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多地明文規定“痛經假” 淪爲“紙面福利”?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07日 23:41   僑報

【僑報網綜合報道】近日,山東擬立法確定“月經假”的消息引發公衆廣泛關注。有媒體梳理髮現,目前,包括北京、河南、陝西、浙江、江蘇等在內的衆多省份,均在地方性規定中明確了女性勞動者的這一權益,還有部分省份規定了“保胎假”。

 

 

2017年3月8日“國際勞動婦女節”,安徽合肥濱湖惠園社區的瑜伽愛好者們齊聚一堂,共慶自己的節日。(資料圖,圖片來源:中新社)

中國多省都明確了“痛經假”

近期,山東省政府法制辦就《山東省女職工勞動保護辦法》公開徵求意見,“月經入假”成爲亮點。

有媒體查閱資料發現,“痛經假”這一女性專屬假期其實由來已久。

1993年由原衛生部、全國總工會等5部門聯合頒佈的《女職工保健工作規定》就已指出,患有重度痛經及月經過多的女職工,經醫療或婦幼保健機構確診後,月經期間可適當給予1至2天的休假。

在地方層面,目前,包括北京、上海、河南、廣東、陝西、山西、安徽、浙江、湖北、江蘇、江西、山東、甘肅、湖南、四川等,至少十餘省份在地方性規定中明確了女性勞動者的這一權益。

根據各地規定,女性在“特殊時期”可享受的假期普遍在1到2天。

今年3月1日起施行的《陝西省實施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就加入了“痛經假”,《規定》提出,女職工因患重度痛經或月經量過多不能正常工作的,經二級以上醫療機構證明,用人單位給予1至2天的休息時間。

今年7月1日起施行的《江蘇省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中也提出,對經期女職工,規定不得安排國家規定的經期禁忌從事的勞動,應當暫時調做其他工作,或者休息1至2天;對其他工種的女職工,月經過多或者因痛經不能堅持工作的,經醫療機構證明,安排休息1至2天。

在河南,今年11月1日施行的《河南省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中,除了規定女性職工可享受“痛經假”,還明確用人單位應當爲在職女職工每人每月發放不低於35元人民幣的衛生費。

保胎、備孕也可享受這些待遇

除了“痛經假”,在各地出臺的規定中,不少地方對女職工“四期”保護進行了更細化規定。

例如,江蘇、河南等地出臺的規定中就將“保胎假”列入其中。

江蘇規定,懷孕不滿3個月和7個月以上且上班確有困難的,應當根據醫療機構的證明安排休息。休息期間的待遇不得低於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80%。

此外,對於備孕階段的女職工,規定要求用人單位安排已婚待孕女職工從事國家規定的孕期禁忌從事的勞動,應當徵得女職工同意。

河南則明確,對於懷孕不滿3個月且妊娠反應嚴重,或者懷孕7個月以上的,不得延長其勞動時間或者安排其從事夜班勞動,並在每日勞動時間內安排不少於1小時的休息時間。

除了上述兩地,還有省份也提出了對備孕階段女職工的保護。

例如,陝西規定,對有兩次以上流產史、現無子女且準備生育的女職工,不適合在原工作崗位工作的,女職工提出申請後,根據二級以上醫療機構證明,經協商一致,用人單位可以給女職工調整適當工作崗位。

 多地明確請假需開證明

“痛經假”等進入地方規定,對很多職場女性來說都是好消息,但文件出臺的同時,其可操作性也引發關注。

據悉,北京、浙江、陝西、重慶等地的規定中都提到,女職工請“痛經假”需要經醫療機構證明。但現實生活中,爲請1天假專門跑到醫院開具證明,讓很多女性職工感到難度較大。

去年就曾有媒體報道,《浙江省女職工勞動保護辦法》實施20天后,杭州多家醫院都未曾有人開具過痛經病假單。

在同樣實施“痛經假”的陝西,也有報道稱,有女性在醫院申請此類病假條時遭遇多重障礙。病人或被要求在生理期來做各項婦科檢查、或被告知“痛經假條只能在痛經當天開具”。

針對這類現象,有中國網民就吐槽,等到痛經再去醫院開證明,不如給經期的女性直接放假,還有網民擔心,這看似好消息的“痛經假”,是否會成爲女性就業以及職場競爭的“包袱”。

今年3月,有針對此話題的網絡調查顯示,有54%的網友建議“每月帶薪休息一天”。

此前北京《工人日報》曾報道,來自國內某女性健康管理軟件聯合北京大學醫學部臨牀研究所發佈的《2015年中國女性生理健康白皮書》顯示:中國有接近80%的女性伴有輕度及以上的痛經,其中超過14%的女性表示痛經對正常生活有影響。

四川省總工會女工部相關負責人曾坦言,“‘痛經假’是出於對女職工權益的保護,但落實起來的確困難,目前我們還沒有關於出臺‘痛經假’新政策的計劃,企業可自主選擇。”

該負責人認爲,大多數女性生理期不適都以病假形式解決了,企業也不會把這些職工強留在崗位上,“痛經假”的設立可能會帶來雙面性影響,不宜強推,但鼓勵基層探索以女職工權益保護專項集體合同的形式爲女性爭取該項權益。

企業用人成本增加

成都律師彭安碧認爲,在現有法律和社會文化背景之下,“痛經假”既是一部分女性切實的急迫需求,又有可能加劇女性在用工市場中所遭遇的不平等待遇。

“現代社會競爭激烈,女性就業時容易遭遇性別歧視。如果實施‘痛經假’,在同酬的情況下,男女卻不能同工,用人單位會認爲提高了用人成本,無形中增加了女性的就業障礙,可能會造成一種新的歧視。”彭安碧說。

“落實‘痛經假’,意味着每招錄一名女性員工,公司每年就要多承擔12個工作日用人成本的風險。”成都市一名民營企業人事部門負責人坦言。

該負責人表示,大多數時候,企業都會根據女員工身體狀況給予人性化關懷,比如給予其適量休息時間或減少工作量,但如果“痛經假”上升到立法層面就會存在很多問題,“當然,這樣的規定或許在制度較爲完善的大企業有實施空間,就中小企業而言,實在困難。”(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