大學,也就相當於是高考狀元了。

直播最後有網民問她的理想,她半開玩笑說:“希望可以不用工作,有花不完的錢。”

“捐款”是受到誤導?

在“捐款”650萬美元讓女兒就讀斯坦福大學曝光後,趙雨思的母親也開始叫冤,稱“捐款”是因爲受到了誤導。

綜合《北京青年報》、中新網報道,近日,有媒體從香港孖士打律師事務所律師Vincent W C Law處獲得一份趙雨思母親關於650萬美元“捐款”的聲明。

該聲明稱,趙母一直是慈善項目的支持者,由於她的孩子正處於接受高等教育的階段,她一直非常樂意支持海外高等教育慈善項目。但就像許多亞洲家庭一樣,趙母不太熟悉美國大學的錄取程序,因而透過第三方的推薦諮詢了教育顧問以協助雨思。經第三方介紹,趙母諮詢了教育顧問,從而認識了辛格的慈善基金會,當時基金會被陳述爲一個有規模,正當,以惠及教育界而成立的非牟利基金。

聲明表示,辛格的顧問公司只提供教育顧問服務,沒有保證能進任何大學。而雨思一直擁有優異的學業成績和課外活動成就。她通過正常途徑申請了美國的一些大學並得到一些大學錄取,且在2017 年 3 月 31 日收到了斯坦福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當趙母得知女兒被斯坦福錄取後,辛格也感到意外,並建議趙母通過他的基金會向斯坦福大學作出捐款,而捐款是用作支付教職員薪金,獎學金,運動培訓計劃及幫助沒有能力支付斯坦福學費的學生。基於辛格的陳述,趙母於 2017 年 4 月 21 日向辛格的基金會捐款 650 萬美元。當有關辛格及其基金會的醜聞被廣泛報道後,她才意識到自己受到誤導,自己的慷慨被利用,而其女兒更成爲了詐騙事件的受害者。趙母和雨思對所發生的事情深感震驚和不安,並已聘請律師處理事件。

而對趙母所言“捐款”是在女兒被錄取之後,網民似乎不太買賬。有網民就表示,既然已獲得斯坦福大學錄取,爲何還要僞造申請書?申請書中的帆船證書是誰僞造的?

值得關注的是,今年3月12日,美國檢方就最大招生舞弊案提起訴訟,來自6個州的近50人被起訴,其中包括好萊塢影星菲麗西提·霍夫曼和洛莉·路格林。

據媒體報道,趙雨思本人和其家長目前並未被檢方起訴。加州高等法院註冊出庭律師劉龍珠稱,本次招生欺詐案中,包括知名律師、好萊塢明星在內的多位家長都被檢方起訴,並且多人已經認罪。趙雨思家長650萬這樣高額的賄款,目前卻仍未被起訴,可推測未來被起訴的可能性較低。劉龍珠稱,趙雨思及其家長未被起訴可能與其稱不知情或由他人操作有關,但不排除此後被追究刑事責任的可能性。

大摩從中牽線搭橋?

在趙雨思母親關於“捐款”的聲明中,其稱通過第三方認識了威廉·辛格,那這個第三方究竟是誰呢?

據《華爾街日報》和NBC NEWS的報道,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俗稱大摩)或在“捐款”中承擔了中介橋樑的角色。

辛格與包括摩根士丹利在內的多家金融機構有着密切的合作關係。金融機構會邀請辛格參加各種內部和客戶間的活動,同時,財務顧問還會向現有和潛在客戶們推銷威廉·辛格的服務。

據稱趙雨思的父母不懂英語,所以他們需要一個靈活的中間人, 這個中間人就是摩根士丹利洛杉磯地區分行的華裔財務顧問吳書軍。趙雨思的父母正是經吳書軍推薦,得以結識辛格。

路透社報道稱,吳書軍是一名有着16年經紀行業經驗的資深人士,此前曾在美國銀行美林管理3.55億美元資產,於2015年11月加入摩根士丹利位於加州帕薩迪納的辦公室。

據摩根士丹利的發言人稱,吳書軍已經被公司解僱,原因是“沒有配合公司關於招生舞弊案的內部調查”。該發言人同時補充道,“公司將會積極配合政府的調查工作。”

至於摩根士丹利是否對吳書軍的行爲早已知情、吳書軍的手下是否同樣也被解僱,目前還不得而知。

無獨有偶,除了趙雨思之外,另一個花費120萬美元把女兒送進耶魯大學的中國家庭Sherry Guo一家,同樣是通過財務顧問的渠道與威廉·辛格取得聯繫。

據報道,這名在Sherry Guo一家和辛格之間牽線搭橋的財務顧問名爲Qiuxue Yang(英文名爲Valerie),就職於Summa Group(隸屬於奧本海默金融服務公司)。

另據成都紅星新聞報道,對吳書軍被大摩解僱一事,吳書軍律師雷蒙德(Raymond Aghaian)近日表示:“吳先生將採取一切可能的法律手段來維護自己的權利。”他還補充說,吳先生被開除時他人正在海外,並且曾“試圖全力配合摩根士丹利的調查”。當被問及吳先生將會在何時何地起訴時,雷蒙德表示,“目前我們還不能披露這一信息。”

“如果我擔任吳先生的辯護律師,我會認爲他是被用作了替罪羊。這其中是否另有隱情還不得而知,因爲我們並沒有掌握全部的信息。”新澤西州一家叫做Ritigstein Law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希瑟·哈林頓說到。

“不過,摩根士丹利保護自己利益的做法並不奇怪,因爲該公司是在一個高度監管的行業裏運營,它並不想和辛格這樣的人扯上關係。”

此外,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除了摩根士丹利等金融公司外,美國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P)前首席執行官Douglas Hodge也牽涉此案之中。(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