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調查結果公佈:王林清爲泄憤故意竊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22日 04:28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22日,中共中央政法委牽頭,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最高檢、公安部參加的聯合調查組,公佈了最高人民法院二審審理的陝西榆林凱奇萊能源投資有限公司訴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合作勘查合同糾紛案(以下簡稱“凱奇萊案”)卷宗丟失,山西王見剛與王永安、嵐縣大源採礦廠侵犯出資人權益糾紛案(以下簡稱“山西王見剛與王永安糾紛案”)等問題的調查結果。

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報道稱,經查明:最高法民一庭助理審判員王林清因工作中對單位產生不滿,於2016年11月25日,將臨時裝訂的“凱奇萊案”副卷拆散,把全部正卷和拆散的部分副卷材料帶回家中。目前,聯合調查組已將調查中發現的王林清涉嫌非法獲取、故意泄露國家祕密犯罪線索移交公安機關立案偵查。

聯合調查組調查發現,最高法院監察局原副局級監察專員閆長林涉嫌接受當事人請託,通過打招呼等方式過問山西王見剛與王永安糾紛案,但不存在對王林清“打擊報復”問題。聯合調查組已經將閆長林涉嫌違規過問案件違紀違法問題移交紀檢監察機關立案審查調查。

聯合調查組同時指出,最高法院存在內部管理不規範、保密制度落實不到位等問題,並責成最高法院進行認真整改。

 

 

王林清接受大陸央視採訪講述卷宗丟失情況。(圖片來源:央視截圖)

調查結果表明,王林清在“凱奇萊案”當事人趙發琦於2011年上訴到最高法院後,擔任該案二審合議庭的承辦人。2014年,王林清因與他人違反規定,私自以最高法院某直屬單位名義舉辦培訓班並私分辦班利潤被單位紀律處分;2016年11月參評“中國十大傑出青年法學家”時,又因此前在幹部檔案審覈中,被查出多處塗改個人檔案受到誡勉的組織處理而未被推薦,由此對單位有積怨。2016年11月25日傍晚,最高法院民一庭庭長程某某要求王林清加班起草“凱奇萊案”二審法律文書,遭王林清拒絕,程某某告知王林清如不願意加班就讓別人承辦。王林清認爲在案件收尾期將其調整出合議庭,對此十分不滿,加上前期積怨,遂產生藏匿案卷材料、給單位制造麻煩的想法。據調查,王林清於當晚23時許來到辦公室,將該案臨時裝訂的副卷拆散,把全部正卷和拆散的部分副卷材料帶回家中。王林清向調查組講述,其拿走案卷材料時進行了挑選,將單位不能複製或者沒有備份的都留在了辦公室文件櫃中。王林清後來在視頻中提到的4份在新的二審案卷中出現的文件,包括案件流程表、是否申請回避確認單、閱卷筆錄、輿情報告等,均來自當時留在辦公室的材料。

據王林清向聯合調查組陳述,其竊取卷宗材料的目的是想給單位制造麻煩,使新合議庭承辦人不能順利進行後續工作,最終迫使單位讓其繼續擔任承辦人。實際上,王林清拿走的是上訴狀、代理詞、第一次合議庭合議筆錄等合議庭工作電腦中有備份或可複製的案卷材料,並不能影響案件繼續審理工作。2018年1月該案二審宣判後,王林清認爲案件卷宗“丟失”仍正常宣判,單位對卷宗“丟失”也沒有追查,遂臆測有“黑幕”,加之前期積怨,於是決定通過寫“舉報材料”、拍攝自述視頻的方式向上級“反映情況”。

對於網傳視頻中王林清聲稱最高法院“監控錄像黑屏”問題,聯合調查組也進行了詳細調查。因事件發生距今已有2年多時間,最高法院監控錄像按規定保存3個月後自行覆蓋,相關監控錄像現已無法調取,但根據最高法院監控錄像中控室操作規程,調取錄像、設備故障均有書面記錄。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調查結果還稱,崔永元在其工作室幫助王林清錄製了反映所謂“凱奇萊案”案卷丟失、監控視頻“黑屏”等問題的視頻,上述部分視頻經崔永元剪輯後分段在網上發佈。

調查還發現,崔永元在網上發佈的最高法院相關副卷材料也來源於王林清。

據早先媒體報道,2018年末,大陸央視前主持人崔永元在其發佈的一系列微博中曝出了這一卷宗丟失事件,一時間引起廣泛關注。

“千億礦權案”實際是圍繞陝西榆林市一處煤礦的合作勘察合同糾紛。這起民事案件所爭議的探礦權歸屬,實則關係到千億礦產資源最終花落誰家。

2003年,陝西省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西勘院與榆林市凱奇萊能源投資公司曾簽訂合同,雙方將聯合勘查陝西橫山一處煤礦資源。該礦區探礦權當時經評估,並報國土資源廳備案,雙方協商確定其價值爲1500萬元(人民幣,下同)。2004年底,初步勘察數據顯示,這片279.24平方公里的礦區儲藏着優質動力煤近20億噸,估值高達千億元。

按合同,凱奇萊將向西勘院支付1200萬元,並擁有該項目80%的權益。協議生效後,該勘查區產生的利益由凱奇萊與西勘院以8:2比例分享。

據《中國青年報》報道,西勘院面對利益誘惑,想將該煤礦轉交其他公司開發。從2005年初至2006年中,西勘院以各種理由多次與凱奇萊交涉,意圖毀約。凱奇萊的實際控制人趙發琦從此開啓了一場“奪礦之戰”。2006年5月,凱奇萊將西勘院起訴至陝西省高院,當年10月,陝西省高院一審判凱奇萊勝訴。次月,西勘院上訴到最高法院。

最高院二審期間,陝西省政府辦公廳向最高院發出一份《關於西勘院與凱奇萊公司探礦權糾紛情況的報告》。直至2009年11月,最高法才裁定撤銷陝西省高院的判決,發回重審。2011年3月,後者重審判定合同無效,凱奇萊敗訴。凱奇萊不服,再上訴至最高法。2017年12月,最高院判決趙發琦勝訴。

而二審卷宗丟失事件就發生在作出判決前一年的2016年11月下旬。丟失前的20多天,趙發琦還實名舉報陝西省主要官員干預該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