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31年前出生的中國大陸首例試管嬰兒,當媽媽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5日 00:08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生了,男孩!”北京時間15日早上8時34分,北京大學第三醫院,一聲嬰兒啼哭,又一個小生命降生了。他的媽媽,是中國大陸首例試管嬰兒鄭萌珠。他也是中國大陸首個由試管嬰兒分娩的“試管嬰兒二代寶寶”。

31年前,中國大陸首個試管嬰兒降生

北京日報客戶端報道,時光倒回30多年前,甘肅禮縣鹽官鎮的鄭桂珍由於雙側輸卵管不通,婚後多年不孕。

雖然已38歲,但鄭桂珍還是夢想着當媽媽。有一天,鄭桂珍從廣播裏聽說北京的醫院裏在做試管嬰兒的研究,能幫助她這種輸卵管不通的患者懷上寶寶。雖然不知道什麼叫“試管嬰兒”,但鄭桂珍夫婦還是輾轉找到北醫三院教授張麗珠,決定試一試。

當時的條件,現在看來,簡直不敢想象——

全院只有一根取卵針,針頭鈍了就拿到鐘錶鋪磨一磨;沒有專業的保溫設備,就把存放卵泡液的試管裝在保溫杯裏;沒有培養液,就自己照着方子配……

即便如此,張麗珠團隊依然成功地找到卵子,並順利完成體外受精。受精卵開始分裂,張麗珠用一根特製的塑料管將受精卵植入鄭桂珍子宮內。7周後,胎兒原始心臟有力地搏動,臨牀妊娠成功。

1988年3月10日,張麗珠成功接生一個小女嬰,這就是中國首例試管嬰兒。

 

 

張麗珠教授與大陸首例試管嬰兒鄭萌珠。(圖片來源:北京大學第三醫院院刊)

開心的鄭桂珍,給孩子取名“萌珠”。“萌”取萌芽之意,“珠”則是取自張麗珠教授的名字,感謝她賦予孩子生命。

長大成人,投身生殖醫學

特殊的身份,讓鄭萌珠得到了更多關注,她的照片掛在醫院裏,她的故事被寫入教科書……

鄭萌珠心裏,一直覺得自己對於輔助生殖技術的發展有一份責任,“上天選擇了我,我也得去幫助其他人”。

鄭萌珠大學畢業後,回到北醫三院工作,成爲醫院生殖醫學中心的工作人員,從事病案管理工作。“整理生殖醫學數據,也是在幫助和媽媽情況差不多的人。”鄭萌珠說。

在生殖醫學中心,不少患者都心情焦慮,鄭萌珠常常送去安慰;還經常有患者認出她,甚至有患者會要求掛“鄭萌珠”的號……“那些患者是把我當成了一種堅持下去的希望。”鄭萌珠說。

給孩子取名字 “希望能把恩人張麗珠的名字放進去”

由於懷孕後期胎位不正,鄭萌珠接受剖宮產手術。

本月5日8時34分,鄭萌珠成功分娩健康嬰兒,這在中國輔助生殖技術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孩子身長52釐米,體重3850克。手術室外,萌珠的媽媽鄭桂珍激動得泣不成聲。因爲萌珠懷孕後害喜嚴重,又饞老家的飯菜,鄭桂珍幾個月前就從老家來到了北京。

“現在還感覺暈乎乎的,像做夢似的。”老人說,心裏五味雜陳,高興、感動還混雜着心疼,她不斷喃喃自語,“時間過得真快,萌珠終於也有自己的孩子了……”

在北醫三院故地重遊,老人很感慨,總是不斷感嘆醫院的變化太大了。鄭桂珍正琢磨着小孫子的名字,“每個人都要有知識,知識可以改變命運,我想給孩子取個平凡又能勉勵他的名字,又希望能把恩人張麗珠的名字放進去,左思右想,還沒個結論。”

“希望孩子能健康快樂長大,奮鬥到哪兒是哪兒,做個平凡的普通人就好。”鄭萌珠說。

“我依然記得那時候萌珠的爸媽多麼努力地想要一個孩子”

“很想念奶奶。”鄭萌珠一直叫張麗珠奶奶,她告訴記者,自己小時候雖然在甘肅長大,但一直和奶奶保持聯繫,每年她過週歲生日時,都會給奶奶寄一張照片。偶爾她們一家也會被邀請到北京參加活動,每次,奶奶都會關心地問鄭萌珠,“學習怎麼樣”“胖了,該減肥了”……

