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小龍蝦學院走紅 中國職業教育春天來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4日 20:58   僑報

 

      在湖北省潛江市小龍蝦烹飪職業技能培訓學校去年舉辦的一場人才選拔賽上,廚師們展示小龍蝦烹飪作品。(圖片來源:新華社)

【僑報網綜合報道】原產於美國路易斯安那州的小龍蝦,長期以來被視爲入侵害蟲,但現在卻成了中國的流行小吃。如今,中國甚至有了以小龍蝦爲專業的首批大專準畢業生。據報道,目前湖北省江漢藝術職業學院首批小龍蝦方向專業的準畢業生在大二下半學期基本都已進入實習期,還未正式畢業已被預定一空,平均月薪超過萬元人民幣。小龍蝦專業畢業生遭“哄搶”,也引發了高校尤其是職業院校在人才培養上如何“與時俱進”的探討。

龍蝦師搶手

近日,“湖北一院校首批小龍蝦方向專業的準畢業生被預定一空”的消息在網上熱傳,引發關注。不少網民調侃“好想去報名學學”。

綜合《北京青年報》、北京《新京報》報道,近日因學生還未畢業便被“預訂一空”、一度登上熱搜榜的“小龍蝦學院”屬於湖北省江漢藝術職業學院。學校一工作人員介紹,早在2017年,“小龍蝦學院”新設立時就曾引起大家的關注。小龍蝦是潛江的一大特色,立足於本地特色,經湖北省教育廳同意,江漢藝術職業學院自2017年起面向“潛江龍蝦萬師千店工程”,開展校企合作辦學,通過單獨招生考試錄取,培養普通專科層次的小龍蝦產業技能型人才。

當時,潛江市在當地的江漢藝術職業學院新建了飲食文化學院,學院下設了小龍蝦相關烹飪工藝與營養、餐飲管理、市場營銷三個專業。由於該學院立足小龍蝦特色進行教學,因此被學生和網民戲稱爲“小龍蝦學院”。學生順利畢業後,將獲得中國教育部頒發的普通專科的文憑,也就是大專文憑。

2017年學校計劃三個專業各招50人,實際招生86人。“我們當時有心理準備,任何一個新的事物在剛出現時總會遇到困難,我們只能靠就業和競爭力打造知名度。”學校工作人員說,很多人並不看好專科,“小龍蝦學院”剛出現的時候大家持觀望態度。

不過,令“小龍蝦學院”感到意外的是,該院即將畢業的學生成了市場的“搶手貨”。“小龍蝦學院的教學目標不在於滿足個人想吃的願望,而在於就業。”學校一工作人員稱,即使普通的製作小龍蝦的大廚,月薪也在七八千元(人民幣,下同)左右。“我們的學生接受的是專業培訓,競爭力更強。”

“如今,按照兩年學制的計劃,2017年入學的學生即將畢業,所有的準畢業生甚至是2018年入學已經進入實習期的學生已經被企業預定一空。將來他們的最低月薪也有8000元,1萬到2萬元的月薪也並不少見,總的來說平均下來,這屆畢業生的月薪能超過1萬元。”

關於首批小龍蝦專業準畢業生的工作地點,上述工作人員說,他們有的在五星級飯店,有的是在連鎖的餐飲公司,烹飪工藝與營養專業的學生主要在後廚做大廚,薪資相對高一點。餐飲管理和市場營銷的學生,主要負責店面管理和銷售業務,做的是店長或者經理。

該工作人員表示,他們和湖北很多有小龍蝦業務的餐飲公司、酒店和度假村都有合作,首批“小龍蝦學院”畢業生的就業情況也爲學校接下來的擴招提供了信心,“今年我們計劃將招生增加到200人”。

