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媒曝以色列祕密支持敘叛軍 不僅送武器還發工資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13日 19:32   參考消息

  參考消息網9月14日報道 據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網站9月6日報道稱,敘利亞南部至少12個反政府武裝組織的20多名指揮官和普通成員說,以色列近年來祕密武裝和資助這些組織、以阻止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武裝分子佔領以色列邊界附近的陣地。

  報道稱,今年7月以色列轉讓的軍事設備包括突擊步槍、機槍、迫擊炮發射裝置和運輸車輛。以色列安全部門通過連接以色列佔領的戈蘭高地與敘利亞的3個關口運送這些武器。以色列同樣也用這些關口向飽受多年內戰之苦的敘利亞南部居民運送人道主義援助物資。

  圖爲部署在戈蘭高地的以軍裝甲部隊

  敘利亞反政府武裝成員和當地媒體稱,以色列還向反政府武裝人員發工資(每人每月約75美元),並提供額外資金。反政府武裝用這些錢在敘利亞黑市上購買武器。

  這些款項以及作爲回報以色列所得到的服務,曾使武裝分子產生如下預期:如果忠於敘利亞政府的軍隊試圖向敘利亞南部推進,以色列將出面斡旋。

  今年夏季,當得到俄羅斯空中力量支持的敘政府軍這樣做時,以色列沒有干預,令叛軍感到被出賣了。

  其中隸屬於“戈蘭騎士”組織的一名成員Y稱:“這是一個我們不會忘記的關於以色列的教訓。它不在乎……這些人。它不關心人類。它只關心本國利益。”

  報道稱,以色列試圖將本國與這些組織的關係保密。

  報道認爲,與卡塔爾、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和美國等其他捲入這場歷時7年的內戰的國家提供的武器和資金的數量相比,以色列所提供的數量較小。即便在今年早些時候以色列援助計劃達到頂峯時,反政府武裝指揮官也抱怨說援助不夠。

  但是,以色列提供援助之所以重要,有幾個原因。這標誌着以色列試圖阻止伊朗鞏固其在敘利亞之地位的又一方式。以色列還對伊朗在敘利亞的軍事基地發動空襲,並通過俄羅斯施加政治壓力。

  以色列提供援助此舉還令人對在敘利亞內戰最終逐漸平息之際該國境內的力量對比提出了問題。在幫助敘利亞政府擊敗反政府武裝的伊朗軍隊沒有表示出從敘利亞撤軍之意向的情況下,敘利亞成爲以色列與伊朗間一個衝突爆發點的可能性很大。

  報道稱,以色列駐華盛頓大使館發言人拒絕就這篇文章置評。

  圖爲在敘以邊境地區待命的1輛以軍坦克

  報道稱,以色列從2013年開始向與敘利亞自由軍結盟的反政府武裝組織提供武器,包括在庫奈特拉、德拉和大馬士革南部農村地區活動的一些武裝派別。當時轉讓的武器主要是美國製造的M16突擊步槍。後來,以色列向武裝分子提供的大多不是美國武器(顯然是爲了掩蓋援助來源),包括以色列於2009年沒收、從伊朗運往黎巴嫩真主黨的一些槍支彈藥。

  對這些組織的援助在一段時間內保持穩定,但在去年大幅增加。以色列從支持數以百計戰鬥人員變爲幫助擁有數以千計成員的反政府組織。援助增加恰逢以色列對敘利亞的政策發生更廣泛變化之際。在向美國和俄羅斯發出呼籲、但未能達成一項能讓伊朗支持的民兵組織離開敘利亞南部的協議後,以色列採取了更加咄咄逼人的政策。其空軍開始更深入敘利亞境內進行打擊,不僅針對從伊朗運往真主黨的個別批次武器,而且針對伊朗全國各地的基地。

  報道認爲,在以色列支持的組織中,有兩個已被公開確認,包括以庫奈特拉的邊境城鎮朱巴塔海舍卜爲基地的“戈蘭騎士”組織和以赫爾蒙山附近城鎮拜特金爲基地的“奧馬爾·本·哈塔卜”旅。

