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古代如何根治性騷擾?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8月03日 08:50   僑報

【僑報記者崔國建報道】#Me Too是近期在美國才興起並形成的一個社會運動,各行各業職場性騷擾的受害人揭發醜聞。

美國各地興起的#Me Too運動,揭發職場性騷擾醜聞。網絡圖片

西漢歷史學家,《史記》作者司馬遷也是個宦官。網絡圖片

 

首先得確定的是,性騷擾是一種社會公認的醜聞,不是一種見聞,也不是一種娛樂新聞,說的是在性騷擾的過程中,被騷擾一方心不甘情不願,但是爲了其他利益,比如保住這份工作、比如想要上位,是一種感覺憋屈的不得不忍受的事兒。

不得不的事兒在特殊環境下也有發生,比如不管什麼原因被困在一個地方了,比如山洞裏,等待救援,好幾天沒吃的,沒喝的,只能喝山洞裏的髒水,維持生命;再比如,地震被壓在下面的,也是沒吃沒喝,能吃的不好吃的都吃了,平時根本想不到能喝的,也都喝了。這種例子很多。

#Me Too就是在不情願的情況下受到性騷擾,然後順着這個社會運動豁出去丟面子,站出來指認色狼,讓色狼也出個醜,咱也出口氣。

職場性騷擾的案例古今中外都有。這就是說,從來就有職場性騷擾,但從來沒有根治過,只能部分範圍地解決,小範圍地應對。

先說中國,自古至今,職場上就少不了性騷擾,尤其是在政府機關做事的,特別容易被性騷擾。在古代中國,最高等級的國家公務員就是在宮裏皇上身邊做事,給皇上當祕書,給皇后當祕書。

古代中國當然也知道公務員職場很容易發生性騷擾,所以就“摸着石頭過河”,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制約辦法。這套制約辦法從兩個方面入手,很見效。

第一,進入宮中當公務員的,有榮華富貴的機會,但是先得變成太監。“閹割”這個詞就是這麼來的,根治,但不太人道,從生理上解決問題,久而久之就沒了性騷擾的原動力。這種進宮的公務員,俗稱太監,說好聽一點就是宦官。歷史上特別出名的宦官有司馬遷、鄭和、魏忠賢、李蓮英,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但是在他們身上沒有性騷擾醜聞。這就是古代中國人有智慧的地方。

第二,宮女,就是進宮當女公務員的。朝廷裏有班人馬,現在對應的說法應該是評選委員會,簡稱評委。古代的這些評委在遴選進宮人選的時候,除了要考覈打算進宮的女的各項工作能力之外,還有一個指標就是外表的長相,現在叫顏值。在遴選長相的時候,不是選顏值高的,而是相反,選顏值低的,就是說,進宮當公務員的女的,顏值不能高,必須低。低到讓人多看一眼都嫌煩的程度。顏值低的目的是不能讓皇上看順眼嘍,一旦讓皇上看上,沒準就來性騷擾了。

現在的電視劇真是害人,電視劇裏的宮女個個漂亮,這不符合歷史原貌。導演也有問題,有那麼多醜女不讓去演宮女,專撿着范冰冰去演,能不誤導觀衆嗎?

我們就此還能判斷出來,乾隆皇帝很多次微服私訪,兩大目的是什麼。目的之一是美食,目的之二是美女。

清朝,皇宮裏的糧食是存了三年的舊糧食。當年剛剛打下來的糧食好吃,放了三年的糧食要多難吃有多難吃。放了三年的糧食,如果按同樣的方法做,絕對不好吃,所以宮裏就有御廚,御廚的手藝就是粗糧細作,把不好吃的弄的可以吃下去。所以,皇上在宮裏吃膩了,就想出來走走,吃點好吃的。

目的之二是美女。宮裏的皇后,再怎麼漂亮,長年看那一張老臉,也不免視覺疲勞。但是看別的宮女,一個比一個倒胃口,皇上看煩了,看厭了,就想找個理由出來遛遛,到民間看美女。到了民間,果然是個美食加美女的世界。這就是皇上微服私訪的兩大目的。您可以不同意我的觀點,咱可以辯論。

看到了美食就把持不住,看到了美女也把持不住。因爲皇帝根本不需要把持什麼,出來的目的就是放縱的。這麼一放縱,就有了民間格格。我們看的《還珠格格》,就是民間格格。《還珠格格》的故事是編纂的,未必就真的是這麼回事,但是從邏輯上講得通,從推理上講得通,唯一不符合歷史事實的就是把宮女寫的太漂亮,演的太漂亮了。

美國的性騷擾也是不斷線兒的,從開國元勳到林肯總統,從克林頓到川普,都能從他們身上找到跟性騷擾相關的故事。

人們或許會問,爲什麼有些男人總把持不住,喜歡沾花惹草的,明明家裏有老婆,還要到外邊弄個露水紅顏?爲什麼家裏有個做飯的,還要在出門的時候有個陪伴的,爲什麼晚上還要有個浪漫的,遠方再有個思念的?我要反問一句,明明自己家裏有廚房,爲什麼還要時常出去到餐廳去吃飯?一個道理。

因此,不論是中國也好,美國也罷,#Me Too就是一場社會運動,一種社會表現,可以形成一種社會道德規範,但是沒法根治職場性騷擾。如果真想根治職場性騷擾,不妨參考一下中國古代的太監製度。(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