“武漢熱乾麪”研究院

湖北潛江“小龍蝦學院”的走紅,也讓一些隨着經濟社會發展涌現出來的新興職業成了外界關注的焦點。

北京央廣網報道,2015年,武漢商學院宣佈該校烹飪與食品工程學院和武漢老字號“蔡林記”共同建立“武漢熱乾麪”研究院,這也是武漢高校首次爲武漢傳統小吃成立研究院。據悉,該研究院首批畢業的學生大多進入了武漢本地的高檔酒店,專門從事熱乾麪製作,且收入頗豐。

2017年5月,中國教育部發函同意設立茅臺學院。茅臺學院由貴州茅臺酒廠舉辦,系本科層次非營利性民辦高校。當年,投檔這所學校的理科最高分爲480分,文科最高分爲540分,雙雙超過貴州省一本控制線。2018年,投檔茅臺學院的理科最高分爲499分,而去年貴州省理工類一本線才484分。也就是說,有考生超過理科一本錄取控制分數線高達15分,仍然堅定不移地選擇了茅臺學院。

據媒體報道,學生在這所學院畢業,有很大的機率進入茅臺酒廠,成爲一名酒廠職工。茅臺酒廠在貴州大名鼎鼎,職工工資收入和福利待遇在省內名列前茅。據網上相關報道,茅臺酒廠招一個普通的工人,每天上班5小時左右,到手的年收入就在13萬元(人民幣,下同)左右,光靠公積金在當地都能買房子。

對於開設了郵輪、高爾夫等專業的海南三亞學院國際酒店管理學院來說,學校的專業設置和海南建設國際旅遊島的目標緊密結合,學生“供不應求”,每年畢業季,五星酒店都要來學校主動招聘人才,根本不愁就業率。

北京人民網報道,郵輪、高爾夫專業人才搶手,陪購師這一行業也收入頗豐。從事陪購師工作已經10年的北京女子劉子郡介稱,她的時薪高達1000元,平均每週接待2至3名顧客,一般每名顧客用時3至4個小時。

除了陪購師,最近幾年還出現了月薪達萬元的酒店試睡員,被網民稱爲“史上最爽職業”;隨着民用無人機加快應用,優秀的無人機飛手越來越吃香;根據某網絡平臺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網絡主播正在成爲“95後”最嚮往的新興職業。中國就業促進會原副會長陳宇表示,在經濟轉型升級的大背景下,新興職業的出現與企業技術進步緊密相關。

北京光明網報道,企業對專業人才的需求日益旺盛,供需之間的缺口巨大,通過職業教育爲市場投入相當數量的專技人員,是解決人才供需矛盾的現實需求,也是職業教育所面臨的改善機會。

今年中國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既有利於緩解當前就業壓力,也是解決高技能人才短缺的戰略之舉。今年要大規模擴招100萬人。近日,中國國務院印發《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提出了進一步辦好新時代職業教育的具體措施。措施的落地和目標的實現,首要問題是解決職校生的就業率和收入比,既要有較高的就業保障,又要有滿意的收入水平和職業前景,如此才能真正激活一江春水。

本科生“回爐”上技校

隨着職業分工的日益細化和新興職業的興起,一些能與時俱進的職業院校還受到了傳統高校畢業生的“青睞”。

鄭州大河網報道,去年9月12日,鄭州鐵路職業技術學院2018年新生入學。格外引人注意的是,6位已經畢業的本科生重返校園,卻是爲了“回爐”上該校。

“這個決定是深思熟慮後的選擇!”談起自己爲何要重返校園,來自河南新鄉的丁子瑞從容淡定:“2016年我大學畢業,當年我一畢業就做了老師,雖然教師這份工作穩定且受人尊敬 但是工作兩年後,我開始漸漸動搖,越來越渴望自己能有機會去做更有挑戰性的職業。選擇鄭州鐵路職業技術學校,是衝着軌道交通這一前景寬廣的專業。”

無獨有偶,2015年本科畢業的洛陽姑娘張玉靜也選擇“回爐鄭州鐵路職業技術學院。她坦言:“和應屆生比,或許年齡是我的劣勢,但是,這些年的工作經歷使得我更清楚自己的選擇。無論是讀本科,或是讀專科,最終的目的都是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實現人生價值,重新回到校園讀書,我希望自己能學到自己想學的知識,創造美好的未來。”。

