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俄軍靠鐵路完成中俄軍演兵力運輸 戰時或面臨一問題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0日 20:06   新華網

  原標題:“東方-2018”戰略演習——俄軍遠程兵力投送知多少

  “東方-2018”是俄羅斯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戰略性演習,動用兵力兵器數量多,人員達到30萬人,各型作戰飛機、直升機和無人機1000多架,艦船近80艘。這些數據是以俄羅斯所有戰備動員部隊爲基數得出的統計結果。在各大演習場上,實際參演部隊並沒有這麼多。

  在此次演習的關鍵地域——楚戈爾訓練場,俄軍參演力量包括約25000人、7000臺各類武器裝備、250架飛機,其中絕大部分是演習前從俄中部地區調運過來。雖然楚戈爾軍演主要階段僅用時數小時,但俄軍調運部署的準備工作就花費了1個月,這與真正的戰爭情況是相符的。

  俄軍此次參演部隊的跨區機動主要依靠西伯利亞大鐵路運輸,其他投送方式僅作爲輔助手段。這是由其客觀物質條件決定的。

  從公路運輸來看,俄羅斯地域遼闊,但公路系統卻比較糟糕,原因並不是政府不給修路,而是由於俄羅斯氣候惡劣,一年中9個月都是冬天,夏天修路冬天就凍裂了,下雨又被水泡,然後凍裂得更深,公路維修保養十分困難。

  從水上運輸看,俄羅斯河流雖多,流向卻不符合運輸需要。西伯利亞平原地勢南高北低,主要河流是鄂畢河、葉尼塞河和勒拿河,流向都是自南向北,而且河流入海口緯度高、氣溫低,當上遊化凍時,入海口仍冰封,河水常常流動不暢。俄從中部地區向遠東調運兵力,運輸方向是自西向東,水運途徑難以實現遠程投送。

  從空中運輸看,雖然俄軍700多名空降兵和51輛BMD-2傘兵戰車搭乘25架伊爾76-MD軍用運輸機,飛抵1000公里外的空投地區上空,順利完成了佔領“敵”野戰機場的演習任務,但這已動用俄軍該機型總數的四分之一。從前期兵力投送看,俄參演的6000名空降兵是以搭乘多種交通工具的方式前往演習地區的,空中運輸只能作爲輔助手段。

  雖然俄軍依靠鐵路運輸順利完成了演習兵力投送任務,但在戰時該運輸系統的脆弱性不容忽視。俄鐵路網在歐洲和亞洲分佈非常不平衡:歐洲部分鐵路網非常密集,以莫斯科爲中心呈放射狀;亞洲部分鐵路網則非常稀疏,主要依靠西伯利亞大鐵路,除了尚未建成的貝加爾—阿穆爾大鐵路外,俄軍再無其它通往遠東的可靠通路。西伯利亞大鐵路是世界上最長的鐵路,長度超9000公里,設計時速80公里,全程用時需要168小時。但需注意的是,這一運輸生命線在戰時極易遭受先發制人的精確打擊。可見,演習中齊全完備的運輸保障能力並不能完全代表戰時遠程兵力的投送水平,要真正實現遠距離的快速調運,還是要依靠大型軍用運輸機。這對任何一支軍隊的技術水平和經濟能力都是一個巨大考驗。

  當然,單純從地面兵力的遠程投送能力來評價俄軍作戰能力是片面的,畢竟現代戰爭的先決優勢早已從“短兵相接”轉變爲“遠看遠打”。在之前的演習中,俄空天軍強調的是依託衛星、預警機、地面站等指揮導航系統實現機載平臺的超遠距離遠程奔襲,俄海軍強調的是艦載或潛載巡航導彈的遠距離飽和攻擊。如果俄遠東地區真的出現了數量規模相當的武裝力量,那說明俄軍在西伯利亞地域已沒有空中和海上優勢。在此背景下,如果仍是常規武器戰爭,地面力量與其孤軍深入,還不如先協助海、空軍基地做好防禦工作,爲下一步戰略反攻保存力量。(程志高)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