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殲20總師楊偉:軍迷們拍的殲20飛行照片角度多好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10日 22:07   中國青年報

  祖國終將記住那些奉獻於祖國的人  

  托起殲-20的“銀河戰隊”

  轟鳴聲由遠及近,它如一道銀色的閃電,瞬間插入雲霄,另一架與它一模一樣的僚機斜刺裏飛出,也很快隱入白雲。整個過程都伴隨着兩個男孩的尖叫。

  在網絡上,這段“爬牆視頻”流傳甚廣。軍迷們這樣介紹殲-20:代號“威龍”,中國航空工業集團研製的一款具備高隱身性、高態勢感知、高機動性等能力的隱形第四代戰鬥機。

  今年2月,中國空軍新聞發言人宣佈,殲-20開始列裝空軍作戰部隊,這款隱形戰機終於浮出水面。官方評價是:殲-20入役體現了中國航空工業和空軍現代化建設的跨越式發展,是中國航空工業自主創新的重要成就。

  殲-20總設計師楊偉常把軍迷們拍的殲-20飛機照片、視頻放在大屏上,對身邊人說,“軍迷們拍的照片角度多好!”

  楊偉院士是不少年輕人心中的“超級英雄”。軍迷們不知道的是,這位殲-20領軍人物已有30多年黨齡,在他背後,是一羣以共產黨員爲主體的設計者、製造者、試飛員、飛行員……他們集結成“銀河戰隊”,共同托起了中國人的驕傲。

  非對稱超越,無邊界創造

  楊偉的辦公室裏有一面牆,多寶格陳列着一架架引首向天的飛機模型。柔和的燈光打在模型上,各種流線閃爍着金屬的光澤,唯有殲-20身上的亞光如此沉靜,讓人一下就能聯想到它深藏雲波、突然攻擊,然後絕塵而去,只短暫閃爍下藍色的尾焰。

  楊偉的辦公桌就對着這面牆,他擡頭就能看見這些飛機模型。在他眼中,一架架飛機就是一羣“符號”:有我們航空工業的過去和現在,有我們蹣跚中發展的技術路線,也有我們追趕的目標。

  “戰鬥機研發長期以來被國外嚴格保密、完全封鎖。過去,我們是奔着先進戰機方向使勁追趕;未來,我們要靠創新自己走出一條路來。”楊偉的目光落在牆上那幾個空格子上。

  確實,中國的“銀河戰隊”在2018年就實現了殲-20的正式列裝,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蹟。

  “我們有先進的手段、先進的流程、先進的團隊,包括以前的技術積累,還有大方向的技術把握,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楊偉介紹,“非對稱超越,無邊界創造”是一種境界。“裝備是用來博弈的,無論研發什麼裝備都得有權衡,權衡的理念之一就是非對稱。完全跟着別人做,那就不存在非對稱,是一種對稱式的和別人在比。在權衡的時候,你必須突出或提高一些東西,同時也可以放棄或降低一些東西,這樣就會形成非對稱優勢”。

  對於楊偉的追趕動力,航空工業成都所的設計師感同身受。80後何傑清楚地記得,當年,楊偉總師忽然說要推翻快要完成的技術方案,給出全新的設計目標和要求,這讓相關研發人員幾近“崩潰”——過三四個月就要飛了,團隊的軟件開發已經完成80%以上,有些硬件已經做好了……在必須保證“後牆不倒”(最後的時間節點不變)的前提下,推翻重來意味着自我革命。

  楊偉與大家“交心”:“跨代的新機就得有跨代的架構,我們既然判斷這樣做能讓國家向前邁一步,那爲什麼只邁半步?我們再拼一把!”幾年後再覆盤,何傑不得不佩服,楊偉的決策是負責而有擔當的。

  楊偉15歲就考上了西工大,是別人眼裏的聰明人,但他偏偏很勤奮,“我們處在追趕階段,如果都朝九晚五按部就班,怎麼可能追得上呢?國家領空的防線不會等你!”

  “我入黨30多年,從事的事業本身就是黨的事業,當整個團隊爲了黨的事業、爲了國家的事業而奮鬥,黨員和黨組織自然就起到了最重要的作用,就是把黨的意願、國家和人民的意願貫徹到每個黨員和職工的心裏,體現在日復一日的自覺行動中。”楊偉深知,作爲技術帶頭人,他必須首先成爲一個研究者,探索技術發展的最前沿;作爲總設計師,他必須給團隊指出正確的前進方向;作爲一名老共產黨員,他更要以身作則,帶領團隊爲這個偉大的事業添磚加瓦,爲祖國天空的祥和與安寧而不懈奮鬥。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