據鄭州鐵路職業技術學院教務處處長李福勝介紹,由於這些年高鐵、城市軌道交通發展迅猛,作爲學校多年的“王牌”專業,這兩大類專業生源質量一直領跑河南高職高專院校,錄取分數線逐年看漲,吸引了大批優秀生源。不僅如此,2018年學校招生除了吸引到本科生“回爐”之外,還錄取了大批本科線上生源,以2018年高考錄取爲例:學校文科2個專業最低投檔分超二本線,理科7個專業最低投檔分超二本線,其中,鐵道信號自動控制專業超二本線43分。新生中,還有3位的高考成績都超過一本線。

新生王晟祥高考成績爲599分,比文科一本線高出了52分,是入學新生中的“狀元”。王晟祥說:“高考填報志願的時候,我沒有絲毫猶豫,第一志願就選擇了鄭州鐵路職業技術學校。因爲在中國鐵路系統,學校專業質量、就業質量口碑相傳,我從小就立志自己將來要幹鐵路工作,所以毫不猶豫選擇來這裏。”和他一樣,高考成績503分的範子豪,和高考成績500分的楊芳,雖然成績都超出了一本線,他們也都是第一志願報鄭鐵。大家的原因也非常一致:就業前景好。

李福勝說:“統計顯示,學校畢業生初入職的平均月薪在5000元以上,這一薪資標準遠超多數高校畢業生。不僅如此,在中國鐵路事業加速發展的當下,具有相關專業知識的的畢業生在職場的成長空間也非常大,以高鐵司機崗位爲例,畢業生正常入職五年後,通常月薪資會達到2萬元。”

職業教育就應該以社會需求爲導向

對高職開辦小龍蝦學院,開設小龍蝦專業,中國社會輿論是存在爭議的。

北京《新京報》報道,不少人甚至以調侃的語氣,嘲諷這是大學辦學的“墮落”。因爲除了小龍蝦學院,同一時期還出現了馬鈴薯學院、葡萄酒學院、熱乾麪研究院等,好事者把這些學院歸爲“奇葩學院”。這其實並非辦學的笑話,而是笑話辦學的人根本不知道何爲職業教育,是把所有的學校都視爲普通院校對待。

職業教育就是面向社會需求,以就業爲導向的教育。高職院校辦小龍蝦學院,培養小龍蝦專業人才,就是以就業爲導向辦學,培養某一行業發展需要的高技能人才。中國職業教育要獲得更大的發展,提高人才培養質量,得到社會認可,就必須堅持這種辦學導向。

根據中國教育部公佈的數據,中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將於今年達到50%,高等教育由此將進入普及化時代。在高等教育普及化時代,高等院校是要有明確的辦學定位的。其中,根據社會發展情況,大約有5%到10%的高等學校,應該堅持精英教育辦學定位,進行通識教育,以能力爲導向培養人才,重視學生的基本能力培養。

這類學校不輕易地根據社會需求的變化而調整專業。即便某一專業的就業前景不好,如一些基礎學科領域的專業,但從國家和社會長遠發展角度,學校就應該堅持舉辦。

20世紀30年代,芝加哥大學校長哈金斯就大力推行精英教育,他譴責人們把大學看作社會“服務站”,並諷刺“大學也必須幫助農民照顧他們的奶牛”。簡單來說,就是大學不能成爲職業培訓所。

但這是針對實行精英教育的大學而言的,更多的高等院校應開展的是職業教育,也就是辦成培養技能人才的職業培訓所,社會需要什麼人才,就培養什麼人才。

中國的地方本科院校和高職院校,都應該堅持這種辦學定位。遺憾的是,很多地方本科院校都想辦學術型大學,不安於職業教育定位,而高職院校也沒有形成自己有特色的職業教育體系。(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