  與其他支持敘利亞反對派的外國勢力不同,以色列幾乎未做任何努力來組織和鞏固其援助計劃。相反,它顯然依賴於與個別指揮官建立的關係,直接向他們提供援助。

  圖爲被以軍擊落的伊朗無人機殘骸

  敘利亞南部的反政府武裝分子說,這些指揮官會通過電話與以色列官員聯繫,偶爾也會在以色列佔領的戈蘭高地與他們會面。在這些指揮官改換組織和地點時,以色列的援助會隨之改變。另一方面,當這些指揮官因內部權鬥而被殺或被趕下臺時,以色列會停止向他們以前所屬派別提供援助。

  “戈蘭騎士”組織是以色列青睞的組織。該派別的成員說,由於以色列資助增加,該組織去年增加了數百作戰人員。它還向其他組織分發以色列提供的武器。這使該組織在庫奈特拉以及附近的德拉省都擁有了極大影響力。

  以色列還向在耶爾穆克盆地打擊“伊斯蘭國”組織在當地的分支組織的武裝組織提供火力支援。當地武裝組織、媒體記者和居民說,在“伊斯蘭國”組織與其他反政府武裝作戰時,以軍對該組織指揮官發動無人機襲擊,對該組織人員、工事和車輛發動精確導彈打擊。在反政府武裝對敘政府軍發動攻擊時,以色列則不提供類似火力支援。

  報道評論稱,由於以色列的人道主義和軍事援助,敘利亞南部很多居民逐漸將其視爲盟友。以色列用阿拉伯語宣傳其“好鄰居”計劃,包括在敘利亞南部的人道主義行動和在以色列醫院治療一些敘利亞民衆。

  “戈蘭騎士”組織的武裝分子Y數月前說:“以色列是唯一在該地區有利益、有一點人性並向平民提供援助的國家。”

  報道稱,但是,隨着敘政府軍在俄羅斯和伊朗軍隊幫助下重新控制了越來越多敘利亞領土,以色列開始尋求其他方式來保障本國在邊境地區的利益。

  今年7月,以色列官員顯然與俄羅斯達成諒解、允許政府軍重返毗鄰戈蘭高地的德拉省西部地區和庫奈特拉。據報道,作爲交換,俄羅斯承諾不讓伊朗支持的民兵組織進入距離戈蘭高地80公里以內的地方,並且不開始阻撓以色列對敘利亞各地的伊朗目標實施打擊。

  即使在敘政府軍開始對敘利亞南部發動攻勢後,該地區很多敘利亞人仍抱着以色列至少會阻止敘利亞政府奪回鄰近的庫奈特拉省的希望。數以千計的人逃往毗鄰戈蘭高地的地區,但以色列沒有進行干預來保護他們。

  德拉省西部地區的一名當地社區領袖說,他很快意識到依靠以色列是個錯誤。

  他說:“相信我,以色列會爲自己對敘利亞南部發生的事情保持沉默感到後悔。我們這個鎮以及鄰近一些城鎮的人勉強與政權達成了和解,但這種和解將在不遠的將來影響以色列。”

  報道稱,當敘政府軍逼近時,因爲擔心政府軍會進行報復,一些反政府武裝分子與其以色列熟人進行聯繫、尋求庇護。以色列官員的迴應是,允許少數反政府武裝指揮官及其直系親屬在7月22日夜間進入以色列。其他人被拒之門外。

  這些指揮官及其親屬仍然下落不明。敘利亞人說,據說有些人在以色列,還有些人在約旦。一名前指揮官通知其下屬,他已抵達土耳其。

  至於普通作戰人員,大多數人選擇留在家裏、向政府投降,而不是逃到反政府武裝僅存的飛地伊德利卜。一些已經被捕,顯然是因爲與以色列合作,另一些則加入了支持政府的民兵組織或敘利亞政府軍。(編譯/裘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