奶奶生病後期,人躺在牀上,意識已經不是很清楚。有一次萌珠去探望奶奶,還沒走到牀前,奶奶一眼認出了她。鄭萌珠一想起這個瞬間,眼圈就紅了。

提起張麗珠,鄭桂珍也流下眼淚,“張麗珠教授她們是我們一家人的恩人。沒有他們就沒有萌珠,更不會有今天的小孫子。張教授她們都是特別善良的人,幫了我們這麼大一件事兒,這些年,卻連一個瓜子都沒要過我們的。”

在北京,鄭萌珠還有很多“親人”。今天,當年見證鄭桂珍懷孕生產的醫生劉平就守在手術室外。劉平,也是張麗珠教授的學生,她親歷了萌珠的降生,也見證了中國試管嬰兒技術的發展歷程。“我依然記得那時候萌珠的爸媽多麼努力地想要一個孩子。現在他們如願當上了爺爺奶奶,這對他們家庭來說是最值得高興的事。”劉平說。

“試管嬰兒之母”張麗珠的追悼會 當年的試管嬰兒大都出席

張麗珠教授已經在2016年9月2日去世,當年的試管嬰兒大都出現在了追悼會現場。

北京《中國青年報》報道,其實學醫本非張麗珠的志願,她本來懷着航空救國的想法考入了當時唯一設有航空工程學系的中央大學。但父親1938年突然因病去世,使她感到醫生的必要,立志治病救人。

1951年,在國外留學的她和華羅庚等科學家同乘“將軍號”海輪迴國,張麗珠參與建立了北醫三院,創立了醫院的婦產科,見證了生殖醫學中心從原來只有50平方米、兩間小屋大小的試管嬰兒室發展成了今天2500平方米獨棟樓的規模。

做出了大陸首個試管嬰兒,老太太沒有功成身退。到了1989年底,張麗珠又在原有基礎上開創出了B超下一根針取卵,使臨牀妊娠率從早期的6.4%上升至32%,活嬰率達到20%,一下子達到國際領先水平。

76歲那年,張麗珠終於“名義上”退休了。可她還堅持出門診,直到80多歲,週末都不休息。她每天很早就來到醫院,遇到雨雪天氣,科室就會讓年輕人趕到她家,攙扶她坐班車。

她總會隨身帶着論文、書稿和期刊。很多人想方設法只爲求得她的一張專家號,學生們會從各地打來電話來請教婦產科的問題,辦公桌上的信件更是堆滿又清理了無數次,永遠都回復不完。在助手的眼中,她從技術的權威性,到個人的體力、工作的熱情,“一點沒覺得是一個年紀很大的人”。

徒弟印象最深的就是她的嚴厲。每次張麗珠查房,護士和醫師都會特別緊張,因爲她無法忍受醫生手拿病例照本宣科。曾有人忍不住給她寫信:“您的嚴格有時還真讓人受不了。”

只有在工作之外,這個孕育了許多生命的“母親”,纔會顯出慈母的模樣。她的研究生劉平剖腹產時,張麗珠早早地就坐到手術室,看到手術過程中的疏漏之處,會不留情面地批評。

張麗珠常常被自己診療過或是接生的人認出,激動地握手、鞠躬,節假日家裏也總會有人拜訪。很多人親切地喊她媽媽或是奶奶,並在她的影響下進入了醫療行業,唯有親生兒女有些怨言。兒子出生滿月後張麗珠就去上班了,女兒也沒能吃上一口母乳。女兒曾有一篇作文獲獎,題目是《媽媽晚上又被叫出去搶救病人》。想起這些,張麗珠總會感慨自己母親當得不像樣,遺憾“沒享受到許多天倫之樂”。

但是,張麗珠並沒有後悔,直到80多歲,她還記得自己做實習大夫時,在深夜被人叫醒。從宿舍到搶救室,她一路小跑,穿過了好幾個庭院,伸手不見五指,也顧不上害怕。

在她晚年寫的集子《我的醫教人生》中,她寫道:“我初步意識到一個醫生的一生,沒有一時一刻能脫離自己的醫療工作。不論日夜,隨叫隨到,不能有半點疏忽。當一個醫生面對病人時,實際上他正面對整個社會。”(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