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川普建空天軍或引軍種鬥爭 曾因此輸掉對蘇衛星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11日 04:02   參考消息

  美國《財富》雜誌網站6月21日發佈了馬薩諸塞州霍利奧克山學院國際關係客座講師布賴恩·中山撰寫的一篇文章,題爲《川普的新太空軍將成爲災難的3個原因》,現將全文編譯如下:

  幾十年來,對太空戰爭的設想既困擾着也激勵着公衆、政策制定者和美國軍方的想象力。美國總統川普近期宣佈,他指示國防部創建軍隊的新的“太空部隊”軍種,因而再次引發了這種討論。雖然川普的建議在一些人看來可能是明智之舉,但這不僅會削弱美國目前在太空領域的地位,而且可能會威脅到太空和平探索的未來。

  圖爲美國偵察衛星示意圖

  文章稱,自海灣戰爭以來,美國陸軍、海軍和空軍在作戰領域已經高度依賴自己的太空系統。這些系統提供了指揮和控制、關鍵的通信、導航和監視。發揮這些作用的重任遍佈三軍和各個防務機構,如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和國家偵察局。

  雖然其中許多部門都由美國戰略司令部指揮,但它們在作用上仍是空軍太空司令部或陸軍太空與導彈防禦司令部等機構的一部分。正如川普所提出的那樣,創建一支太空軍,作爲與各軍種地位平等的新軍種,使得處理好各個機構之間關係並將其相互結合成爲必要。由於各機構組織文化不同和各事其主,所以這很可能會導致混亂和相互競爭。

  文章認爲,美國的軍事機構史在這方面具有指導意義。由於官僚機構的內鬥,1985年至2002年期間存在的美國太空司令部,僅僅鞏固了20世紀90年代中期對軍事太空計劃的控制。這意味着,該司令部在90年代末以前一直未能迅速更新其軍事理論或行動計劃。

  由於組織的巨大變化,所以如果創建太空軍,就會重新造成過去那種和更加嚴重的緊張關係。這將會削弱軍事太空行動的有效性,導致應對迅速變化的世界所需的靈活性的喪失。

  一些人指出,這可以合乎邏輯地與二戰結束後空軍作爲美軍一個獨立的新軍種的成功創建相比。實際上,川普在宣佈這項建議時把新的太空部隊的作用比作空軍。然而,這忽略了一個事實,即在美國空軍創建之前存在的陸軍航空兵基本上是獨立的。爾後,具有酷似海軍陸戰隊的鮮明特徵的文化和組織風格的空軍創建了。事實上,正是這種現存的鮮明特色推動了空軍的創建,併爲其創造了條件。

  此外,陸軍和空軍在此後的15年裏成爲激烈的競爭對手。這種競爭導致機構重疊、浪費和美國未能趕在蘇聯發射“人造衛星”之前發射衛星。

  文章聲稱,這並不是要批評武裝部隊,而是要強調指出,在由傳統、忠誠和圍繞着預算的競爭所左右的世界上,創建一個全新的軍種和預算方面的競爭者會削弱軍隊的太空戰備狀態,造成不必要的關係緊張。

  文章認爲,需要考慮的重要問題還有,美國高度依賴一個潛在的太空對手——俄羅斯——提供火箭發動機和人員進入太空的機會。美國政府認爲安全的、功率最大的阿特拉斯-V型火箭依靠從俄羅斯進口的發動機。同樣,美國宇航局也不得不與俄羅斯航天局簽訂合同,以便定期進入國際空間站。

  雖然正在開發的一些計劃可以在國內生產這些發動機,SpaceX等航天項目前途也很光明,但這些計劃尚未達到對於在可預見的將來可以信賴來說所必需的可靠性。

  沒有經過驗證的國內建造重型太空發射系統的能力,就不能實現美國政府雄心勃勃的軍事太空計劃。考慮一下,美國海軍的航空母艦在戰爭期間如果依賴俄羅斯提供螺旋槳,將會使海軍面臨的風險。

  更重要的是,川普總統建議創建的太空軍可能破壞太空作爲探索與合作的空間的地位。在強國彼此寸步不讓地開發軍事系統情況下,如果創建太空部隊,將引發其他航天國家的連鎖反應,從而可能導致太空的軍事化。冷戰期間,美蘇兩國之間的太空合作在高度緊張的時期起到了十分重要的壓力釋放閥的作用。

  文章稱,毫無疑問,美國的太空系統需要得到保護。但是,最有利於完成這項使命的做法是僅僅鞏固太空系統的防禦作用,而這種作用僅佔軍事太空活動的少數。雖然宇宙飛船之間的空戰仍是一種十分渺茫的可能性,但創建太空軍所帶來的風險卻是巨大的。現在就是我們認識到前進的危險的時候了。(編譯/尹宏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