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上海“博學流浪漢”迴應“吃空餉”:系病假工資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22日 05:59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近幾日,上海流浪漢沈巍在多個短視頻平臺走紅。因其經常蹲在地鐵裏和路燈下看《尚書》《論語》等書籍,且喜愛與人交流,被網民稱爲“流浪大師”,但是隨着關注而來的,還有如潮水般的質疑。

 

沈巍在介紹、講述 《水滸傳》的版本、包裝。(圖片來源:中新網)

中新網22日報道,破爛且滿是污垢的外衣,黑白相間的頭髮雜亂地披散,經常蹲在地鐵和路燈下看《尚書》《論語》,時常發出頗有哲理的人生感悟,以撿垃圾爲生26年的沈巍一夜之間成爲網友口中的“流浪大師”。如今,這位“大師”躲進上海浦東高科西路地鐵站附近一家正在裝修的店鋪內,玻璃門外擠滿了各色人羣。

沈巍1993年從上海某區審計局病休至今,單位按國家規定每月及時發放了工資。因爲自小撿垃圾的習慣,沈巍的公務員生涯並不順利,而在原生家庭中的無所適從,促使他離開家庭,開始流浪。

用他自己的話說,流浪“歸根到底是理念的衝突”,“我知道有人玩小視頻,之前有人來問一些問題,我也會說幾句,就當是分享建議。知道自己火了,是有一次一個律師走到跟前,說了小視頻裏的兩句詩和話,不過,火只是這一段時間的事,過幾天自然而然這熱度就散了,我還是繼續過自己的生活”,談及自己引發的熱度,沈巍如是說。

對於“流浪大師”的稱號,沈巍則表示,“大家都叫我‘大師’我覺得好笑。就拿京劇來說,京劇名家這麼多,能被稱爲‘大師’的也就梅蘭芳他們幾個。”

對外界質疑的炒作,沈巍也一一回應。重慶上游新聞報道,對於爲何會被審計局要求病退,沈巍稱,“自己1993年進入審計局工作,但這份工作並不是我喜歡的。當時就在關注垃圾分類的事。有一次出差,看到所乘輪船地上有很多報紙,我說等等,我先撿起來,還可以看的。同事們都認爲我腦子有問題,喜歡撿垃圾。1993年領導主動找到我,給我辦了病退。26年來,每月有2000多元工資。”

網傳沈巍曾被關入精神病院,他也坦然承認,說到,“我確實曾兩次被關入精神病院。第一次是家人說我有精神病,把我送進去關了3個月;第二次是街道關我進去的。我認爲當時的精神病鑑定,是一面之詞。所以,我撿垃圾不是生活所迫,只是一種生活理念。我希望無論是家人還是單位,都不要認定我是精神病人。”

針對引起風波最大的“26年來一直在領工資,是否在吃空餉”一事,沈巍則表態,“這個工資是他們認定我腦子有病,給我的病假工資,不是勞動所得工資。如果是正常人,你願意拿這個工資嗎?這並不是對我的特殊照顧。我不認爲我是吃空餉。”(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